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日记:《穆斯林的葬礼》

阅读时间:2020.9.27~2020.10.23

作者:霍达

以下是作者简介



以下是内容简介



文字组织能力差,还是拍一下书上的上传来得快些(也有参杂懒性的原因滴)。

不过,既然阅读完毕了,还是需要自己组织些文字稍微记录一下,才对得起自己花了快一个月的时间看完。

本书以韩子奇的一生和韩新月的爱情故事两条主线双管齐下贯穿整个内容,最终两条线索又汇聚在一起。作者的这种写作技巧,让读者有种追剧的感觉,恨不得一口气读完,又舍不得快速读完,因为太过于精彩,想要慢慢品。

我把这两条线索分别记录。

韩子奇,小时候是个流浪孤儿,没有名字,只知道自己姓韩,被朝圣者吐罗耶定巴巴收养时,给取经名为“易卜拉欣”。跟着吐罗耶定巴巴一路向西朝圣,路过奇珍斋化缘时,被奇珍斋主梁亦清的手艺——琢玉所吸引,便请求留下学艺。因此师傅梁亦清请教玉王老先生给取名为:韩子奇。

梁亦清育有二女,大女儿叫梁君璧,小女儿叫梁冰玉。由于没有儿子,手艺传男不传女,加上韩子奇是个聪明乖巧又忠实的徒弟,梁亦清把手艺全传给韩子奇,韩子奇也不负师傅所望,很快就学得师傅毕生手艺,成为梁亦清的左膀右臂,也是奇珍斋的顶梁柱之一。

天有不测风云,不料一场劫难正降临奇珍斋。梁亦清接到同行汇远斋主蒲寿昌(他不会琢玉,是个买卖玉的生意人)的大单子——三年时间按一副《郑和航海图》琢成一块玉。蒲寿昌找他琢玉,也正是没有人的琢玉手艺更胜梁玉清了。他要以昂贵的价格卖给英国人沙蒙·亨特。

梁亦清三年时间只专注于琢这块玉,家里作坊的事全靠韩子奇撑着。眼看着期限快到了,琢玉也到了画龙点睛的阶段了,梁亦清更是小心翼翼的琢着,生怕败一笔,毁了这神圣的作品。

由于太过专注太过劳累,梁亦清的身体吃不消,又不放心把剩下的工序交给徒弟去完成,尽管此时的韩子奇完全能够胜任此任务。他还是坚持自己完成,但还是没能扛过身体,琢玉晕倒时顺带弄断了郑和手上的剑,醒来时知道玉毁了就急火攻心吐血而亡。

奇珍斋遭此大劫已是很不幸,可祸不单行,蒲寿昌尽管知晓梁亦清因此而亡还是假惺惺来吊唁,其目的就是要奇珍斋索赔。梁家不但倾家荡产了,连梁家唯一能依靠的韩子奇也归蒲寿昌门下。梁家只剩孤儿寡母家三人,靠大女儿梁君璧开茶铺为生。

梁君璧不理解韩子奇的做法,觉得此时此刻韩子奇离他们而去是忘恩负义的汉子,但还是由着他去了。其实,韩子奇去汇远斋是有他的目的——学习蒲寿昌的生意经。他在汇远斋很低调,谨小慎微地默默做个琢玉的匠人,暗地里已经把蒲寿昌的生意经摸了个透,还习得英文。他用三年时间把梁亦清未完成的《郑和航海图》重新琢了一块玉,在作品底部刻上梁亦清韩子奇的名字,目的就是让买主找到手艺精湛的匠人。

当买主沙蒙·亨特找上门来,想见一下这两位匠人时,蒲寿昌还蒙在鼓里——沙蒙·亨特怎么知道这两个匠人。韩子奇在亨特的帮助下,回到奇珍斋,重振旗鼓,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忘记师傅梁亦清的夙愿。

直到回到奇珍斋,梁君璧才明白韩子奇为何跟着蒲寿昌走。梁君璧主动让韩子奇娶她,这样一来梁家孤儿寡母的就有了依靠。韩子奇也不负梁家所望,成了风靡时代的玉王,无人能比。在儿子天星百天举办了三天的玉展,让玉行的同僚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玉王”的称号他当之不愧。

要不是战争,奇珍斋也许顺风顺水的发展下去的。可天不遂人愿!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北平也威威可及,韩子奇对战争是没有办法的,可他无论如何也要保护他拼搏了半辈子收藏来的玉,他视这些玉比他自己生命还要珍贵。

亨特建议韩子奇跟他一起回伦敦,可梁君璧不走,她舍不得走,也放不下好不容易挣下这个家业,她宁可死也不走。无赖韩子奇带着那些玉跟着亨特上了船,在船上才发现正在燕园上大学的梁冰玉偷着跟来了(其实此时的冰玉正遭感情受挫——恋人是个叛徒),她是想远离家乡去疗伤的。

在伦敦,亨特帮韩子奇举办了玉展,韩子奇也在亨特玉行里帮忙,而梁冰玉则考上剑桥大学。伦敦生活虽然平稳但也难免生出寄人篱下的情感,韩子奇时刻惦记着北平,惦记着家里的一切。

他不知道家里正面临着一场劫难。

韩子奇临走前把玉行和家里全托给忠实的掌柜侯凤山。为了更好照料店铺与韩子奇妻儿,侯凤山一家四口人搬到博雅宅住。侯凤山主外,其妻子主内,照顾着梁君璧与天星。由于战争,民不聊生的,玉行生意很难维持。

梁君璧是个很泼辣的回回族女性,她觉得是老侯没有尽心料理生意,自己找了几个贵妇在店铺打麻将,目的是想这些贵妇买些玉饰。第二天当老侯向她报告说店里丢了一只价格不菲的玉戒指时,她不分青红皂白的诬陷老侯,是他拿了去。老侯气得携带妻儿离她而去。

此时蒲寿昌又招收他为店员,老侯没有办法为了生计只好在他手下干活。一天忽然发现警察长手上戴着就是奇珍斋丢失的那个戒指,于是老侯向他借了去向梁君璧洗刷清白。原来正是那天与梁君璧在店铺打麻将的警察情妇偷了去,真相大白后,老侯老泪纵横,过于激动,三天后就含恨而死。

老侯死后,奇珍斋也彻底倒闭了,有人收购了它——蒲寿昌委托人购买。把玉行卖掉后梁君璧才知道买主就是死对头蒲寿昌,悔恨都来不及了。

在伦敦的韩子奇无时无刻挂念着北平的家,写了很多家书都杳无音讯。最后写了封是寄到店铺给侯凤山的。不料这封信却落到了蒲寿昌的手里(老侯已死,店铺已被他收买了)。蒲寿昌担心韩子奇回北平,就模仿了侯凤山的笔迹写了封回信,诉说家里的一切被战争给糟蹋了,君璧与天星跟着大姐(天星百日那天拾来的奶娘,战争让大姐的丈夫和儿子都不知所向)投奔乡下亲戚也不知所踪了。收到这信,韩子奇与冰玉悲痛欲绝。

伦敦的太平日子也没过多长,战争还是打到了伦敦。亨特的儿子奥立弗在一次防空警报中没躲过子弹而身亡,此时又收到假老侯寄来的信,双重打击,击倒了梁冰玉。在异国他乡对她穷追不舍的,对她百般好的男人说没就没了(要不是上次的感情被骗,冰玉会接受奥立弗的爱情的),家里的至亲又不知所踪,梁冰玉陷入了绝望中。是姐夫韩子奇唤醒了她,两人日久生情,在国外就结为夫妻。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尽管北平的家已经不存在了,韩子奇还是带着妻女带着那些玉回国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见到家的遗骸。意外的是,门里面的旧人一个都不少的,妻子梁君璧,儿子天星,大姐都还在。丈夫面对妻子,无法启齿与妹妹冰玉的事,妻子面对丈夫,无法交代侯凤山冤死与店铺的事。

事实摆在眼前,总归要面对的。摊牌后,姐姐君璧容不下自己的胞妹,无赖冰玉忍痛割爱,把女儿韩新月留给丈夫韩子奇,孤身一人远走他乡。

回国后的韩子奇由于会鉴别玉器被选去政府机关工作,养家糊口,直到大姐和新月去世前,日子还算是平稳。1967年,侯凤山的儿子带着红卫兵到博雅宅抄家,收藏了一辈子的,拿生命保护着的,藏在密室的稀有玉器被充公了,连偌大的博雅宅也只留前院三间房,供祖孙三代人住,其余的都充公了。至此,韩子奇才知道侯凤山的死因。他一下子就病倒了,不久就长辞人世。

韩子奇平反时,政府要用购买方式把那些古代玉器收藏到博物馆里,但天星没有要政府的一分钱,全部捐送给政府。

冰玉离开三十三年后,回家探望女儿新月,才知道家里发生的变故,她心心念念的亲爱的女儿的生命就定格在19岁那年。

现在来说说韩新月的爱情故事。

韩新月出生在国外,英语讲得非常好。从小就非常认真学习,唯一愿望就是上燕大(北京大学)英语系。从小到大,特别懂事乖巧,爸爸哥哥还有姑妈(就是上面提到的大姐)都超级疼她,唯独妈妈对她不冷不热的。她不明白妈妈为什么对她这样,隐约感觉爸爸妈妈每次吵架总跟她有关系。

新月如愿上了燕大英语系。第一天去学校报到就碰到了班主任楚雁潮老师,新月误把他当作是同学,因为楚雁潮太年轻了,他是刚从燕大毕业不久被他的导师(教授)留校任教的老师。第一次见面,韩新月就以一口流利的英语与楚老师交流,让楚雁潮对她印象深刻。

不用说,班上16个同学,学霸非韩新月莫属,英语水平没能比得过韩新月。楚雁潮非常器重这个同学。一次偶然的机会,韩新月发现楚雁潮老师在翻译鲁迅的作品,准备出版。原来年轻的老师是这么有才华,新月打从心底敬佩着韩老师,立志毕业后也像韩老师一样,为文学做贡献。

但是天不遂人愿。韩新月得知父亲摔跤进了医院时,着急上火,快速跑到医院见到父亲时自己却倒下去了——被查出心脏病。因为这个病不得不暂时停学,在家养病。刚开始医生还说通过手术可以治疗,只要身体不要出现其他的症状。然而,因为哥哥结婚,娶的又是自己的闺蜜,新月高兴跟着去迎亲,结果感冒发烧了。因为发烧,她的心脏越发严重,已经不能做手术了,而且也没有其他办法可以治疗,只能保守治疗——也就是新月的日子是倒计时进行的。

大家都瞒着新月。新月盼望着赶紧手术,手术后就可以回归学校上课了。和家人一起关心新月的还有韩雁潮老师。每到医院探视时间,韩老师即使在忙也都赶来看望韩新月,跟她说说学校的事情,让她觉得同学和老师并没有把她忘记。

得知韩新月的病医生已经无能为力的时候,楚雁潮对新月表白了,这让新月更是对生活充满着希望。她坚信等自己做完手术就能痊愈,就能把学业完成,就能和楚老师并肩工作。

可最后还是知道了自己的病已是无药可救了,新月心灰意冷,回想住院生病期间唯独母亲梁君璧没像其他家人那么关心自己,就向姑母询问她是否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姑妈被她这么一问惊吓到突发心梗而死(其实姑妈心脏有问题已经很多年了,只是没人在意她)。

姑妈的突然离世再次刺激了新月,在她向父亲韩子奇询问自己的身世后,怀着幼年时亲生母亲温柔的笑容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新月的亲生母亲梁冰玉回国后去坟墓见新月时,遇见楚雁潮在墓前为韩新月拉小提琴,他演奏的是《梁祝》。

本书中详写了韩新月的葬礼。让我们见识了穆斯林的葬礼,是多么的神圣的。

梁君璧是典型的回回族女性代表,泼辣、伊斯兰教的忠实信仰者。不能容忍自己的妹妹,切断儿子的爱情,阻止女儿的恋爱,绝大多数原因都是来自骨子里的信仰问题。

韩子奇一生追求玉,到头来玉也不属于他的。内心深处悔恨自己没能跟着巴巴一起追求自己的信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