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别的演出2(五十四)

96
黑玫瑰先生
2018.02.12 14:04 字数 1353

(五十四)

今天,是老板的葬礼,是暮雪此生第三次参加这样的葬礼,也是亲眼看着自己的朋友离自己而去。但这一次,暮雪的心里没有之前的悲痛,而是至深的平静,但他还是穿着那件西装,如约来到了白色墓地。

奇怪的是,今天他想起了晓云,当年,她的骨灰被洒在了长江里,但现在,都只留下了一块墓碑,除此之外便没有了任何的留恋。暮雪来到了墓地,他第一次看到老板的家人,他唯一的亲人,也是他此生的挚爱,他漂亮的女儿。

那天,暮雪没有上前道别,一直躲在树下,默默地看着人群离去,最后只剩下了他的女儿,暮雪原本准备虽别人一起离开,但他不忍心看那位小姐独自悲伤。她转过头,和暮雪四目相对,她的眼里满是伤感。

暮雪撑着那把雨伞来到了她的面前,刚想说些什么,她就认出了暮雪:你是暮雪,是他的朋友。她没有说父亲,或者尊称他为先生,或是别的什么的,而只是用了一个他字。这让暮雪感觉非常奇怪。

“你是怎么知道的?”暮雪笑着,他感觉非常好奇,虽然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还是对那保持着最基本的好奇心,还有特有的礼貌。

“他经常提起你,我还看过你的演出。”暮雪努力回想着,可他怎么都想不起,自己见过这样一个女孩。“是很久之前,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笑着说着,但暮雪却陷入了沉思,那是,晓云应该还在,自己也只是一个小孩子。

“对于这件事情,我很难过。”暮雪客套地说着,但她却又一次笑了,似乎并不对此感到悲伤,但她的脸上依旧是那种复杂的表情。

“我父亲常说,不要为任何事情感到悲伤。”直到此时,她才说出了父亲那样的词汇,不知道是不是暮雪多想了,这些话似乎是她特地说给自己听的。

“是啊,他说的没错。”暮雪抬起头朝着远方看去,在微雨之中,整个墓地一片朦胧,他把自己为他准备的一封信,放在了那白色的墓碑之前。

和之前一样,在心里,他吐露了一些自己最想说的话,无非是一些对他的思念而已,随后,他朝着外面走去。看来在那个清晨,他又要独自面对了,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女孩却跟着他走了出来。“我想要聊一聊吗?”她这样说,让暮雪感到非常意外,按理说,她应该对自己的事情无所不知,但她却还是那样随和,和安娜的态度截然不同。

暮雪点了点头,和她一起走出了墓地,那天,他们一起走在晨曦中的街道上,雨水终于停息,一道火红的朝阳洒在这城市的上空。但暮雪一时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知不觉,他们来到了老板的咖啡店。

就连暮雪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来到这里,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命运的话,那就是生活中的种种巧合,有些事情就连自己也说不清楚。暮雪站在门口,看着那光影之中的一片黑暗,门口的封条清晰可见,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个女孩却对暮雪说:不想进去喝一杯吗?说着便撕掉了封条,跑进了店里。

那真是一个神奇的女孩,暮雪一边那样想着,一边跟着她走进了店里,自从上一次之后,他已经好几天没有来过这里,他一度以为,自己终究还是会忘掉这里,忘记那些过去的事情,但她却似乎不那样认为。、

站在咖啡店的中央,暮雪看着那个女孩打开了吊灯,那炫彩耀眼的灯光又一次把这里装饰一新,仿佛根本就没有被时间改变。暮雪感觉有些恍惚,他坐在了那最爱的位置上,看着那个女孩。

她问暮雪要喝些什么,暮雪支支吾吾地说,自己想要一杯美式,暮雪已经很久没喝咖啡了,他几乎已经忘掉了那种味道。但随着那个女生熟练的手手法,那熟悉的味道又一次在空中扩散开来。

��

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