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 咸鱼死灵术士与他的助手 (128)

  “她体内的混沌已经被清除了。”老龙王用两只前爪抱着胸说道:“不要忘记了你的目的。”

  “该死!”艾尔奇亚用拳头狠狠地锤击着石质的地面:“该死!!”

  “被夺走了就是拿不回来的。”老龙王叹息着说道:“你应当是明白的。”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艾尔奇亚剧烈地喘息着,捶地的拳头上已经流淌出了暗红色的血液。他低声质问着:“这都是我的错吗?”

  白桦觉得自己应该安慰一下艾尔奇亚——尽管她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他现在会如此焦躁——于是她便将轻轻地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用自己冰冷的双手缓缓地抚摸着艾尔奇亚的脸颊。

  艾尔奇亚感觉到那冰冷但光滑的触感从自己的皮肤上滑过,这让他打了个寒战。他抬起头,看见白桦那双深灰色的、没有一丝光芒从中透出的死寂双眸。

  没有任何喜怒哀乐,其中充斥的人性光华都已尽数消失殆尽。这里面仅剩下空虚的、黯淡的寒冷——这正是白桦的人性被混沌所完全吞噬的最好证据。

  艾尔奇亚痛苦地咬住自己的下唇,轻轻地将白桦抱了起来。他将头别了过去,不敢直视她那双如密歇尔湖水般没有一丝涟漪的眸子。

  白桦静静地躺在艾尔奇亚的双臂中,双手像是本能般紧密地缠在他的脖颈上。

  “如果她的头发再长一些就好了。”老龙王弯曲起自己那长长的脖颈,像是围巾般缠绕在白桦的颈间:“这样一来看起来就更像'她'了。”

  艾尔奇亚没有搭话,他的目光紧紧地钉在远方那根矗立在黑暗之中若隐若现的柱子上。

  “在那根柱子上吗……”老龙王顺着他的目光瞥了一眼后叹息道:“上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大概……有我过去对人性迷茫的理由。”艾尔奇亚的眼中掠过些许的犹豫:“那应该是我最后的记忆了。”

  “既然过去的你把这东西放在这里,想必是不想让你拿到吧。”老龙王沉吟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是关于'她'的一切都在其中了。”艾尔奇亚神游地望着那根柱子的顶端:“更重要的是,我想知道我过去的那份绝望。”

  他轻轻地迈出一步,空气中立即荡漾起了静谧的波纹。艾尔奇亚就这样踩在这一片片的涟漪上,向着那仿佛要冲破天空的柱子走去。

  脚下的混沌躁动地沸腾着,但天空中那轮火焰旋涡却猛地大亮起来。无数的火星在空气中缓缓的飘扬着,伴随着气流在混沌上方盘旋着。那火光让混沌无法接近——正像是火把能驱散黑暗一般,那以英雄的灵魂为燃料的熊熊火焰散发出的生命之光让混沌无可奈何,尽管蠢蠢欲动却无法真正动手。

  在混沌像是怪物般的怪异尖啸中,艾尔奇亚轻轻的落在了石柱上。

  摆放在石柱中间的黑水晶散发着鲜亮却又暗沉的色彩,它静静地躺在那里,就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一般。

  他轻轻地将它拿了起来,细细地放在手心中端详着它。

  白桦敏锐地看见其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随即又归于深层的平静之中。光滑但却如混沌般黯淡的表面静静的反射着艾尔奇亚手中的火光,她隐约能从中看见自己如人偶般平淡而精致的脸。

  艾尔奇亚小心翼翼地将这块看起来很容易破碎的黑水晶放进自己的口袋里,随后又无比轻盈地跃下石柱,如同漫步在空中的一块完全透明的地板上一般向着出口的方向优雅地走去。

  “你们回来了……白桦怎么了?!”

  塞壬瞥了一眼从传送门中走出的两人,随后便突然脸色铁青地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像是惧怕什么般向后一直退到靠墙的位置。

  “她身上……有着很强的黑暗气息。”塞壬的大睁着的眼睛里闪动着惊恐的光:“她该不是用禁术了吧?”

  在精灵特有的敏锐双眼中,此时白桦的浑身上下皆弥漫着黑暗的雾气——某种她出生以来从未感受到过的阴冷感觉从脊背悄然升起,像是一只吐着信子的毒蛇般盘踞在她的心间。亚人天生的灵敏直觉此时正警铃大作,就连白桦那面无表情的精致容颜与雪白色的美丽发色在她眼中此时无一例外向外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别……别过来!”

  塞壬已经来不及顾忌自己巫王的面子了——只见寒光一闪,她那柄常用的长刀出现在她的手中。她颤颤巍巍地用刀剑对准白桦,用已经变调的声音警告道:“退后!!”

  “塞壬。”

  艾尔奇亚温和的声音将塞壬的理智稍稍拉了回来。她紧张地咽下一口唾沫,把手中的刀慢慢地放了下来。

  “这就是混沌的气息吗?”她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说道:“这……这是何等令人窒息的黑暗……到底发生了什么?”

  “冷静下来,我知道混沌的气息对于敏感的精灵而言可能冲了些。”艾尔奇亚瞥了一眼逐渐围过来的人群,用极其缓慢的温和语气继续说道:“现在,去材料库找一壶水银,一根柳树的树枝以及黑曜石粉末。”

  塞壬看了看白桦,迫不及待地跑走了。

  旁边越聚越多的人群窸窸窣窣的议论起了什么,但随后便被艾尔奇亚的一个手势制止了。

  “现在,所有的人都回去吧!”他大声地说道——当然语气中并不包含任何商量的意思:“让这里安静下来,接下来这里要被用作施法场所!”

  人群中翻涌起不满地浪潮——在场的自然都是巫师,如果有能够近距离观摩巫王使用魔法的机会当然不会想要放过。

  “我已巫王的权限命令,现在立即离开!”艾尔奇亚无可奈何地运了口气,用更大分贝的声音威胁道:“接下来此处将要进行最高机密的魔法实验!任何人不可窥视,否则立即逐出巫会!”

  人群发出失望的叹息。但就像是落潮一般,偌大的图书馆很快便只剩下了艾尔奇亚和白桦两人。

  “白桦……”他从白桦的背后紧紧地抱住她,狠狠地咬着自己的下唇说道:“对不起。”

  “不需要道歉。”她冷冷地回答道:“这不是你的错,不是任何人的错。”

  “这是因为我的疏忽。”艾尔奇亚痛苦地闭起眼睛,摇着头说道:“但很抱歉,我现在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你。”

  “任何事情都可以。”

  她伸出手,轻轻地握住他温暖的手掌。

  “如果我待会失控了,请你拉我一把。”艾尔奇亚拥抱的力度更大了一些:“在这之后不管你是想如何惩罚我的疏忽都没有关系,殴打也好谩骂也好我都会陪你到爽的。”

  “我并不会感到怨恨。”

  白桦轻轻地说道,她那柔滑的白发轻轻地拂过艾尔奇亚的脸庞,但却并未给艾尔奇亚带来什么安慰——相反,撕心裂肺的自责与悲伤几乎要将他吞没。

  “你不会感到怨恨只是……只是因为你的人性被混沌吞噬了而已。”艾尔奇亚感到某种温热的液体不受控制地从他的脸颊上滚落下来,他抽噎着说道:“你明明那么信任我,但我却还是让你……”

  “即便我的人性没有被混沌所吞噬,我想我也一定不会对艾尔奇亚感到怨恨的。”白桦摇着头说道:“因为艾尔奇亚很温柔,如果我感到怨恨的话,你一定会受伤吧?”

  艾尔奇亚有些呆滞地看着她。

  “我想是因为我现在失去了人性所以才能这么自如地说出这种话吧。”白桦仰起头,用双手捧住他的脸颊。艾尔奇亚垂下脸,看见她那深灰色的双眸中闪动着纯洁无瑕的光芒:“我大概……一直都很喜欢你。”

  “为什么?”艾尔奇亚的视线突然模糊了,大滴大滴的泪水从他的脸上一直滑落到白桦的脸上——他几乎是用咆哮地音量喊道:“为什么你能够这样若无其事地原谅我?明明是因为我的原因……明明是因为我的原因才让你受到了不可弥补的伤害!为什么你还能这样若无其事?”

  “我感受不到悲伤或者欢乐了——但我对于你的爱意却丝毫没有减少。”白桦的手臂牵引着艾尔奇亚的脸与她不断靠近:“所以我也说不清楚……但是艾尔奇亚所信仰的人性没有那么简单就会被吞噬,即使什么都没有了依旧会留下残渣和种子——我有一点可以断言,我绝对不会希望你如此痛苦。”

  艾尔奇亚悲伤地注视着自己怀里的少女,深深地亲吻上了她的嘴唇。

  “就是这样,平静下来吧。”白桦像是慈母一般轻抚着艾尔奇亚的头发:“然后回忆起你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艾尔奇亚放声大哭了起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