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的鱼记得你

001

九月上旬,北方的天气极宜人,不冷不热,不浮不躁,树叶儿还留着几分绿意夹杂在金黄里,舒适的紧。可这座女寝里却热闹到了极点,往常虽也闹,却不至这般闹腾,连空气似乎都热了几分,这般气氛是因为一个人,一个叫做郭子扬的男人,他回校了。

管院向来男友平衡,姑娘们也不至于见到男生就脸红心跳,可郭子扬其人,在重姑娘心中那里是人类,分明是神,是大神,是男神。管院神话,天之骄子不是说假的。

自古才子便易得佳人倾心,何况郭子扬一副浊世翩翩佳公子的的模样,一个男人有三分才气便让人心向往之,何况一个才貌均有九分的男子?

他大二那年便公费留学,半年时间拿下了ACCA资格证,明明已经一年不在校,可连大一新生都知道这所学霸云集的校园里,若说在校生中只有一个神,非他莫属。

而就是这个人,交换期满,回了这座校园,还在校园学习的女生们谁没有偶像情节呢?郭子扬完美如斯,年轻的女孩子们自然躁动起来,连以学霸寝室著称的302室里的大二女生们也没能免俗。

002

何茜菲情绪激动,双手按着胸口,脸颊绯红,“郭子扬回来了啊!是郭子扬啊!男神啊!他当年雅思考了8.5分啊,而且据说现在的英语系第一才子隋磊学长,当年考托福前就是请他辅导了两个月,所以才考了118的高分啊!”

“菲菲,淡定淡定啊。”姜笙摇了摇头,“而且你这话言不符实,隋磊哥的英语本就极好,高考就拿了满分,大学又勤加修习,自然差不了。”

苏雨瑶跳下床,“我知道你和学长关系极好,可是跟一个骨灰级迷妹计较就是你的不对了。”她捧起姜笙的脸,“既然你和隋磊学长熟,学长又和子扬学长是旧识,那你和子扬学长?”

雨瑶这样一出,连在卫生间里刷牙的吴贝贝都蹦了出来,三个人全都挤在姜笙面前,一副“你不老实交代试试看”的神情。

姜笙扶额,“真受不了你们啦,我确实是认识郭子扬的,不过除了过年的时候他给我家里打电话问了好,他知道我在这儿上学之外就没什么联系了,我们两个连彼此的电话号码都没留。”

“说起来我和他上次见面还是我上初中的时候,后来我爸爸调任,我也就换了省份上学,隋磊家伯父和我爸爸前后脚调任,而且在一个城市,住的也近,小时候我适合子扬哥哥关系更好些,后来便不怎么联系了。这么多年没见,他都未必认得出我了。”

菲菲点了点姜笙的额头,“你就不知道近水楼台先得月吗?男神啊!那是男神啊!比大熊猫还珍贵的珍惜资源啊!你竟然还不联系,还有没有天理?”

几个人都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姜笙,姜笙服软,答应请她们吃糖醋排骨赎罪。

003

“阿笙,我突然想起那个人可是亲爱亲爱又亲爱子扬学长啊,糖醋小排怎么能够呢?得加上咕咾肉和大盘鸡才行!”菲菲看着今日菜单,一副假装受伤的样子。

“你们随意,能缓解你们心头之痛我就谢天谢地。”姜笙轻笑出声,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饭卡给你,你们先去排队,我到那边接个电话。”

姜笙拿出手机,是隋磊,“这个点儿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隋磊和她常有往来,可饭点儿打电话还是第一次,以前就算是约饭,也会提前一天电联,好让她把时间空出来,姜笙有些奇怪。

手机里传来笑声,“丫头,你子扬哥哥刚跟我说了他今儿去哪吃,别说哥哥不帮你啊!这可是第一手情报,哥哥告诉你啊,他……”

本来安静的周围突然的嘈杂了起来,电话那面的声音听不清楚,她想换个地方打电话,一转身却撞到了人,她刚要开口道歉,那个人却说话了,“小姜笙,好久不见。”

她有些愣住了,“子,子扬,子扬哥哥。好,好久不见。”

004

姜笙迷迷糊糊的被郭子扬揽着肩去和室友告别,被他开着车带到校外的一家餐馆,服务员请她点菜时她还在愣着,本来坐在她对面的郭子扬起身,轻轻握了握她的手,轻笑,“小笙,点菜。”

“哦。”姜笙点了点头,“西芹百合,鲫鱼豆腐汤,蜜汁山药,银耳羹,竹笋炒鸡胸肉,剁椒鱼头,红豆沙……”郭子扬笑着打断了她,“小丫头回神了,是让你点菜,不是背我喜欢吃的菜谱。你确实我们两个人能吃这么多?”

郭子扬拿起另一份菜单,“不好意思啊,狮子头,猪肉土豆丝,热红豆沙,这些在这里吃。糖醋排骨,锅包肉,狮子头,东坡肉,再加两个清淡解腻的小菜,晚上送到A大C3宿舍302。”

“子扬哥哥,我,我吃不了那么多的。还有,你,不是不爱吃猪肉的吗?”姜笙有些惊讶,抬头询问。

“带给你室友的。至于猪肉,原来确实不怎么喜欢,可这些年,饭桌上没猪肉却吃不下饭了。”郭子扬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你知道为什么吗?”姜笙摇了摇头。

郭子扬看着她的脸,“曾经有个小姑娘几乎是每天跟我在一起吃饭的,她爱极了这两道菜,可后来她走了,我想她联系她她也不理我,我跑去找她却看见她对着别的男生笑靥如花,那个男生和她口味相同。那天我醋了,那个小姑娘没看到我,我就去了机场回了家,第二天到家后便开始吃猪肉,如今吃得久了,也就习惯了。”

姜笙怔住了,“你说的,是,我?”

005

郭子扬看着面前不敢置信的姜笙,有些失神,这个姑娘,是他看着长大,心心念念了许多年的女孩儿,当年她离开,他表面镇定,笑脸相送,可内心有多难过,只有他自己知道。

“是啊,不然还能是谁呢?”郭子扬依旧笑着。

“子扬哥,我能也讲个故事吗?”姜笙看着他,他点了点头,“有一个男孩,大我三岁,我对爱情这两个字尚且懵懵懂懂时,曾对着他背过许多情诗,他却没有反应。后来我离开他,我离开他许多年,却始终不曾忘记他的眉眼,他的习惯,可是,我到处打听他的联系方式,鼓起十二分勇气给相隔千里的他打电话时,他除了节日问候便多说一句都不肯,我以为他厌了我,却还是读了他的大学,我以为这样我就能见到他,可是我没有,我来的时候他已经离开,甚至他的归来,我都是从别人口中得知,这个人,如今就坐在我对面。”

郭子扬用指腹抚摸她的脸颊,她觉得有些湿意,才知道自己哭了,拿纸巾擦了擦脸,“抱歉啊,子扬哥哥,我失态了。”她吐了吐舌头,“不过子扬哥哥啊,你怎么认出来我的?我瘦了好多,和小时候可不太一样呢,难道是隋磊给了你照片?”

“小笙,别转移话题。子扬哥哥喜欢你,喜欢了许多年,看到冰淇淋会想你,吃红豆沙会想你,喝水会想你,你说怎么认出你来的?不是靠照片,而是感觉。我心里若是养了鱼,都会把你记得清清楚楚,绝不会忘了。姜笙,咳,你要不要同我爱一回,对你,我一定是从一而终的。”

姜笙的眼瞪的极大,脸红的滴血,服务员恰好上菜,解了几分她的窘境。

006

一顿饭吃完,姜笙看着郭子扬,“子扬哥哥,我心里的鱼也记得你,我想试着,同你欢喜一回,一次一生的那种。”

子扬笑的开怀,紧紧抱住了姜笙,“这一次,你随意离开,只是,需得带着我出发。”

子扬停好车后牵着姜笙的手,送她回宿舍,隋磊在路上堵了他们,吊儿郎当的吹着口哨,“你们两个,矫情磨叽了这么多年,终于捅破了这层纸,什么时候该请小爷喝酒,记得告诉我一声,小爷得是证婚人啊!”说完,用力的抱了抱他们两个人。

子扬捶了隋磊肩膀一拳,没用什么力气,“你就是当了证婚人也得随份子钱,还有,以后少对你嫂子动手动脚的,注意避嫌。”

“哈哈,让我叫小丫头嫂子怕是不易了。她啊,这辈子都是我妹妹,不过,你们两个在一起,我觉得今晚月色都美上几分。”

姜笙“切”了一声,犯了个白眼,“磊哥,现在这个时间段,我们正常人叫黄昏,在西面带着红霞的那个,我们都叫它太阳,或者落日。”

三个人在落日的余辉里哈哈大笑,隋磊有句话说的没错,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了这件事,让人觉得景色好看了许多,甚至空气都甜了几分,他们甚是爱着彼此,每时,每刻,每分,每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尽管我们总说,人贵在自知,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讲,辞职可能是非常残忍的。
    陈浮生2阅读 41评论 0 0
  • 如果不是摄影师,他们不会在意那么多条条框框,他们没有那么多的规矩,他们按照自己所喜欢的方式,将所向往的生活来用一颗...
    咸鱼与梦y阅读 50评论 0 0
  • 世界上的“另一个我”,陌生人惊似“双胞胎” 续相关纪录片报道,找来了7对陌生人拍摄,然而他们一对对看上去就像双胞胎...
    另一个我GO阅读 231评论 0 0
  • 首个「人情食物」公众号:食色斋志异。味觉是人间的档案馆。 社群聊天,闲闲散散,稀松平常,大家聊起了「水果」,天南海...
    蓝带怪厨子阅读 705评论 0 0
  • 在格兰特中尉的机组中有一个第一次参加任务的新兵斯坦利,此次他担任轰炸机的后射机枪手,他要为这架轰炸机保驾护航。 正...
    鲁登道夫阅读 15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