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声说我喜欢你

字数 5101阅读 735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夏末初秋,风中开始不再藏有温度,只剩一丝清冽。

田卉一手支起胳膊,撑着脑袋侧头望着天空,一手转着笔,伴着讲台上老金抑扬顿挫的声音出神。

突然“啪”地一声,教室里一时间陷入安静。没有了熟悉的伴奏,田卉回过了神。

老金一眼没看地把手中折断的粉笔往黑板沿上一扔,扒拉起明显见底了的粉笔盒埋怨道:“能不能行了,白粉笔都没了,班长下课后记得去拿几盒。”然后又认命地拿起刚才断了的那截粉笔继续上课,却明显没了刚才的气势。

看着老金的倒霉样,田卉有点想笑。

事实上田卉已经笑了。

她含着笑意侧着头,一个身影从窗边走过,她维持着那样的表情和那人对上了眼。那一刻,田卉产生了一种像是被人发现小秘密的窘迫感,但她心里还来不及发窘,就见那人对着她微微一笑。

真好看。这是田卉对徐畅的第一印象。

很久以后,田卉总是会想起那个瞬间,满脑子都是一个词:岁月静好。


02.

下午的课程总是让人昏昏欲睡,上眼皮和下眼皮就像那牛郎和织女,恨不得立刻马上分分钟拥抱在一起,再也不分离。

田卉用手狠狠地把它们分开,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等待着黎明的号角响起。

英语老师费老已然是颗老姜,看着台下一个个瞅着时钟的孩儿们,悠悠地一句:“今天可能不能准时下课了,要拖几分钟,一个个的打起精神。”

田卉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老狐狸”,狠着心掐了掐自己的脸来拉住自己即将陷入混沌的意识,她可不想被费老盯上。

好不容易等到费老吐出“下课”两个字,田卉却已经睡意全无。

同桌的钱倩站起身,准备去倒水喝,问田卉要不要带。田卉想也没想地说:“不用了,谢谢。”

田卉转头看钱倩往明显不是饮水机的方向走去,她是去找孙欢的,她们两个是好朋友。看着钱倩和孙欢说说笑笑的样子,田卉觉得刺眼,不再看,摸出书本底下草稿纸底下的小本子,提笔想写点什么时,听到窗外有人冲着里面喊了句:“你们下课了啊。”

田卉抬起头,是早上那个人。

但显然这话不是对她说的,她顺着那人的目光往后看,听见她身后的叶醒回了声:“对啊。”

“你跟她认识?”等徐畅走了以后,田卉转过身问叶醒。

“小学初中同学呢。”

“她……叫什么?”

“徐畅,怎么了?”

田卉脑子里浮现出她的样子,“她长得真好看。”

“不止呢!人家还是个学霸嘞。”叶醒口气夸张地说。

叶醒的口气虽然夸张了,但是内容一点都不夸张。田卉抬头看着墙上的月考名次表,很快就找到了徐畅的名字,上面写着:第二名,六班,徐畅。

田卉又一路往下找到了自己的名字,然后站远了,用伸直的食指和大拇指比了比距离。

45cm。


03.

田卉觉得自己脑子可能出问题了。自从知道有徐畅这么一个人以后自己就变得奇怪,像现在这样刻意地经过她班级门口看她那么几眼,这种行为怎么想都不正常。

田卉苦恼啊,从前她的脑子里只有蓝天白云,自己在里面自由飞翔,现在里面却杵了个不知名的庞然大物,田卉觉得不知所措。田卉每天苦思冥想,想啊想,想不通。大概老天爷也觉得这娃太苦了,忍不住拉了她一把,有一天傍晚,田卉偶尔地听到学校广播音乐里面唱着一句: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田卉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她是喜欢上徐畅了。


04.

从知道自己喜欢徐畅后的几个礼拜里,田卉的心情从惊讶到纠结到平静到蠢蠢欲动。

说是蠢蠢欲动好像不够准确,因为田卉已经行动了,蠢蠢地行动了。

第一次行动是在去食堂的路上,田卉在徐畅前面假装不小心地掉了饭卡,结果天公不作美,叫住她的是其他人。经过这次教训,田卉认真地反思着,决定下一次避开人群。

第二次的时机很快到来,那天夜自修结束后下着大雨,田卉装作一副在看雨的样子等着徐畅出来。过了好会,徐畅才出来。田卉注意到她没带雨伞,心生一计,揣起自己的伞跟在她后面。田卉计划着在徐畅看着大雨踌躇的时候,自己就去英雄救美。然而结果是徐畅二话不说就冲进了大雨里,田卉想追上去,死命地开着伞,奈何这伞偏要跟她作对,她费了好大劲才打开,等她开好伞,徐畅已经不见了人影。

在那之后又有两三次行动,但无一不例外地以失败告终。田卉有点泄气,在日常发呆的时候,她看着蓝天白云,带着点自暴自弃的味道想着:天爷,看在我天天望着您的份上,给我点好运吧。

也不知是不是上天真显灵了,那天田卉还真和徐畅说上了话。

那天的课外活动上,田卉近乎顺利地抢到了和徐畅手上一样的器材——羽毛球拍,然后又近乎顺利地和徐畅搭了话,最后又十分幸运地和徐畅打了次羽毛球。田卉心里荡阿荡,乐啊乐,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祈祷着徐畅没有觉得自己太奇怪。

之后,田卉很快又有了一个新的目标——跟徐畅一起吃饭。这需要一定大的勇气,一定厚的脸皮。试想想,一个只和你打过一次羽毛球的人突然要求跟你一起去吃饭,你会淡定地接受吗?一般人都不会接受吧,但徐畅显然不是一般人。在田卉磕磕绊绊地表达出自己想和她一起吃饭后,徐畅几乎没犹豫地说了句“好啊”,虽然语气淡淡的,但在田卉耳里简直就是天使在唱歌。

于是下课铃一响,田卉就飞到六班门口等着和徐畅一起吃饭。没过多久,徐畅就出来了,跟在她身后的还有一个人,田卉是知道她的,徐畅吃饭都是跟她一起。田卉心里开始忐忑,想起以前跟着钱倩一起吃饭的时候,她永远只和孙欢有说有笑,自己像是个多余的,让她特别不舒服,所以后来她宁愿一个人吃饭也不想再和她一起。田卉担心着这一次会遇到同样的尴尬。

然而事实证明是田卉想得太多了,一路上他们三个人一句话都没说。

田卉发现徐畅平常不太爱讲话,也很少露出表情。就像现在,徐畅坐在她面前吃饭,一句话都不讲,就慢条斯理地吃着饭。相比周围的嘈杂,他们三个的气氛像是身处一个结界里面,异常地安静。

这顿饭田卉吃的十分煎熬。三个人全程不讲话,一想到对面的徐畅能用余光看到自己,田卉顿时连呼吸都不敢用力,一举一动都带着拘束。田卉在心里暗暗发着誓,以后坚决不坐在徐畅对面。

那一顿饭田卉都没吃几口,这也导致田卉在午休后就觉得饥肠辘辘。一直熬到第二节课结束后,田卉再也忍不住,冲出教室就往小卖部撒腿跑。

田卉进了小卖部,麻溜地拣了袋饼干,结完账就出去了。巧的是一出门田卉就看到徐畅正往她这边走来。田卉心里打着鼓,这样面对面地走近打招呼最磨人,太远了怕听不见,只能等着人靠近,但靠近的这段时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对眼也不是,不对眼更觉得不是。

田卉想着这些的时候,徐畅走得已经足够近了,她冲徐畅摆摆手,气势不足地说了句:“嗨,好巧。”

徐畅迎着她的手掌轻拍了下,淡淡的一个字:“巧。”田卉一时间愣愣着。

回去的路上,田卉一直想着那个场景,越想越觉得好笑,她感觉徐畅在装酷。

离上课没几分钟了,田卉回到座位上急忙撕开包装,拿起一块饼干就往嘴巴里塞,噎的慌了正拿水杯往嘴边凑,就听到那熟悉却意外带着笑意的声音。

“赏你的。”徐畅扔了罐饮料进来。

随后就听到身后的叶醒说了一句:“谢了”。

田卉拿开水杯,看到徐畅脸上洋溢着笑容。她眨了眨眼,心想:平时不苟言笑的,一笑起来真是漂亮。

田卉和徐畅接触的越来越多,她发现徐畅真的喜欢装酷。

比如有一次夜自修结束,田卉陪着徐畅回宿舍,无意中在地上看到一张胸牌,应该是哪个大马虎不小心给掉的。

田卉捡起胸牌,她心里是想把胸牌给人家送回到教室去的,毕竟这东西丢了麻烦,但又不确定徐畅的想法,她看看牌子又看看徐畅。

“走,放到这个人的教室去。”徐畅直接这么一句说完就带头往回走,田卉跟在她的身后,屁颠屁颠。

到了大马虎的教室门口,田卉在门口往里望了望,教室里已经没人了。田卉正想走进去把胸牌放到讲台上去,身边的徐畅伸出手说:“把东西给我。”

要干嘛?田卉心里想着,把胸牌交给她,然后就看见徐畅倏地把胸牌稳稳地扔到了讲台上。

“厉害。”田卉脑子里闪过这个词并说了出来。尽管是个简单的动作,但徐畅做出来就特别干脆特别帅气,田卉知道这才是她想说厉害的真正原因。

“小意思。”黑暗中田卉看不清徐畅的表情,但听着声音好像带着一点得意。田卉觉得这样的徐畅真的很吸引人。


05.

有徐畅一起的高中生活显然变得有趣多了,田卉再也没有无聊地发呆看天空,因为她可以期待每天和徐畅的见面。田卉觉得这样就足够了,真的足够了。田卉觉得自己可以一直藏起自己的喜欢,就那么呆在徐畅的身边,看着她偶尔的装酷,自己在一边偷偷地笑。但是从那一天开始一切都变了,她努力跟徐畅建立起来的友谊还是崩塌了。

那一天的记忆显得格外清晰。

下课的时候,徐畅来找田卉,拜托她把一些感冒药交给叶醒。

“他最近有点感冒。”田卉记得徐畅一开始是这么解释的。

田卉不懂为什么徐畅会这么关心叶醒,明明平时交集也不多,田卉傻傻地做出一种猜测:“你们是亲戚吗?”

田卉听见徐畅叹了一口气,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凑近她的耳朵。这还是徐畅第一次这么靠近自己,一瞬间田卉的大脑陷入一片空白,人开始飘飘的,徐畅的呼吸喷在她的耳朵上,田卉觉得痒痒的,心也跟着痒。田卉知道自己肯定脸红了,但随后听到的内容却像鞭子一样把她打回了现实——徐畅说:“我喜欢他。”

田卉这辈子都忘不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徐畅的表情——一张晕着羞涩的笑脸,那么那么的陌生,完全不像田卉印象中的徐畅。

田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座位的,听课的心思没了,她整个人都魂不守舍的。

她想,自己好像失恋了。过了会又想,自己压根就没和徐畅一起恋过。她觉得胸口闷闷的,想到徐畅一下,胸口左上边的地方就抽一下。田卉低头看了看,反应了过来:原来这就是心痛啊。

田卉想起徐畅和叶醒之间的事,突然醒悟了。

第一次和徐畅相遇,她路过他们班级的时候冲着自己这边笑,是因为她喜欢叶醒。

跟叶醒聊天的时候,不苟言笑的徐畅永远都是笑着的,因为她喜欢叶醒。

那一次去小卖部的徐畅专门为叶醒买了饮料回来,还是因为她喜欢叶醒。

原来从一开始就是错的,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她心中的徐畅走远了。

田卉又看起了她的蓝天白云,一样的事物,不一样的布局,让田卉觉得安心且不生厌。但是她心里明白有些事已经不一样了,她再也不能心无旁骛地发着呆,左上边隐隐抽痛的感觉提醒着田卉,她忘不了徐畅这一事实。

下课后,田卉拿出徐畅交给她的感冒药放在了叶醒面前,没生气地说:“徐畅让我给你的。”叶醒道了声谢,然后随手把药塞进了抽屉里。

田卉忍不住皱起眉头,心里生出连她自己都解释不了的气愤,她口气很不好地说:“你都不看一下的啊。”

叶醒看了田卉一眼,叹了口气说:“你知道了对吧,徐畅喜欢我。”一瞬间,田卉本是直起的身体失去了气势的支撑,萎靡了。

田卉低下头,轻轻地“恩”了一声,随后又看了看叶醒,试探地问道:“那你喜欢徐畅吗?”

叶醒摇摇头。

想到徐畅在单恋叶醒,田卉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心目中的徐畅是自信从容的,但她在叶醒面前却是另外的样子,田卉突然没由来地怨恨起叶醒。

田卉不想再和叶醒多说话,正想转过身去,叶醒却拉住了她。田卉心情不好,一下子就有些恼了,但还来不及发火,就听到叶醒在她耳边轻声说:“我还知道你喜欢徐畅。”

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在田卉的脑子里一阵轰隆隆,什么都被烧焦了,什么都思考不了了。

“你怎么知道的!”田卉睁大着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许是被田卉夸张的表情乐到了,叶醒噗嗤地笑出了声。之前的气氛荡然无存,田卉回过神来,看着叶醒认真地问:“我表现得很明显吗?”

叶醒点点头。

“是吗?”田卉反问道,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过了很久,叶醒听到田卉喃喃着,“那她是不是也是知道的。”

叶醒当然知道田卉口中的“她”说的是徐畅,他看着田卉快要低到地里的样子,紧了紧双手,而后又放开,像是叹息地说了句:“大概吧。”

田卉一句话都没说,转过身,伏在课桌上。叶醒看到她抽动的肩膀,想去安慰的手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谁的青春没有受过伤。


06.

几年后,田卉会偶尔地想起徐畅,只是那些伤心的不愉快的都淡了,她只记得徐畅爱装酷,记得她淡淡的口吻,记得她笑起来很好看,记得她曾经带给自己的美好。

这年除夕的时候,田卉想给徐畅发句祝福的话,但一句话删了又写,写了又删,心里患得患失着。这时,叶醒发来了一条消息。

叶醒说,刚才徐畅向他表白,被他拒绝了。叶醒说,他不懂为什么徐畅明明知道自己的意思却还是要说,而且是在过了这么久之后。

田卉愣愣的看着屏幕上的字。是啊,明明知道不可能有结果,却为什么还要说出那句喜欢呢?

恍如隔世般的,田卉想起那个曾经为了和徐畅的相遇,努力制造着机会的笨女孩。想起她第一次和徐畅说上话时,那不加掩饰的开心劲好像要让全世界知道她好幸福。想起她明明觉得等在别人教室门口很傻很无聊,但在看到徐畅的瞬间就能够心满意足。想起她会在每次下课的时候一直一直地望着窗外,直到看到徐畅走过或者上课铃声响起。

田卉眨了眨有些湿了的眼眶,点开徐畅的聊天框,一个字一个字地打出一段话:徐畅,高中那个叫田卉的笨女孩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

那么努力地喜欢着一个人的笨女孩,那份喜欢一定要完完整整地传达给她喜欢的那一个人才行。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