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光,摸爬叉

文/舒舒

绿树阴浓夏日长。知了声声,又到吃爬叉的好时节了。

我们这里,“爬叉”,就是指蝉的前身,也称“知了猴”。

昨晚,朋友去农村收购了一些,给我们送来了一小桶。我用清水浸泡了一会儿,又淘洗几遍,分小袋装进了冰柜,留下一点,今早油炸了一盘。

油炸爬叉,先提前用盐腌制一会儿,再裹点干面粉下锅,炸至金黄色捞出即可。有的喜欢再撒点孜然粉或椒盐调味,我却什么都不放,顶多用芫荽装饰一下,就喜欢吃爬叉的原汁原味。

想起小时候在农村,夏天里一个最难忘的记忆,就是摸爬叉,即捉爬叉。傍晚时候,我和姐姐一起,一人一个瓶子,一个手电筒,就向村西的小树林出发了。小树林里爬叉特别多,尤其是下雨天。

它们出洞,一般等天快黑的时候。如果看见地上有小孔,就像黄豆子一般大小,且形状不规则,那就是爬叉的窝。用手一抠,小孔一下会变大,爬叉的爪子就抓着手指顺势出来了。

天黑以后,它们大都爬到了树上,就用手电筒照树干或树枝,照到用小棍子敲下来。树上的爬叉很有意思,有的还没褪皮,正慌慌张张的往上爬;有的爬到了一个自认为合适的位置,正在褪皮,这样的身子通常弯曲着,我们叫它“罗锅”;有的是已经褪皮了,变成了嫩黄色的幼蝉,身子还潮乎乎的,皮还在尾部耷拉着,这样的最好吃,摸着了就是惊喜。

通常,一个晚上,我和姐姐不太费劲每人都会捉住几十只。回家的路上,总是比比谁摸的多,谁摸的少,心里充满了收获的喜悦。到家往淡盐水里一泡,第二天早晨,母亲就给我们生煎,或油炸,用馒头一夹,特别好吃。

有时,摸爬叉回来,就在院子里铺个凉席,躺在上面歇息。那时没有空调,最初也没有风扇,就在院里乘凉,看星星。

真是怀念小时候的夜空啊,能看到满天的星星,那么多,那么亮。从那时起,我认识了牛郎星,织女星,银河,还知道了牛郎织女的故事。深邃、广阔的夜空中,有我无穷无尽的梦幻和想象••••••

现在的我,活得越来越浮躁了,匆匆的生活中,很少抬头看看夜空,即使看了,也见不到几颗星星。

现在吃爬叉也不用摸了,这个季节,市场上到处都是,有养殖的,也有野生的。

由于家里人都爱吃,每年从爬叉一出来,领导就开始往家买,到快没有的时候,一下再把冰柜买满。隔三差五吃上一顿,也能吃到来年爬叉再出来的时候。

当然,现在野生的爬叉仍然好吃,但怎么也吃不出小时候的味道来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