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有一个瞬间,我们可以活在时光之外

2017-2018年的跨年我是在日本度过的。

如果有人问我,在日本跨年是什么感觉?我会说,没感觉。一切与我无关,只是路过而已,唯独令我不能忘怀的是这一路的风景。

名古屋港酒店外的海上日出1


名古屋港酒店外的海上日出2

名古屋港酒店外的海上日出3
名古屋港酒店外的海边

名古屋港是丰田汽车的出口港,所有的丰田汽车都在这里被运往国外,来到这里时天早已黑了,迷迷糊糊地听着导游在讲着关于它的一切,天黑的很彻底,努力睁大眼睛,想借着星星点点的灯光看清它的容貌,到最后才发现,不过是徒劳。

清晨的名古屋港,是温柔的,也是安静的,风很轻,很弱,不会将发丝吹乱。

太阳在山的那一边,呼之欲出,整个东方,一片赤金。海水是深蓝色的,像一块清澈蔚蓝的巨大宝石,美的纯粹而高雅。

一对情侣依偎着,站在岸边,静静地等候着日出的那一刻。紧扣的十指,彼此的肩头,温暖的怀抱,如此一直到老,那才是地老天荒吧。

云蒸霞蔚,黎明破晓,终于,旭日东升。

来到袛园的人们许下的心愿

袛园的艺人


到达袛园那天的天空

袛园的一处路边,挂满了写着心愿的木牌,人们用这种传统、简单却虔诚的方式,表达着心中的愿望。希冀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袛园的艺人在吹着陶笛,我是被他的笛音吸引过去的,他带着斗笠,穿着粗布衣裳,独自吹着哀怨凄婉的曲子。斗笠盖住了他大部分的脸部轮廓,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像一位不屑理会世事的高人。

他身后的老树,在某一瞬间变的恍惚,周围的一切,都如行云流水般,缥缈如烟。

奈良公园的小鹿


公园里盘根错节的参天大树

空旷的场地,小鹿们的乐园

很多人知道奈良公园,都是从公园里的小鹿开始的。

奈良公园里的小鹿,很有范儿的样子,慢慢地在公园里踱着步子,不惧游人,气定神闲。

偶尔有游人喂食,这些小鹿就大大方方地伸嘴去吃,只要游人双手一摊,它们便知吃食已无,也不纠缠,潇洒走开。

在这里,人与动物之间的和谐,已然成为一种默契,无论人还是动物,从降生的那一刻起,就成为一个独一无二的个体,同是生命,理应互相尊重,互不侵犯,如果哪一天,二者中的任何一方首先打破了平衡,那么,受伤害的一定不会只是其中一方。

参天的古树,根系发达,盘根错节,雨水将地表冲刷,露出的树根有点“青筋暴露”的感觉;远处空旷的土地旁,一处小小的葡萄架上,早已枯萎的藤蔓,始终不愿离去。

后来,它们一起,与这片土地,成为了小鹿们嬉戏的乐园。

金阁寺里穿和服的女孩1

金阁寺里穿和服的女孩2

眼下已至冬月,当我们紧紧裹着棉袄、羽绒服,围着围巾,戴着口罩,全副武装,恨不能将自己裹成粽子的时候,在金阁寺,我看见了她——一位穿和服的美丽女孩。一路上,游人很多,比肩继撞,女孩脸上一直是明媚清丽的笑容。

朴树在歌里唱道:生如夏花之绚烂。人生的机遇,不是伤春悲秋、恨天怨地就能改变的,困难来临时,如果真的能坦然笑对,那该是怎样的一种气魄?

云雾缭绕的富士山
树木掩映中的富士山

河口湖,湖中树


富士山下的小家碧玉——河口湖

富士山,用导游的话说,像一位娇羞的深阁女子,一年中,不是在雨里就是在雪里,很少有人能靠近她,与她近距离接触。

其实,这样远远看着也挺好,有很多人和事,也许只适合远观,近了反而落下一腔失望。

如果将富士山形容为大家闺秀,那富士山下的河口湖就是小家碧玉。

碧波荡漾,深蓝色的湖面散发着独有的魅力,远处米白色的房屋恬静安详,那种涤荡人心的圣洁,让我错以为我来到了甘南,或者拉萨。

一棵小小的枯树站在水里,仿佛整个湖面就是它的舞台,在这里,没有什么会与它为敌,它的灵魂和血肉早已融进了这片湖泊。

平凡之路

时光之内,或之外

每一个清晨或日暮,我们走在钢筋水泥浇筑成的巨大森林里,体会着它的喧嚣,也品尝着它的悲凉。

虽然,脚下的路,总有一天要归于平静,成为一条平凡之路。

可是,有没有那么一瞬间,我们可以生活在时光之外。

我们什么都不带,只带一颗真诚的心,一张坦然的面孔,一双清澈的眼睛,一个真实的自己……然后,出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3天前刚从日本回到了北京,昨天又匆匆启程飞回米兰。利用圣诞假期回国看望父母,再飞日本10天独自旅行,3个礼拜前后飞...
    乐檐阅读 1,050评论 1 8
  • 我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去看望父亲和爷爷了。不是不能去,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或者说是心理对他们还有些怨言。 去年我...
    娴静雅之阅读 236评论 0 0
  • 家具展建立的重要细节 1、品牌形象和产品的杰出展现,品牌形象是一个企业的标志,更是产品的“质量保证书”。消费者对品...
    wuwu35阅读 18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