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早晨的秘密

       六月的广州,天气潮湿闷热。

       早高峰的地铁拥挤如春运。车厢里很安静,除了呆板的报站广播外,没有别的声音。人们默默地看着手机或者闭目养神,为即将开始的一天的辛劳积攒着力量。我扶着柱子挤在人群中,也陷入了昏昏欲睡之中。

       在某一站停车上客时,我模糊地扫了一眼门口。人流汹涌中,一个佝偻的身影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个身材矮小的老婆婆,弯着腰,瘦瘦的。她大概患了某种病,皮肤非常白,连稀疏的头发也是浅浅的金色。她被人流裹挟着向我的方向移动,最后在我的身旁停住了。人流还在推挤,我本能地用手臂环在她的身周,悄悄用力,掤住来自各个方向的挤压,尽力为她圈出一个小小的空间。

掤:此处念pěng,意同捧。太极拳的专用术语,是太极拳的母劲,即基本劲。

       她的矮小超过了我的预期,我低下头只能看到她浅金发丝的头顶,但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我有点紧张,像偷偷涂了口红的小女孩一样有点害羞。可是她似乎并没有察觉我的小动作。她安静地立着,慢慢地完全靠在了我的身上,没有犹疑没有局促,安心得像是靠着自家的墙壁。

       我怜爱地看着她,无声地笑了。也许,她真的毫无察觉。脸上紧张的羞红慢慢褪去,手臂的力量更加坚定。我安心地环护着她,心里洋溢着淡淡的喜悦。拥挤的车厢也变得温馨起来。

       不知道过了几站,臂弯里的她突然仰起脸,微笑着对我说:“你是好人,将来会有很多福报。”我的脸一下子红了,不好意思地笑着,轻声说:“谢谢。”

       车厢里突然掠过一阵清凉,悦耳的报站声响起,一群年轻人说说笑笑着涌入,四周一下子生动起来。她用温暖的手摸摸我的胳膊,回过头依旧安心地靠着我。一股暧流从心底涌起,我深吸一口气,抬起头,依旧撑着臂轻轻环卫着她,也环卫着属于我和她的小小秘密。

       那个早晨的秘密,是我那一天最美好的开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