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失望攒够了就放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去年冬天的时候,章画和未婚夫吵架从家里跑出来,在冰天雪地的火车站等了一个小时,夺门而出的时候她穿着单薄的毛衣外套,只拿了一部手机,身无分文。

她坐在长椅上瑟瑟发抖,一遍遍看着手机,期待他打来的电话。

事实是,一个小时后,她打给了闺蜜,然后闺蜜坐车来接她,她上了车,不停的打着喷嚏,闺蜜心疼的搓搓她冻僵的手,“要不你和他分手吧,这样的男人有什么要的。”

在闺蜜家住了几天,她实在熬不下去就回了家,进门的时候她还想着上次是自己太冲动了,所以他才没有追出来,她努力安慰自己,可她进去的时候,发现家里一团糟,桌子上吃过的泡面碗,垃圾桶里已经堆成了山,烟灰缸也是数不清的烟头,洗衣机上放着一堆脏衣服。

她望着这个从前整洁的家,现在变得这幅模样,她觉得这个男人离开了她,真的过不下去。

她开始大扫除,忙了整整三个小时,晚饭的时候,他回家了,看到她,先是愣住了,然后再是一句低声的对不起。

她把饭放在桌上,眼神里明显多了些温柔。

他放下公文包,换了鞋走过来。

她淡淡的笑,“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不知道。”

“哦。”

他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她碗里,她低头,有点失落,碗里,是她从来不喜欢吃的豆芽。

晚上她躺在床上彻夜难眠,今天,是她们在一起的三周年纪念日。

她认真的回想闺蜜说的话,仍然不知道自己苦苦坚持这份感情的意义。

她苦苦撑到现在,看不到未来的希望。

身旁这个人,没有带给她丝毫的安全感。

过年回家看父母那天,她买了很多特产,她在前面大包小包提着赶车,他在后面接着电话,似乎是工作的事情。

上了车她把特产放在行李架上,结果没放稳,一下子砸在他腿上,他疼的龇牙咧嘴,“买这么多不知道干嘛,你爸妈每次都放过期了也不吃。” 他的语气有点不耐烦。

她没说话,默默捡起来。

吃饭的时候,他一直在阳台上接电话,章画望着他的背影开始发愣,她不停的在心里问自己,面前这个人,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

一直以来,她犹如一个捡到糖果罐的小女孩,小心翼翼的照看着,生怕它化了或者丢了,生怕出半点差错,她一点点的退让,却不曾想,她们之间的感情,早已经如蚂蚁蛀空的洞穴,稍不留神,就会溃塌。

终于,章画发现了她的未婚夫出轨了,是在他出差回来的第二天,她在他的行李箱里发现了陌生女人的内衣,她没有质问,没有声嘶力竭,她平静的如一滩死水。

“你爱她吗?”她终于开口,流下了两行清泪。

“爱。”

“什么时候开始的?”

“去年冬天。”

“像曾经和我在一起的时候那么爱吗?”

“或许是。”

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对白,像老套的电视剧,她的心犹如锋利的刀片划过,鲜红的血丝直往外冒。

“那就分开吧。”

然后整个房间是死寂一样的沉默。

曾经美好的的故事,

如花笑靥。

谁曾想一点点撕开真实的时候,

是那么丑陋与斑驳。

那些生命中如飞鸟一般的爱情,

他们来时若有若无,

他们走时撕心裂肺。

试问:

你能勇敢的开始一段关系

为什么不能果断的结束一段关系

因为玻璃心

因为拖延症

因为还爱着

那些你坚持的

你抱有侥幸心理的

你以为退一步海阔天空的

都是真的回不去了。

那些你失去的,都是真的不能重来了。

所以在失去以后,你要学会疗伤。

在感情里,不要一味退让,失望攒够了就该放手了,没有人心疼你的委曲求全,你以为的感动天感动地其实只是感动了自己,他不爱你了,你还痴情于他,对他来说,这就是打扰,这就是麻烦,一颗变质的心无论如何也唤不回来。

一旦爱情过了赏味期限,就要面临分道扬镳的结局,你不分手,留着做什么呢?

不擦干眼泪,怎么练习微笑。

不挥别错的,怎么遇见对的。

不腾出双手,怎么去拥抱崭新的人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