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15乞巧节的惊喜(下)

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

目录

乞巧节的惊喜(下)

文/宣宣妹子

玄镜一脸认真地看着书,我想起那书里活色生香的画面,不由脸红,幸好玄镜正在专注地看书没有看见,不然又该被他嘲笑了。

车内安静极了,只听见玄镜翻书的声音。我掀开帘子,车外确是热闹非凡。我饶有兴趣地看着,只听见杜若喊道,“公子,到了!”

"嗯!知道了!”玄镜缓缓地放下书,一脸爱怜地对我说道,“走吧,下车慢慢看!”

这个笑,让我背后一凉。不由地警惕起来,要知道这个玄镜,可是连卖艺不卖身的姑娘的不放过啊!

我放下帘子,跟在玄镜后面,玄镜伸出手扶我下车。“走吧!”玄镜一手揽住我的肩,一边温柔地问道,“饿坏了吧?先去吃饭!”

不待我回答,便拖着我往前走。我努力地想要挣开他的臂膀,奈何却只是徒劳。

“那个,玄镜公子啊!您可不可以先放开我啊!”我装可怜地说道,“这样子不太好吧?!”

“不可以!”玄镜斩钉截铁地回答道,“这样很好!”

“你!你个禽兽!”我心中的怒火一下就爆发了,“下流!”

“我都说过了,不真禽兽一回,是万万对不起慕鱼姑娘对我的爱称的!哈哈……”玄镜一脸坏笑地说道。

“你……”我气得说不出话来,“哈哈……算了,反正是逃不过你的魔掌,不如就好好享受好了。”我脸色一转,笑得阳光灿烂地说道。竟然主动往玄镜怀里靠,吓得玄镜赶紧松手,“哎!苏慕鱼,我可不是书仪,你搞错对象了!”

“哈哈……”我捂着肚子笑个不停。得意地看着玄镜,跟我玩?!拜托,你也太瞧不起人了。虽然我卖艺不卖身,但我好歹也是出身青楼好吗?!

胡姬酒肆。

我鄙夷地看了一眼玄镜,“你有点出息好吗!怎么不是逛青楼,就逛酒肆!”

玄镜懒得和我斗嘴,在胡姬的引领下入座,“玄镜公子,您可是好久不来了。”胡姬含情脉脉地望着玄镜说道,“咦?这位姑娘……”见玄镜不说话,胡姬也不再多言,问道:“还是和以前一样?”

玄镜点点头,胡姬笑着退下。不一会,一桌子酒菜便上来了。

玄镜似乎以前经常来这里,还是跟一个姑娘经常来。这个姑娘是谁呢?难道……

“玄镜,你以前常来这里啊?”我好奇地问道,“是跟媚儿姐姐一起吗?”

玄镜并不言语,杜若在旁边咳嗽了几声。好古怪,从到这里开始,玄镜脸色就黑了下来,也不讲话。

“哎呀,杜若,你怎么啦?”我拉着杜若坐了下来,“吃点东西吧,肯定饿坏了。”我无聊地吃着菜,灵机一动。

杜若一脸惊恐的拒绝道,“慕鱼姑娘,不……不用了。”

我拉住杜若衣襟,把碗筷递上,“不要客气嘛!这么多菜,我跟你们公子两个人也是吃不完的呀!”

玄镜并不理会我们,一个人闷闷地喝着酒。

杜若这个坏人!居然半个字都不肯给我透露,我闷闷地逛着街。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我都要了。”我指着霓裳坊新出的衣服说道。老板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好的,好的。干赶紧给姑娘包起来!”

半个霓裳坊的衣服都被打包起来了,“玄镜公子?”我挑挑眉暗示道。

玄镜无奈又宠溺地喊道,“杜若!”

“是!公子!”杜若掏出钱付账,看着包起来的衣服,可怜巴巴地望着玄镜求助到。玄镜把头一转,装作没有看见。

“多谢玄镜公子了!”我用手帕捂着嘴,轻轻地笑着说道,“辛苦杜若啦!”

“呀,好漂亮的簪子啊!”我走到卖首饰的铺子前,“老板,这些我全部都要了!”

“姑娘,您真是太好了。”老板一边说,一边手脚麻利的打包。玄镜挥一挥手,杜若艰难地掏出钱,接过首饰,都快要哭了。

横扫了半个西市,天色渐晚,我方才罢休。“哈哈……真是太开心了!”我躺在马车的角落,“玄镜,你要是没事,天天带我出来该有多好啊!”

“你想得倒是挺美!”玄镜慢慢地喝着茶,“开心啦?解气了吗?你看看杜若,都快要被你折磨哭了。”

“开心了!但是还是不解气!”我倒了一杯茶,慢慢地喝着,“谁叫杜若这么坏!半个字都不肯跟我透露呢!还有你!谁叫你……”

玄镜笑得茶差点喷了出来,“杜若坏?我看是你比较坏吧!还有我怎么啦!”玄镜望着我等我继续说。

谁叫你天天厮混解忧阁,还说爱媚儿姐姐,还好媚儿姐姐没有嫁给你。“没什么!嘻嘻……今天真是多谢玄镜公子,鱼儿才能出来玩的这么开心。”

玄镜放下茶杯,拿起书继续津津有味地看着。我心中鄙夷道,下流!

“你要不要看啊?”玄镜把说递给我,我连连摇头,“谢谢公子啦!您认真研究吧!我就不用了!”

“确定不要?!”玄镜笑眯眯地问道,“哎,那就算了。没眼光!”

“姑娘!你怎么才回来!”流萤一见到我就着急的问道。

“帮我把东西都搬进去吧!”我指挥着小厮说道,“怎么啦?兰夜斗巧不是还早嘛?”

玄镜走后,流萤才赶紧说道,“书仪公子等候多时了。现在正在姑娘屋子里呢!”

“我当是什么事情呢!不就是书仪嘛!”我一边走一边说,“等就等呗,又不是没有等过。”

“不是的姑娘,书仪公子今天……”流萤说道,“姑娘一会儿看了就知道了!”

“咦!凤求凰!”我停了下来,“谁在弹琴?居然这么好听!”这解忧阁除了媚儿姐姐,就属我琴弹得最好。这么好听的琴声,竟然比媚儿姐姐弹奏的更好。是谁呢?

流萤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走到房间门口,流萤说道:“姑娘,您进去吧。我……我先退下了。”

“嗯!去吧,等会兰夜斗巧就要开始了,去找珊瑚吧!”我点头应许道。

推开房门,只见书仪正闭上眼,修长的双手拨弄着琴弦。我痴痴地听着这醉人的音乐,呆呆地望着这个男子。书仪今天很不一样,不似平日那般嬉笑胡闹,多了一些成熟稳重,多了一些书生气质。

我被这样的书仪吸引,这样的男子,真是让人心动。

一曲终。

“终于舍得回来了?”书仪冷冷地开口道。刚刚建立的好感,瞬间烟消云散。“听说某人今天把半个西市都买了回来?”

“是呀!”我两眼放光的说道,“玄镜公子今天可帅了!付钱的样子特别迷人!”

书仪抓紧我的手,“你干嘛啊!放开我,你弄疼我了!”书仪把我拉进怀里,“你不是喜欢买东西吗?你不是觉得付钱的样子很迷人吗?走!我带你去买,我来付钱!”

我狠狠地甩开书仪的手,“你没事吧书仪!发什么疯,我累了!想休息,请你出去。”

“我是疯了!”书仪突然笑了起来,“我为你疯了!”

我摸摸书仪额头,“没有发烧啊?!怎么说起胡话来了!好了书仪,别闹了。快点回去吧,我真的累了。”

“你知不知道我等了好久,你却跟别人开心地出去逛街!”书仪生气地说道。

“书仪!够了,不要再发疯了。那是别人吗?那不是你的好朋友玄镜吗!”这个书仪,今天还真是反常,难怪流萤都害怕。“书仪……你……你不会是在吃醋吧?!”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书仪生气地说道。

“不是最好。是的话……”我犹豫了一下,“我有喜欢的人了,我是不会喜欢你的!”

书仪一听,“我不信!”

“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心虚的说道。

“哈哈……”书仪大笑道,“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是在吃醋!只是心情不好罢了!”

“姑娘,姑娘!”流萤推开门,慌慌张张地说道。

“怎么回事?何事如此惊慌!”

流萤跑过来,在我耳边轻声说。

啊!

“书仪,我有急事要出去一趟,你先回去吧!”我急忙跑下楼。

“等等我,我跟你一起!”我为难地看着书仪,不待我拒绝,就跟了上来。

文/宣宣妹子

上一章 下一章

未完待续,不断更新中,敬请期待

如果喜欢

请一定要点赞or评论

您的鼓励,是我极大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