雾里看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天这场雾,应该算是2016年以来,上海最大的一场雾吧,能见度可能只有30米左右。

昨天也看过天气预报,也接收到大雾黄色预警提示,只是没想到,现在的预报居然这么准,果然大雾浓雾,而且应该比报的还厉害得多。

早晨一睁开眼,我的天呀,幸亏这回我信了它一回,特意起了个大早,不然准误车。

匆忙吃点早饭,赶上车,车子在高架上不急不徐地开着,也算正常。

窗外的雾,迷迷蒙蒙,厚重而又轻盈,欲散还留,如同一个少女,含羞地偎依在车子左右,乳白滑润,仿佛能拧出水来。

就在我与雾深情款款凝视,小心翼翼地矜持,车子停下了,堵了。

因为端午小长假,回去的人特别多。前面一片车海,红色尾灯全部亮着,若隐若现。

这个城市还算文明,没有人歇斯底里地鸣笛,没有人唾沫横飞地咒骂,没有人蹦下车来趁火打劫地干上一仗。一切都是那么的安详,一切都是那样地符合这个城市的身份。

魔都不魔怔,上海有海量。

雾不仅没有散去的迹象,反而有愈发浓厚的意味,一波一波向车身上扑,车子也越堵越多。还好,我不急,有大把的时间。

有的人沉不住气了,没时间了啊,动车不等人。动车晚点了,可以在广播里通知你耐心等候,你迟到了,却不可以在广播里喊,等等我吧,五分钟我就到了。

有人把车门打开了,探头张望。有人下车了,拎着大包小包,撒腿狂奔。

这儿离车站可能五百米左右。

车子不动,五百米犹如五百里。

慢慢地,下车的人越来越多,奔跑的人越来越多,在各路车旁迂回辗转,灵活穿插,如脱兔,如花斑羚羊,将一团一团的雾撞得四处飞散,此消彼长。一颗颗思家的心,在红衣绿裳的包裹下,在大车小车的间隙里,敖敖叫着,蹦跳着企图一举跃上整装待发的列车。

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这是我们小时候就学过的知识。地大不大,物博不博,我还没有体验完,也可能永远都体验不完,但人口众多,却是让我体验得刻骨铭心,一言难尽。

春运,人山人海,节假日的景点,人来人往人满为患,商场的免费促销现场,人潮涌动人声鼎沸,明星签售活动,人欢马叫之后人仰马翻。

现在国家又放开了二胎政策,就等着如花的人儿如雨后春笋,如小韭黄,一拨一拨,一茬一茬往外冒吧。

这不,下车的人很快汇成了洪流,一浪一浪地涌动,几乎要将车子掀翻,将其淹没。

高架道上成了人与车的战场,没有谁指挥谁,没有谁听谁的。

没有交警,没有警车鸣道。

只有太多的雾冷眼旁观。

一辆出租车上也跳出了一对母女,看来也是等不及了。母亲三十来岁,女儿约摸六七岁的样子。

母亲背上背一个包,一手拖行李箱,一手拉着女孩,女孩手上提一个尼龙袋,袋里装着几个水果。

她们也被人流裹挟着在各个间隙左冲右突,争分夺秒。不知小孩自己跌倒了,还是被人碰到,她一下子伏在地上。几个水果由于惯性,还在骨碌碌坚定不移地向前滚动,仿佛要替主人闯出一条道来。

母亲赶紧想拉起女孩,女孩也在挣扎努力,可旁边总不停地有人窜过,左摇在晃中,两人几次努力都失败了。母亲只好紧紧地环抱着女孩,以免被人践踏,而她自己,不停地承受着他人的碰撞。

没有人停下,甚至没有人犹豫一下,所有人如同疯子,失去理智,似乎后面有狼,只是向前,向前,继续向前。

两旁堵车的司机也没有下来,也没有人报警。只因时间太急,才没有人围观,没有人指指点点,没有人拍照,发到网上再愤慨得怒发冲冠。

她们离我很近,我也好不到哪儿去,就这样看着,脸上没有一点波澜,还在这里啧啧烦言。但我总算还有一丝良知,冲破世俗的樊笼,在这浓浓的雾中破土而出。

我跟司机交代了一下,冲下了车。

我跑到母女身旁时,已经有个小伙子守在那儿,躬着身子,尽量分开人流,保护她们。

我也赶紧护在旁边,企图拉起她们。母亲看到有人守在旁边,不再恐慌了,扶起了女孩。

还好,母女都没有受伤,小女孩惊魂未定,眼里噙着满满的泪。

一切都不算太坏,人渐渐少了,离发车还有十来分钟的时间。母亲安慰了女孩几句,对我们千恩万谢,牵着女孩走了。

前面,几只水果被人踩踏了无数次,碎成渣了,分不清原来的颜色。

前几分钟,你还光鲜亮丽,灵动灿烂,只一瞬间,落入尘土,你就破败不堪,消失不见。

犹记得外滩踩踏事件,几十个鲜活的生命,也就是那么一瞬间,如同这水果,无人监管,再也回不到人间。

自私而贪婪的人,造就了多少冤假错蠢愚的事件,最后还不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己的眼泪自己擦干。

我与小伙子道别,在他迈开步子的那刻,豁然发现,他一只脚是瘸的。

我的心一下揪紧了,我不知道他跌倒了多少次,他的每一次跌倒是否有善良的人帮他扶起。

他遭受了多少的白眼,又被多少人冷言冷语歧视。我只知道,在别人跌倒的那一刻,他挺身而出,不顾自己的安危,全心全力。

我的脸烧了,我知道它一定也红了。我的脸曾经很薄很薄,薄得让人疼惜。只是现实如一把矬刀,总在不停磨砺,它现在如同西安的老城墙,被人随随便便蹬上几脚,也会砂不掉色不褪。

它老于世故,沧桑尽显,它无棱无角,不悲不欢,如同一潭死水,或者裹着一层老茧,你看不清它的模样,也探不到它的深浅。

今天,在小伙子面前,它终于又焕发了它本应有的朝气,又能在善恶美丑面前回归它本应有的颜色,或红或绿,或悲或喜,有怜悯,有憎恶,有欢欣,有唾弃。

感谢你,让我又拥有了一张青春的脸,它清纯白净,它晶莹如纸,它由内而外,散发着清新的香气。在崎岖跌宕的路上,在愁云惨淡的雾霾中,也能探究真理。

车流终于动了,很快就到站了。站旁的警察,荷枪实弹,肃穆庄严,刚才的一切,都与他无关,都离他太远。

太阳慢慢露出了头,一抹阳光越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洒在我的脸上,平淡而温暖。

雾也该散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