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未完时

总会在某时某刻想起那些和我青春交错而过的女孩,不似惊鸿一影般惊艳,却常常在无人恍然之时涌上心头,回头再看那段与她们相处的日子,并未着迹多少,手中信物也无几。她们的痕迹只存在于心中的某个角落,每每触及,褪去当时的年少凉薄与偏执自重,感受到的无不剩下感激和温暖,在这条青春未完的路上一直伴我前行。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高中时每次回家,总要转两趟公交:一趟是从学校到某个十字路口,一趟是从十字路口到家。

那时总要在十字路口耗上十几分钟等那辆吱吱呀呀,扭动着庞大身躯的喷气蓝皮车向我驶来。那十几分钟里,我站在身后七层楼高的楼房倒影里,忍受着马路上车水马龙卷起的灰尘和泛起的热气,它们交织在一起的气息宛若一层沾着胶水的薄膜,经我口鼻长驱直入,堵的我胸闷气慌。我站在那看人,看周围走过勾肩搭背的初中生、微驼着腰背着搬家袋的工人、昂首挺立,穿着高跟鞋却健步如飞的年轻女人……

特别是盛夏,等公交的时光,一度和当时马路两旁绿化树上的蝉鸣声一样令人烦噪。

直到有一次,我邀请宿舍上铺的阿莹和我一起回家,她家正好就在那个十字路口附近,那个我的中转站,正是她的终点站。

在宿舍时,阿莹是最安静的那一个,她可以在宿舍里沉默上一个礼拜。但是回家的一路上,我像只叽叽喳喳的麻雀,一直停不住口,阿莹也一直回着我的话。

我知道,她不是沉默安静,只是没有人问她问题,只是避免说多余的话。

走到十字路口,我知道我又要开始那无聊的等车时间了,便发了句牢骚:“真烦!车那么难来,每次来了还要眯着眼睛和一堆人抢车,真是!”阿莹扶着眼镜看我一眼,问:“你,没带眼镜?”我点点头:“每次回家都不带,怎么了?”

”我陪你等吧。”阿莹接下话,斩钉截铁的陈述句。

我讶然,再三推辞,再三确定,她仍不改变主意。

她留了下来,我在那十几分钟里不再看人,而是一直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渐渐的也忽略掉了原先马路上令我烦躁的浑浊气息。

还有 56% 的精彩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