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往事(原创连载)10

二十年后,小丁香研究生毕业了。她心里埋藏着一个心愿,那就是到她的出生地看一看,朦朦胧胧的记着在她家门前不远处有一片枣林。那时候奶奶拿着一支竹杆,胳膊上挎着一个小巧的蓝子,一会时间便打了满满的一蓝子枣。奶奶顺手递到她手上一颗像玛瑙一样的小红枣。“香香,枣子甜不甜啊!”

“甜,真甜!”小丁香幸福的小脸充满了欢乐。

时光一下子进入了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即2020年。她想看一眼奶奶,可每当提起那个村镇,就会深深地触及母亲心底里的痛。母亲从未给他提起过那里,她知道那块伤心地给母亲心理造成了太多太多的伤痛。

“妈,我想独自一个人看一看那个曾经的家。”女儿张大眼睛等待着雨洁的回答。

“不,你不去,一个女孩子驾车多不安全啊!”

雨洁说完后,又迟疑地看着女儿,丁香的眼里充满了期待,她犹豫了。

车子上路了,雨洁望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树木,草地,心里泛起了一丝丝的苦涩,二十年了,转过头只是匆匆的瞬间。

安平镇到了,她们家的小楼早已不复存在了,现在已经变成了安平镇镇政府了。

再往前走二百米,就是以前的老宅,墙头看样子是被雨水冲倒了,院子里荒草萋萋,几只花猫嗷嗷的叫着,像是婴儿的哭声。斑驳的木门上那把早已锈迹斑斑的铁锁,孤零零的挂在上面,这老屋早已失去了人的气息。

看着女儿丁香眼里噙满了泪花,她也有点哽噎!

“走吧,闺女,这里再也无牵无挂了!”

刚走到车门前,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雨洁妹子,来了咋也得到家吃顿饭再走啊!”

雨洁转过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给自己家盖房子的闫小六,现在佝偻着身子,头发也有了些许的花白。

中午时分,饭桌上闫小六讲起了自从雨洁走后,杨家的是是非非。

那是一九九九年的春节前夕,杨红林因拖欠农民工工资,卡车拉来了二十多条汉子,将你们家的小楼团团围住,把大门砸开,又把窗玻璃砸了个稀碎,扬言不给钱,就把姓杨的弄死。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用抵押贷款的形式转让给了镇政府,这才算平息了那场风波。

杨红林毕竟是个能人,后来又组织了一批人,把工程干的是风声水起,最辉煌的时候也要有百万家资,那时候的杨红林走路都是横着走,看见村里的人爱理不理。

在这期间,勾搭了一个有夫之妇叫吴玲娜的女人,由于对这个女人的信任,财政大权都交由这个女人管理。

杨红林嗜酒成性,长期不节制的生活,最终因中风倒下了,吴玲娜也卷钱走人了。杨老太因儿子的离世,也过度悲伤地走了。

闫小六说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人啊,千万别狂。人狂必有祸,天狂必有雨!”

雨洁从街上买了些纸钱,在小六的指引下来到了杨家祖坟。丁香点燃了纸帛,那烟雾随风而荡,顷刻间就灰飞烟灭了。

几只老鸹哇啦哇啦的从老槐树上飞过。雨洁和丁香默立在坟前,抬头望了一眼天边那如血的残霞。(完)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