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平,浪静

文/双鱼漠漠


-1-

地铁的门刚一打开,哗啦啦涌进来一大堆人,原本就拥挤的车厢被塞得更加严实了一些。就像一个已经装满的沙丁鱼罐头,在封装前又被塞了几条进来。

沙丁鱼柳青青被挤到了一个角落里,甚至还因为不注意被挤了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

不过,她根本没在意,也没心思恼怒,她的注意力不在这儿。她的大脑里,现在,只有一条下午收到的微信好友添加申请。

申请添加好友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前男友,赵楠。

两个小时以后,景然也收到了一条好友添加申请。

-2-

今天,景然早早下了班。

出了地铁,原本想直接回家,转念一想,又去了小区门口的超市。

今天是周五,不用急着回家,她想买点儿菜,回家给老公孩子做顿饭吃。

景然平时是很少做饭的,厨房一向是老公的战场。老公如果不做现在的工作,估计会是个好厨师,只要在外面吃过一次的东西,他回家就能照样做出来,味道竟和餐馆里做的不相上下。就因为这个,景然被周围的同事和朋友羡慕得不得了。

其实,景然心里明白,让他们羡慕的还不止这些呢。都说夫妻如脚与鞋,舒不舒服只有自己知道。景然觉得这句话颇有道理。

她今天却有点儿心血来潮,想给老公和孩子做顿饭吃。

景然是个理性的人,在工作中,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是公事公办,不与任何人拉帮结派,也不跟任何人走得太亲近。生活里,她不善于也不想跟谁区分个亲疏远近,对亲戚朋友都一视同仁,不冷也不热。熟悉她的人知道她是理性得近乎苛刻,不熟的人会认为她冷漠。

所以,理性的景然当然理性地知道,自己今天的心血来潮,多多少少是受了刚刚那条好友添加申请信息的影响。

-3-

景然的微信里,附加信息写着:景然,我是度杰。

度杰和景然研究生是一个导师,度杰对景然一见钟情。景然一开始是没什么感觉的,但度杰死缠烂打地追求景然。三年的时间里,不管景然怎么冷漠以对,度杰都不改初衷,始终如一地对景然,热情不减。

三年,一个人始终在自己身边打转转,想忽视都难。不知不觉,这个人就住进了自己的心里。景然这种人,一般人很难追到手,除非有水滴石穿的决心。可一旦令她侧面,被她关注了,那她就是实心实意地对对方的。

爱得深就痛得切,分手后的景然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却已崩塌。

谁也不知道如此理智的景然,竟然也在2012年到来的那天,以世界末日为由让自己冲动了一回。

她在2012年新年的凌晨,跑到度杰的住处。她甚至有些卑微地想,如过和度杰共度一夜是否他们就能复合了。

可后来度杰还是让她走了。

那一夜,景然觉得,自己一生的眼泪都流完了。

-4-

赵楠和柳青青是大学同学。两个人大二在一起,毕业时也没有陷入“毕业即分手”的魔咒,所有人都觉得他们会最终修成正果。没想到,却被一个第三者给拆开了。

赵楠工作后认识了一个同事,成熟、漂亮、性感,会来事儿。柳青青的单纯最终没敌得过成熟的妖娆。七年的感情毁于人人痛恨的小三。

那时候的柳青青简直成了个泪人。每天在上下班的公交车、公司的卫生间、家,每一个地方都洒遍了她的眼泪。动不动就哭,特别容易伤感,还不敢让人看见,自己偷偷掉眼泪。至少有三个月的时间里,不知道什么事情就会刺激到她,眼泪不知不觉就掉下来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觉得自己没出息,错的本来也不是她,可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她觉得,赵楠真够狠的。

-5-

周五的下午,柳青青盯着那条好友申请,它打断了自己原本的思路,项目报告忽然就写不下去了。

她的眼睛在手机和电脑屏幕之间切换了一个下午,却始终不知道该不该点那个绿色的“接受”按钮。

直到下班,微信没处理,报告也没写完。柳青青烦躁地揉乱了头发,不管了,先回家。

地铁上,柳青青怎么也想不明白,当初她那么伤心欲绝地去找赵楠,想要挽回。她始终觉得他们之间还是有感情的,可赵楠却坚决地把她从自己的世界里删除了,一去不回头。

如今,这事儿都过去一年多了,赵楠为什么会忽然加她的微信呢?

难道是要结婚了,来通知我的?

又或许是,和女朋友分手了?又回来找我?

如果是前者,我该恭喜吗?我恭喜得出来吗?我该怎么说?摆什么样的表情?做什么样的回应?

如果是后者,他为什么又来找我呢?想吃回头草?我应该答应吗?

还是时过境迁,往事已成烟,无非是老朋友间的偶然联络?

地铁的报站声惊醒了柳青青的沉思,她没听清具体的站名,只是凭意识感觉快到了。在车厢门打开的空隙,她探头往站台上看去,果然到站了。她来不及多想,赶紧扒开人群下了车,险些坐过站。

-6-

柳青青承认,自己是当初非常爱赵楠的。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但七年的感情不是说忘就能忘的。她清楚自己已经和赵楠越走越远了,可是自己又没有完全整理清楚。否则,她也不会单身到现在。二十七岁了呢。

她紧张,担心赵楠带给她的消息,是她设想的第一种可能。平心而论,她和赵楠之间,她爱得更多,她不愿意接受这种结局。即使不让她去憎恨,起码,她做不到坦然的祝福,尤其是在她现在这种情况下。

她犹豫,如果是第二种可能,她害怕自己的孤独和寂寞会成为她和赵楠之间的一剂助燃剂,旧情复燃。

她更害怕,害怕这种复燃仅仅是自己因为情伤而产生的一种无缘无故的幻想。

至于老同学老朋友的偶然联络,她无暇也无心顾及。

越想越乱,柳青青觉得自己难受极了,那条申请,就像一根扎在她嗓子眼儿里的刺,进不去出不来。

-7-

“叮铃铃”电话铃响了,景然看了一眼,是老公的电话。

“喂,老公。”

“在哪儿呢,下班了吗?”

“在超市。”

“今天这么早下班?”

“嗯,所以打算买点儿菜回家给你和宝宝做饭。”

“你能行吗?不行等我回家再做。”

“没问题,你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嗯,要不排骨吧。哦,对了,咱们宝宝爱吃藕,给她买点儿。”

“那行,正好给你俩做个莲藕排骨汤。”

“这主意不错。你买完早点儿回家吧,我再过半小时也到家了。”

“好,那我挂了。”

挂了电话,景然觉得神清气爽。如果说之前她还有一些隐隐的不安的话,现在听见了老公的声音,她反而变得坦然。

景然的心曾是一块石头,被度杰焐热了,又晾凉了。于是她把自己的心变成了一块寒冰。可谁知道,后来又遇见自己的老公,这回老公把她的心焐化了,她的心融在了老公的怀里。所以,她在别人那里已经没有心了,也就无坚不摧。

她觉得自己无需多想,毕竟也不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了,如果在没结婚之前,她收到这样的信息,内心或许还会起一些波澜。

而现在,她不用担心或害怕什么。生活给了她疼痛,也给了她沉淀,让她学会成长。现在,她拥有踏实的生活,老公,女儿。她索要不多,这些足够,足够让她在滚滚红尘里获得安稳。这些,也足够让她在无尽的生活纠葛中理清,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什么可以在意,什么可以不置可否。

前任不过是前任,加个微信而已。他对于自己来说,也和周围的张三李四王五没有任何区别,故意不接受邀请,反而显得自己不够大气,日后再与同学们见面,反而不够坦然。

已经过去三年半,或许,这会儿度杰也是有家有室的人。对彼此而言,也不过是个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景然在生鲜区拿了排骨,在蔬菜区拿了莲藕,又买了一些零食啊七七八八的。在排队结账的间隙,她点了一下那个绿色按钮。

-8-

柳青青回到家没干别的,上上下下把屋里打扫了个干干净净。

她拎着两大袋垃圾等电梯的时候,景然从电梯里走出来。

柳青青调整表情,尽力显得如往常一样,和自己的邻居打招呼。

“景姐,回来啦?”

“是啊,青青,扔垃圾啊。”

“对,周末了,把房间打扫一下。”

“你真勤快。去吧,我先回家了。”

说完,景然走到自己门前,打开防盗门,又“咣当”一声关上了。

进了电梯,柳青青暗自神伤。她忽然羡慕起景然来。她想,今天的事,如果换做景然,她会怎么做呢?是毫不犹豫地拒绝还是坦然无谓地接受呢?

如果我是景然的话,或许会选择后者吧。毕竟,拥有爱自己的老公,稳定的事业,可爱的孩子,没有经济压力,没有琐事烦心。外界根本无法对自己形成干扰,前任添加个好友,真的没什么。

扔完垃圾回来,柳青青喃喃自语。可惜啊,柳青青,你不是景然,生活给了她沉淀,让她什么都不缺。你现在一无所有,住的地方是租来的,男朋友也没有一个,生活中,还有那么多的不确定。

柳青青觉得很不安,她羡慕景然的风平浪静,安稳富足,她希望多年以后的自己,也有着景然这种对生活泰然自若的状态。

可是现在,一条好友添加申请把她折磨得坐卧不安。她在沙发上折腾了半天,又不自觉地拿起了手机。

她悄悄地,打开了微信,手指伸到了屏幕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