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特说 | 芯片植入:超人类主义的时代真的到来了吗?

「艾特说接力@Talk Relay 第004期」

「折中主义者」/「虚无主义者」/「破坏性创新者」是Juanjo Tara在社交平台上对自己的总结。Juanjo来自阿尔梅里亚,西班牙南部的一个港口城市。他在马德里和奥斯陆学习完计算机系统工程之后加入了Arduino.cc,在工作了三年之后Juanjo建立了biopaydev.com,全球第一个应用了植入芯片的生物支付平台。这个平台诞生之后被Capital Radio,BBC,CCTV等世界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作为瑞典生物创客社区Bionyfiken的成员之一,Juanjo在世界各地如瑞典,德国,英国和西班牙举办过活动,做过工作坊。

Juanjo Tara,瑞典Dsruptive创始人,生物支付发明者

艾特说 | 芯片植入:超人类时代真的到来了吗?

芯片移植与生物支付的未来

自古以来,钥匙一直是人们的日常生活用品。从古罗马的指环式钥匙,到我国存世最早的锁寒窗钥匙

到如今的节电钥匙,电子防盗钥匙。但随着芯片移植技术的发展,当你只需要伸手扫描一下就可以进入公寓时,我们还需要钥匙吗?

根据Juanjo的看法,在接下来的几年,会有越来越多的"超人"诞生。随着芯片技术的成熟,人体与高新科技融合后会激发出更大的潜能,而这会是将来的一大趋势。这种在身体植入芯片的行为,我们称之为「超人类主义」。

“超人类主义的时代即将到来” ——这个理念是Juanjo Tara坚持研究芯片植入技术的源动力之一。

我们都是赛博格

Neil Harbisson为解决色盲带来的不便,佩戴了一种能让他感知并“听到”声音的设备eyeborg。他也是世界上第一个佩戴eyeborg电子设备的人。但他的护照照片迟迟没有得到英国政府的承认。

艺术家Moon Ribas想要感知地球上的每一次地震,让自己每一次表演都能随着地球律动舞蹈。于是她给自己的手肘装上一个小型永久感应器。震动越强,她的感受就越强。去年尼泊尔7.8级的大地震,她半夜在床上被震醒。

NFC芯片是植入在生物玻璃上的兼容芯片。它非常小,只有2x12毫米。而我们的身体并不会对它产生排斥感和不适感。它有将近一字节的容量和独特的id辨识,这意味着每一块芯片都有着其唯一性。Juanjo强调,这是一个没有出血的简单过程。首先需要把手固定起来,然后通过注射器把NFC芯片打入手里。整个过程只需要不到五秒,而且注射之后不会有任何的不适感。

魔幻现实,未来已来

在瑞典,植入了芯片的人们在回到家门口时,并不需要借助任何的辅助工具来开门,他们只需要伸出手在锁上扫描一下,大门就开了。不止是回家,在上班出入写字楼时,在下班光顾健身房时,他们不会用到任何的钥匙或者会员卡验证,唯一需要的只是把手靠近感应器周围。

而NFC芯片并不止局限在身份验证上,它还具备支付功能。你只需要注册一个比特币钱包,确保里面有足够的余额,再通过智能手机把程序输入到芯片里,你就可以开始支付了。

随着芯片植入科技的发展,也许在未来,我们可以在耳朵植入智能芯片,在任何场合随时随地切换音乐模式,或者在视网膜植入智能芯片,帮助盲人恢复可视能力。可以期待,未来芯片技术会让生活变得更简单。(嘚瑟咖传媒)

「艾特说接力@Talk Relay」是创新思维和行动的接力分享平台,由12位拥有共同愿景发起人,用@的方式接力邀请创始人、技术咖、设计师、艺术家、公益人、极客、草根行动者、专家学者和政府官员,嘚瑟分享他们的创新思维和行动。我们共同组成一个正在向全球各领域延伸的艾特客社群,用@的方式接力传递创新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