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十四)五一二

字数 3106阅读 106

大梦过半(十三)来支烟

2008年14点28分,汶川地震。Z市震感明显。梅凉正在上厕所,拉起裤带刚走出洗手间,感觉有些晕眩。

接着,楼顶开始掉沙子。尼玛这是什么豆腐渣工程,还新教学楼呢!

没有人认为这是地震,梅凉淡定自若地往教室走去。刚走两步,突然一阵轰隆声,立刻又停止。梅凉轻皱眉头,没反应过来,呆滞在原地。

这种感觉,跟做梦一样,像走在高空,随时都会掉下去。紧接着,整栋楼开始喧哗,师生疯狂奔跑下楼。

四川会地震?骗谁呢?!不是盆地吗?

但是本能的心慌让梅凉跟着人流疯狂地追了下去。在下楼的过程中,又震了几下,大家明显感觉到脚底的地面好像在走动。

两分钟,无形被拖得很长。

14点30分,下午课预备铃响了。当梅凉这一拨人下楼时,地面已经很多人。下午正式上课是在14点40分,只有学霸中午不会回寝室,而是在教室里自习,趴在桌子上眯一会儿便是。

也就是说,寝室楼也有很多人。

大侠睡在下铺,感觉有人在晃她,但一想大家都在床上,“噌”的一声就翻了起来。

“MD!该不会是地震吧!”

密密麻麻的人挤在教学楼和宿舍楼下。四川人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会遭遇地震,只知道往楼下跑,心想不那么严重,便留在楼下等情况。

梅凉莫名地心慌。“遭了!钱包没拿!”梅凉不假思索往楼上跑去。

中午班长睡寝室,梅凉现在一个人。

那个时候什么也没想,就想着如此混乱会不会遭小偷,虽然钱包里没多少钱,但是那也是我的!就算只剩一块钱,那也是我的!北枫一中经常遭小偷,课间操的时候、晚自习下课后都发生过偷窃事件。

返楼的途中,遇到亮哥。亮哥个子小小,但年龄不小,像个小老头。

“人家都避难去了,你还往回跑?!MD,老子睡着了竟然没有人叫我!这些兔崽子!”

亮哥骂骂咧咧地跑下楼,梅凉拿到钱包也飞快地跟了下去,期间教学楼都没有再震动。

“应该没什么情况了吧?不是地震吧,说不定是那边开山的又放了炮,威力大了些。”人声嘈杂,已没有了刚才的惊慌。

若是一个人在荒野遇上地震,很有可能惊恐而至崩溃。这么多人在,吵是吵了些,但不会感到害怕。

“梅子!”

“班长?”在慌乱中看到熟人,莫名有些开心。

班长也未受惊吓,手舞足蹈地说:“哈哈,梅子,你知道吗?刚才有个男的跑出来,只穿了内裤!听说正在洗澡,身上还有泡泡呢!”

“就是就是,我也看到个人,头上全是泡沫!”看来一个寝室的都到齐了。那么,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正在思索时,喷泉池里的水突然荡了起来,就像一个人端着一盆水左右剧烈摇晃。幸好池水不深,水花没有扑上来。湖里的锦鲤也在不安地游荡,不时被浪花卷起。脚下的地面就像传送带出了故障,剧烈地弹了几下。

女生们开始尖叫。

“办公楼的墙壁裂了好大的口子!”

这时又有人开始骂,哈哈,叫你们贪叫你们贪,先倒的就是办公楼!才几年的新房子,就这么不经扯?

这时广播里传来熟悉的沙沙声。是政治处主任的声音:“紧急通知,紧急通知,请全校师生马上离开教学楼,到操场上,远离较高建筑。”

在这个时候听到他的声音,感觉无比亲切,不是因为政治处主任的声音多么有磁性,多么抑扬顿挫,而是因为每个星期的早会,他总要出来播两条警告处分。

比如:XXX,男,高2009级15班学生,由于半夜对着女生寝室惊声尖叫,经学校领导一致决定,对XXX实行警告处分。

这则警告处分真是这么写的,听到“惊声尖叫”四个字,所有人都哄笑。那个被处分人就是梅凉他们班的。后来那哥们儿又降了一级。

所有人都跑到了操场上,虽然心有余悸,但是有种莫名的兴奋。

平时这个时候已经开始上课,正是下午煎熬的开始。

高中生对于停电、紧急集合、停水的突发事件有着莫名的兴奋感。

众人跑到操场时,发现十九班的人正在神神秘秘地说着什么,都围过去凑热闹。

十九班是火箭班,班主任是很年轻的一个小伙子。

平时下午两点半的时候,其他班可能没什么人,但十九班肯定都是坐满的,因为班主任还要去偷窥他们自习。

学生们早已经习惯了班主任的猥琐行径,一般他在窗外游荡的时候,都当他是隐形人。而班主任一直以为自己隐藏得好。

那天中午也是如此,班主任正在窗外视察,突然地动山摇,听到走廊人声嘈杂,一反应过来是地震,撒丫子就跑。

十九班的学霸们竟浑然不知地震了,睡觉的睡觉,看书的看书。

第二次比较剧烈的震动时才有人感觉到,而且走廊上吵闹很是不寻常。

等大家在班长的带领下冲出教室时,早就没有了班主任的身影。

到了操场,有人看到自家班主任从操场尽头的荒地走了出来。

所有人一脸鄙夷。班主任不好意思回到自己班的学生堆里,灰溜溜地走了。

到了操场,场面极其混乱,不像课间操那样整齐排列,而是乱糟糟地分散在四周。

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遭遇一场地震,貌似很严重的样子。不过不用上课也挺不错的。

有胆小的女声开始哭。不知道这场地震波及范围广不广,看来震心不在这里,会不会在家里呢?爸爸妈妈怎么样呢?

可是大多数学生都没有通讯工具,在北枫一中用手机是违反校规的。不过有少数人也会偷着用,在这时候,这群人帮了大忙。

“方子皓!能不能用一下你的手机?”

“林筱锋,能借一下你的手机吗?我……我想给我妈妈打电话!”

“好!”在这个时候,不管平时是多么吝啬的人,也不忍心拒绝的。

“打不通!怎么办!我爸爸从来不会关机的!会不会……”女生快要哭出来。

“不会的,你再打打,可能是信号不好。”方子皓好心安慰。

“打通了!”女生满怀感激地看着方子皓,方子皓点点头,等她和亲人说话。

“爸爸,你们那儿震了吗?啊?震了?严重吗?你和妈妈还好吗?……啊?什么,听不见,信号不好……您说……啊,我挺好,我们现在都在操场上,你和妈妈要注意安全……嗯,就这样吧。”

梅凉从不轻易求人,包括借电话,她也只在特殊情况借过一次方子皓的电话,而且只讲了两分钟。梅凉还给了五毛钱做话费,逼着方子皓收下。

梅凉是个不折不扣的铁公鸡,而且不轻易求助,只要自己能做到,饶一百个弯子她也不求人。

这样的性子,让她吃了不少苦头。

老爹曾提出给梅凉买手机,梅凉以校规为由拒绝了。她本来就没有什么交流的朋友,买着也只有和家人通话,本来就想逃离的,有了手机反而像被安了监视器,一点儿也不自由。

梅凉买了一张IC卡,一个月给老爹打一次,例行公事般。

看着所有人都在疯狂地接电话,讲电话,梅凉有些焦躁。等一番嘈杂过去后,林筱锋终于拿回来自己的手机。

“唔,”林筱锋叹一口气,“唉,这下不停机是不可能的了。”

梅凉没有听见他这句自语,很是拘谨地走过去。

林筱锋一惊,梅凉很少主动找人说话的。

“那个,林筱锋,能不能……”

“给!”

“能不能借一下你的手机”还没说完,林筱锋就大方地把手机掏了出来。

梅凉脸一红,马上说:“谢谢!我马上还你!”

林筱锋愣了一下,从来没有看到她这个样子,好像有点害羞。

可能是我的错觉,嘿嘿,林筱锋这样想着,抓了抓头上的“乱草”。

梅凉仔细回忆老爹的电话号码,嗯,还好,一个月没打,还没有忘记。

电话很快接通,但那头不是传来刺耳的电流声。

“喂?哪位?”

“爸,是我。”梅凉听到老爸的声音,轻叹了一口气,好像落下了一块石头。

“啊?你谁啊?”

梅凉苦笑,他还是听不出我的声音。啪一声挂了电话。通话时间:5秒。

他那边好像很安静,应该没什么问题。

老爹很差劲,经常听不出梅凉的声音。

有一次梅凉打电话回老家,正是接近春节,老爹也在。接电话的便是他。

“喂?爷爷。”一般都是爷爷接电话。

“你是哪位?”

梅凉听出是老爹的声音。唤了声“爸”。

结果那边说:哦,你打错了,我不是你爸。

“爸!”梅凉气恼地提高了声调。

“跟你说打错了,我是梅奕,不是你爸!”看样子是准备挂电话了。

“我是梅子悦!”梅凉生气了,每个字都加强了力度。

“哦!是梅子啊!我当是谁呢?”

爷爷不在家,父女俩寒暄几句。无非就是“吃饭没”“身体如何”“学习如何”,他问,她答。最后冷场,通话结束。通话时间:2分钟。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十五)压抑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