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 记忆,抹不去3:相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序和目录

第2章

宿舍门口的木棉花和紫金花迎来日出又送走日落,胜男和李静一起上课,食堂,俨如两个亲姐妹。

转眼,上学期就要结束了,同学们谈论最多的除了各科的考试成绩,就是哪种抢票神器更好用了,而胜男却在到处找兼职。

放假的时间到了,舍友们拉着大大小小的行李箱奔向了车站,一声声的道别,刺痛着胜男的心,胜男情绪低落的收拾着她们留下的残局,一遍又一遍的墩了地,活还是干完了,心也空了,静静的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

李静悄悄的走到胜男身后,从她耳边探头看看:“什么也没有啊,怎么这么入神?”

胜男一愣:“啊,吓我一跳!”

李静哈哈的笑着:“姐,你看什么呢?”

胜男扭头做到铺位上:“什么也没有,你怎么还不收拾收拾回家?人家都走了,你这半天跑哪去了,也没看到你人影?”

李静偷笑:“哎啊,我有秘密事宜,刚刚结束,本小姐也准备打包回家。”

李静爬上铺位,收拾着:“姐,你什么时候走啊?哦,对了,从来也听你说起你家,你家远吗?”

胜男望望外面的天空:“远,很远,我不回去了。”

李静从上铺跳下来:“啊,你不回去过春节啊,那,那你父母不想你?你不想他们?”

胜男看了一眼李静,走出宿舍,去了厕所,在她看向李静的那刻,李静好像看到了忧郁和泪花。

胜男躲在厕所里,偷偷的看着李静是不是离开,她打算李静离开后自己再出来,避开这尴尬的聊天。

李静收拾好东西,手里摆弄着自己的手机,坐在铺位上等着胜男,一等不见人影,二等还是没回来,李静跑到厕所里喊:“姐,姐”。

胜男没办法了,低声应着:“静儿,我马上好”,眼角红着从坑位里出来,李静上前:“姐,你怎么去这么久?我以为……”

胜男避开李静的眼神,挤出一丝微笑:“静儿,我没事儿。”

李静拉着胜男的手:“你没事儿,我有事儿,姐,你一直连个手机都没有,你瞧,这个送给你。”

李静说着,把手机塞到了胜男手里:“你别嫌旧啊,就是我用的那个。”

胜男看看,又塞回李静手里:“静儿,我拿它没用。”

李静大声:“让你拿着就拿着,什么没用,最少我能随时找到你啊,你也可以……。”李静本来想说:“你可以随时打给你父母啊,家人啊。”想起刚才的那幕,又咽了回去。

胜男手不停的撮着手机,好像是有些烫手似的,李静看着她:“嗯,这就对了吗,我无聊时可以打给你啊,对了姐,咱俩还没一起去逛过街呢,走,给你买卡,顺便逛街。”

说着拉起胜男,奔出了宿舍。

街上,高楼大厦,时尚男女,李静拉着胜男走进营业厅,办好卡,又转弯进了边上的商场。

玲琅满目的商品,胜男有些目不暇接,东瞟一眼西瞟一眼,她自己是从来没有进过商场的,自己买衣服都是去市场的摊位,李静拉着胜男吃了台湾的沙冰,喝了鲜榨的果汁,胜男就在不停的推脱,不停的说:“不用,不用,我不吃,我不渴”中,感受着这大都市的奇特味道。

临近黄昏,李静拉着脸上露出甜蜜的胜男走出商场:“啊,天都快黑了,干脆,我们俩今天买点东西吃,我明天再回家,我俩聊个通宵。”

胜男第一反映:“你通知你家里了吗?”

李静笑着:“姐,马上,马上打电话。”

李静打完电话,拉着胜男来到校门口的摊位前,买了炸鸡,薯条,桶面,走到便利店时,对着胜男一脸坏笑:“姐,你等会儿我。”

出来时李静拎着个袋子,胜男看看她,看看她手里的袋子:“你买那么多饮料干嘛?”

李静笑笑;“走吧,你不懂。”

进了宿舍,李静关好门,拿出吃的,又打开超市的袋子:“姐,是酒,哈哈哈哈,还有我最爱的榴莲。”

说着拿起一块放进嘴里,袋子打开的那刻,榴莲的那股特殊味道,立刻充斥了整个空间,胜男用手不停的在鼻子前扇着:“这是什么味啊,这你也能吃下去。”

李静拿起一块,拽住胜男就塞进嘴里,然后乐着:“不咀嚼它,你永远不能明白它的奥妙,我保证你会爱上它的。”

胜男通红的脸上,表情一点点舒展:“嗯,是啊,闻着那样,不过吃着还是挺好吃的啊。”

李静摆好菜,找来两个杯子,砰砰两声,打开了两瓶啤酒:“来,姐,我们今天聊个痛快。”

胜男怯怯的:“静儿,我真的不会喝酒。”

李静倒好了,递到胜男手里:“姐,没喝过跟会不会喝没关系,喝东西谁不会,拿起来咕咚大口喝下去。”说着,自己一大口喝了半杯:“爽啊,你不尝试怎么知道喜不喜欢。”

胜男学着样子犹犹豫豫的一大口喝下去,表情怪怪的,然后吧嗒吧嗒嘴,轻轻的说:“涩涩的,不好喝。”

李静哈哈大笑:“你仔细回味一下嘴里的麦芽香,多甜美啊,你体会一下那感觉,端起酒杯那刻你或许还在犹豫,当放下酒杯的那一刻,酒的味道还在嘴里四处冲撞,而心却好像跟杯子一起放下了,静了。”

说笑间,两个空的啤酒瓶倒在了脚下,胜男的脸上泛起红光,端起一杯:“静儿,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总之就是谢谢你。”

李静故作正经:“谢我什么,你要是老的客套话儿,我可不跟你干。”

胜男看了看她,自己干了,又倒上,李静看着胜男,胜男又举杯:“静儿,我想问你个问题?”

李静正了正身子:“姐,问吧。”

胜男又干了,放下杯子,把眼睛转向别处,并不看李静:“静儿,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好,不嫌弃我从农村来的,不嫌弃我土,不嫌弃我不合群。”

李静低下头默默的干了,给自己又倒上,又干了:“姐,刚才那两杯酒,我都接了。”

李静又拿起酒瓶给自己倒满,品了一口:“姐,农村怎么了,她们那些自己感觉高高在上的,哪个往上倒三代不是从农村来的,哪个还有农村人的朴实。”

李静又喝了一口:“姐,我跟说个秘密,当然不是今天那个啊,今天那个……”

李静顿顿:“接着说啊,不提它,我小时候也是在农村长大的,跟着我姥姥,那时啊,有个比我大两岁的表姐,我舅舅家的,对我特别好,我特喜欢她……。”

李静的眼圈红了,略有些哽咽:“后来我妈再带我回村里时,听说,不久前我表姐在村外玩时失踪了,我舅妈就像疯了一样到处找啊,找啊。”

李静的眼泪扑簌扑簌的掉在桌子上,胜男有点不知所措,犹豫了一下还是过来搂搂李静的肩膀。

李静拉着胜男的手:“我舅妈后来还是没能走出这事儿,整天精神恍惚,一个好好的家就这么……,后来我父母就不再让我回老家了,我有时做梦总能梦到我那表姐,还是我们小时候的样子,一起玩,可开心了。”

李静抱着胜男抽泣着:“姐,我的梦我没敢跟我父母提起过,我怕他们伤心。”

胜男轻轻的拍着李静,李静慢慢推开胜男,擦擦眼泪:“好了,说出来好多了。”

胜男坐回去,两个人都倒满,李静抽泣两下,嘴角上扬的乐乐:“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的你就是我那表姐,真的,在你身上,我总能看到她的影子,所以,我必须叫你姐,这次我跟你说了这么多,你以后要还是跟我那么客气,我可真生气了啊。”

快乐的时光就像那夜空一样透彻,繁星点点,月光满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