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外传之冷凝玉(94)

可这法术还没碰到冷凝玉便自行消散,白攸还未回神,便见冷凝玉依然向后冲去,行起一道火咒便堵住了归一道人的去路,白攸笑道:“你并不擅长结界之法,如今玉儿是越发出息了啊。”冷凝玉堵在门口,用阵法封了门,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动作太大的话,徐大人的手下很快就回来的,白攸你自然是能脱逃,那道长呢?你也不管他么?”“我是不能不管道长,但是,我更加不能不管你!”冷凝玉抬头看看阴沉沉的天空,说到:“白攸,我知道你的好意,更加知道你的情意,我是个没什么执念的人,若没遇见他,我到死也就是个维护一方百姓的普通道士,其实当年,我的第一反应是陪着他一起走,可是,我并没有找到他的阴魂,我晓得他魂飞魄散,我只有他的一副骸骨,抱着想再见他一面的决心,我开始探求重生之法,重生的第一步便是要重塑他的肉身,为了这个秘术,我可是探了好多古墓才寻得此法,已经死了这么多人,眼见最后关头,我真的停不下来了。我不想伤害你和道长,你们快走吧!”
“丫头,”归一道人突然开口道:“我并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已经伤了这么多人,就不能看你继续错下去。”说着,仍拿出那个小瓶子,往冷凝玉的阵法上一撒,阵法便消散了,冷凝玉大惊,还没反应过来,便见白攸已然越过自己,一脚踹开了门。房间里的血腥气扑面而来,白攸是兽类,嗅觉比人类灵敏,顿时觉得腹中翻江倒海,似是年前吃的饭都要呕出来,归一道人也皱着眉头,两人也不多做停留,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里屋,归一道人定睛一看,果然如白攸所说,屋中有数十名妙龄少女被绑在铜柱上,柱子上刻着一些奇怪的 花纹,归一道人竟然觉得有些眼熟,这些女孩子奄奄一息,似乎随时都会香消玉殒,血液顺着花纹的凹槽流入中间的大池子中,归一道人这才看见血水中躺着一个人,他没有白攸的视力,一时间也看不清是什么人,只听白攸喊道:“道长,愣着干什么,救人啊!”说着白攸已经跳到一个女孩跟前,徒手扯开了绑着女孩的铁链,女孩失去了支柱,软绵绵的躺在了地上,白攸伸手探她的鼻息,发现这个女孩已经没救了,归一道人也探了探他跟前的女孩的脉搏,眼看是不能活了,便对冷凝玉说道:“你骗我们还有三天,是为了拖延时间?”冷凝玉站在门口,也不阻止他们,只是说道:“已经太晚了,她们已经成为隆禧的祭品,隆禧的身体,马上就要成了。”话音刚落,只见血池之中一阵翻滚,一只枯瘦的手,缓缓从血池中抬起,白攸和归一道人看着这骇人的场景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该怎么办,只听得冷凝玉拿着一个古怪的铜铃,口中念念有声,归一道人一听,惊呼一声:“你这竟然是蛊术!”白攸愣道:“什么蛊术?”归一道人摇头说道:“不知道是何种蛊术,但是这个咒语确实是苗疆咒语。”“没错,”冷凝玉停下来,说道:“是蛊术,这个金蚕蛊,有重塑肉身的奇妙功效,我之前听道长说过您的父亲和大祭司的故事,我想着,你体内的生魂便是那大祭司,大祭司是高等巫师,传说可以沟通阴阳,我想您的父亲可以发动七煞是得到了大祭司的帮助。”归一道人冷笑道:“说起沟通阴阳,冷姑娘当年召唤出冥界众鬼,还瞒天过海欺瞒鬼差,岂不是比大祭司更加威风?”冷凝玉听他这话说的尖酸刻薄,却也不生气,只是看着血池,说道:“成了。”归一道人和白攸也顺着冷凝玉的目光看向血池,只见血池中的人缓缓的站了起来,身上一丝不挂,肌肤上粘着鲜血,待这人完全站起来,归一道人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虽然之前已经听白攸说了,但是还是大吃一惊,眼前这人竟然真是隆禧。“冷凝玉,你,你竟然!”冷凝玉好像根本听不见归一道人喊她,只是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隆禧,竟然流出一行清泪,良久,她捂住脸蹲在地上,说道:“我终于,终于救活了你,隆禧。”“冷凝玉,你看清楚了,这个身体毫无生气,这分明就是个傀儡!”冷凝玉似乎被惊醒,抬起头来,直直的看着隆禧,突然跳下了血池,也不顾男女有别,径直走到隆禧面前,看着他无神的眼睛,抬起鲜血淋漓的手,轻轻的抚摸着隆禧的脸,他脸上还有少女温热的鲜血留下的余温,给冷凝玉一种他是个活人的错觉。“感受到了吗,冷凝玉,他没有呼吸吧,金蚕蛊,你真是笑死我了,什么生死人肉白骨的方法,你翻遍了古墓,就找到这么个废物吗?这种程度的事情,明明我也知道,你早点来问我不就少走弯路了?”
冷凝玉转向归一道人,突然阴森森的一笑,说道:“我当然知道,在下墓之前,我就知道了,道长,不是我自夸,我这个人,博览群书,苗疆那些蛊事,幼年的时候我就知道个七七八八。”归一道人惊讶道:“你是明明知道他不会完全复活,还伤害这么多无辜的女孩子?”冷凝玉没有理会归一道人,继续说道:“道长可知道,我的先祖姓冷,名鹤颜,我记得你们好像更愿意叫他蜀阳仙人。”归一道人脸上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冷凝玉笑道:“有印象?说起来,我和道长还真是有点渊源的,毕竟当时陆家是归附冷家的,先祖,当时去明都城金陵求学,他师父便是当时名满天下的张家三小姐。张家嘛,道长也不陌生,但凡学道的,都不会忘了自己的祖先,蜀阳仙人是冷家难得一见的奇才,他少年时并不出众,是在张家的教导下,才会有后来的成就,陆家与冷家比邻而居,唇齿相依,当年冷家的浩劫,想必陆家也受了不少牵连,冷家族破人亡,只剩下我们这一脉,而陆家却多亏了七煞在手,才使家族免遭池鱼之灾,空有七煞却无法发动,竟然也让你们狐假虎威苟延残喘了那么久。若不是您父亲去找苗疆大祭司,恐怕陆家早就灰飞烟灭了吧,康熙年间清军清缴苗疆时,陆家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若不是这层渊源在这里,大祭司怎么会让您的父亲进入祭坛?”归一道人默默不语,冷凝玉得意的笑道:“若仅仅是金蚕蛊,我又怎么会下这么大的功夫,世间万般,皆有因果,你们今天出现,隆禧今天肉身重塑,这都是因果。”归一道人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道:“莫非今夜我们前来,都是你的计划?”冷凝玉没有回答,而是朝外面喊道:“来人。”外面进来两个家仆,他们只是低着头,丝毫不关心屋子里多出了两个人,冷凝玉又说道:“带隆禧大人下去梳洗更衣,然后先把隆禧大人安置在我的冰室。”两个人低着头应了一声,一个人拿着早就准备好的毯子,将隆禧包了起来,二人合力将隆禧抗走,冷凝玉的目光随着隆禧身影,直到他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转而看着归一道人继续说道:“我早就知道白攸在打听我的事情,所以,我故意在盗墓的时候留下一些线索,他知道了我的线索,必然会找到道长商量,那么此时,我要是出现在白攸面前,他会不会继续查下去呢?他当然会,但是没有方向又怎么办呢,我只好再放出一些线索,这么多女孩子,我一个人总是看不过来,有那么一两个漏网之鱼是不是实属正常?那么你们顺着线索过来,也是理所当然,白攸五感灵敏,我将结界削弱一点,再不小心释放出自己的一些气息,道长你且说,你们会不会十分顺利的摸到血池跟前?那么现在这一幕,不就是前因种下的果了吗?”“冷凝玉!你到底想干什么!白攸你倒是说句话啊!”归一道人朝向白攸那一方,却见白攸一动不动,内心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试探的叫道:“白攸,你怎么了?”白攸仍然不说话,冷凝玉笑道:“道长,你现在才发现不对劲,真是迟钝啊,你没觉得白攸从进来就没说过话么?”“你对他做了什么?”“当然是好事呢,你们到了我的院子里的时候我就发觉了,当时我就在每个女孩身上撒了一种药,叫沉香一梦,这种药也是我从苗疆带回来的,这种药对人类没有作用,是狐族的克星,我本以为以白攸的修为,只能困住他一时,却没想到能困住他这么久。”“冷凝玉,白攸虽然没救隆禧,可他对你情深义重,看在这份情义上你也不能害他!”冷凝玉走到白攸身边,白攸像一座玉山一样站在那里,双眼紧闭,呼吸均匀,神情很是愉悦,归一道人看冷凝玉站在白攸身旁,忙说:“丫头,有事好商量,你别伤害他。”冷凝玉看着白攸的脸,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说道:“沉香一梦,是巫师们为了捕捉狐狸而配置的药,不会要命,只会让他们沉睡。”“那他什么时候会醒?”“做完梦就会醒了,梦境是人心底最真实的空间,巫师们人为狐狸是仙人们的使者,想要从他们的梦境中,稍微窥探一下深不可测的天机,故而配置了此药,来人!”说罢,又是四个低着头的家仆走了进来,冷凝玉指着归一道人说:“把道长和这位公子带下去休息。”其中两个人带走了白攸,另外两人默默的走到归一跟前,搀起他往外走,不管归一道人如何谩骂挣扎,冷凝玉都没有再开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天渐渐亮了,天空比较阴霾,太阳也没有出来,冷凝玉靠在大厅的凳子上已经睡着了,隆禧静静的站在她的身旁,自从昨夜互相表...
    千雪祭阅读 89评论 0 2
  • “冷姑娘,你说谁?”白攸不解的问道。 冷凝玉将匕首从石壁中拔出来,向后退了几步,站到白攸前面,将匕首横在身前,做出...
    千雪祭阅读 73评论 0 2
  • 冷凝玉抬起头来,望着天边的云彩,缓缓举起了七星剑,狠狠地朝隆禧的手上刺去,隆禧吃痛,惨叫着撒开了手,冷凝玉回头望去...
    千雪祭阅读 99评论 0 3
  • 徐府血池二人一路无话,趁着雪夜人少,无声无息的走在访仙镇的大街上,良久,终于走到了徐府的门口,二人迂回到后院,愣是...
    千雪祭阅读 36评论 0 1
  • “孤独是成长的必修课”。突然想起这句话,还是在高中看的一本杂志上,那时候觉得这句话好文艺,而且唯美。 今天我去家附...
    毛竹君阅读 65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