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马頔,我也终究不是舒傲寒

昨晚朋友告诉我,她最近刚加入了一个团队,两辆车,十几个人,准备2月份一起去自驾游川西。因为互相之间也只是同城的驴友,不算特别熟识,她便邀请我与她一起去,还开玩笑说顺便帮我物色个男朋友。听到这个消息,我实在很兴奋,怎么说,早在很久前,我就在想要不毕业前去趟稻城亚丁吧,那时因为刚看了《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只是对影片中干净得透明又纯粹的雪山和碧水魂牵梦绕。当时的男朋友也在影院说,等你以后考完研,我正好休假的时候就带你去稻城吧……

在青岛的这半个月,兴许是因为我未能提前做好规划,一路下来竟然像个流浪者。譬如没有零钱坐车,忽视了国际大都市的人们满满的上班热情所带来的拥堵惨状,最后算下来居然出租车费用花的比住宿费还多。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天晚上,我手冻得没有知觉,索性跑到了一家kfc门口,此时才后知后觉手已冻得由内而外的疼。我走到点餐的地方,店员一看到我便立刻给我接了杯热水暖手,我取过菜单,低着头,没说话,因为眼睛早已经发热,我怕我和店员一对视就会哭出来一样。在那天晚上,我定的青旅因为位置太过偏僻,导致半天没找到,打过去电话,青旅老板一句“大姐ηㄊ阝”,让我所有的委屈就如雪崩般倾泻而出。那一刻我好像顿时拥有了一个泼妇的心,和他开始了撕逼大战。我这个人不习惯争抢,也能忍受某些大大小小的不平,唯独我极度讨厌“大姐”和“随你便”这两个词……

前任在和我分手的时候,每逢对我无奈时就会说“大姐,怎么怎么了……”从以前的“宝贝”变成“大姐”,这其中的苦楚,非文字所能尽述。

马頔说:“傲寒我们结婚,在稻城冰雪融化的早晨。”像马頔这种有才华又疼女朋友的人应该很多吧,只是我没有碰到罢了。或许当时因为一个人喜欢上某首歌的旋律,执念于去某个地方,但是到了现在我才发现,计划的确赶不上变化,曾经对你生生世世的人,或许早已设计想让你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