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罗同人文)有敌如此,何须朋友(八)

      “走,我们去葡萄牙的更衣室吧。”终场的哨声吹响后,梅西站起身,很随意地拍了拍身上的土,很自然地说道。

  “什么?!”小牙愣住了。他本能地想了想,葡萄牙队里的人,他谁都不熟。梅西更是。

  本想说什么,好推托不去,不想却被梅西轻拍着肩膀,半推着走下看台,向着VIP通道走去。

  “都到球场了,索性去他们的球队里一探究竟吧。”梅西带着特有的沉静声音说道。

  “啊?!”小牙再一次愣住了。要知道,这种举动太不梅西了。他从来不会主动和陌生人结交。

  不想梅西却眯起眼睛来,有些神秘地笑了:“你看,我够朋友吧?你那种贴地的任意球,回头可要好好教我怎么踢!”

  “好,好,没问题!”小牙连声答应道,心里浸润着友情的欢喜。

  对于小牙来说,同梅西的友谊有些意想不到。小牙虽然出生在乌拉圭,但却一直在欧洲闯荡。从阿贾克斯、利物浦,再到巴萨。一路上,他遇到不少明星,虽然他自己也是一个。在阿贾克斯,他和亨特拉尔并称为双子星座,但两个人的关系却很一般。

  后来到了利物浦,他遇到了杰拉德。杰拉德有点像梅西,低调、内敛,新闻极少,全队都仰仗着他。但杰拉德始终都和他隔着一层,不只因为他难懂的利物浦口音,他那低调中带着英国人骨子里特有的矜持与冷傲。所以小牙和他在场上合作得很好,但私底下却并不是朋友,甚至想走都走不近。

  他没想到可以和梅西成为朋友。梅西是那样让人仰望的明星,不想却成为了和他要好的朋友。梅西甚至比杰拉德还沉静,也不多言。但他骨子里却总是南美人的魂魄,可以敞开,也可以交心,还可以成为场上一起踢球的伙伴,场下随意聚聚餐、接接孩子的密友。

  这一切,让小牙觉得在巴萨的日子,真正的舒心而愉快。

  两个人沿着球员通道走着,小牙敲了敲葡萄牙更衣室重重关闭着的木门。

  “进来。”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刚刚推开门,门里门外是截然不同的情景。

  如果说夏日的萨兰斯克还带着夜晚的一丝凉意的话,那么葡萄牙的更衣室便像是加勒比的海滩,热烈,明媚,奔放,欢乐。

  大家聚在一起唱着歌,还有人站到了桌子上。

  每个人都沉浸在出线的欢乐里。

  然而就在门打开的一刹那,当他们看到了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两个人的时候,所有的歌声,舞蹈都在即刻停止了。

  他们见到了站在门口咧着嘴笑的小牙,更看到了站在小牙身边,面容沉静,完全不知来意的梅西。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阵寒意。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来干嘛?”佩佩握着手里的毛巾,握得紧紧的,就好像这毛巾可以作为他的武器。当然,在球场上,他不需要毛巾,依然是无敌手的武僧。

  “啊,你们来了!”一声轻巧的问话,在瞬间化解了更衣室此刻的尴尬。

  C罗刚刚洗了澡,推开了浴室的门,带着湿漉漉的头发和满身柔柔的沐浴露的香气走了过来。

  “你们俩个,这是,祝贺我们顺利出线的吗?”C罗潇洒地甩了甩头发,拿毛巾擦着,对这两个人的出现并没有感到惊奇。

  “他们是来探底的!”佩佩凝重地说道,眼里仍旧充满了敌意。

  是啊,一个是下一场的对手,而另外的一个远不只是世界杯上的死敌。

  “嗯,祝贺你们!”让佩佩万没想到的是梅西居然首先示好。

  紧张的,有些火药味道的气氛再又淡了些。

  小牙附和着梅西的话,猛点着头。

  C罗斜着眼睛笑笑,似乎对他们的来临早有准备一样。

  “我们一会儿去吃烤肉庆祝,一起去吧,好不好?”C罗站在镜子前,一边往头上喷着发胶,一边透过镜子看着站在门口,面容冷静却又很放松的梅西,挤挤眼睛,笑着发出了邀请。

  “这个……”小牙嗫嚅着说道,努力想着如何措辞来拒绝他。来看球赛已经有些过分了,还跑到人家更衣室来搅和。自己和他们这里的谁都不是朋友,不能再待下去了,必须赶快离开才对。

  正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一声坚定而干脆的回答:“好!”

  这是梅西发出来的声音。


   这是一家很有俄罗斯风情的烤肉馆。高级包厢里挂着俄罗斯的风光画,俄罗斯音乐在房间里飘荡着。

  照理说,烤肉并不健康,算不上球员们的上佳食品。但偏巧却是大家都喜欢的。所以偶尔满足一下口腹之欲,也是可以容忍的。

  大家围坐在桌边。而葡萄牙的队伍里还多了两个“不速之客”:小牙和梅西。

  有点古怪,但并不尴尬。葡萄牙本和南美颇有渊源,外加伊比利亚半岛的天气和阳光,让这里的人也多了南美人的热情和直爽。所以虽然不在一个队里,但场面和气氛都不差。

  现今的烤肉店多用天然气了,但这家的店主却很偏执地坚持沿用着炭火。

  夸雷斯马略欠着身,把小牛排、香肠、鸡翅,还有其他的各种美味统统串到了钎子上。

  “啧啧!”佩佩早已经馋得口水四溢了。此时的他全然看不出场上武僧的风貌,而是秒变成了馋猫,一边帮助夸雷斯马把钎子插到炭火上,一边说道,“光看看就一定会很好吃啊!”

  C罗一手支着腮,一面斜着眼睛,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梅西,看着他安静而娴熟地把牛排放到烤盘上。

  “这动作,就好像在踢任意球前摆放足球一样!”

  梅西笑了,斜过头来看了看他,然后很无奈地摇了摇头。但却没有说什么,只把烤盘放到了炭火上,看着明晃晃的炭火把烤盘里的牛排慢慢烤得香气四溢。

  牛排渐渐地由最初的粉红变成了诱人的焦黄,而油脂和汁水慢慢地从肉里渗出来,光是看着,就充满了诱惑。

  C罗忍不住笑了,看着炭火的光芒里梅西的脸颊微微地有些发红,很淡,但却很莫名的好看。

  C罗用手抹了抹下巴,努力掩饰着从心里忽然涌上来的什么。他感觉很奇怪,被这烤肉勾起来的,不只有食欲。

  “哇!好香啊!”佩佩看着面前滋滋作响的美味,忍不住发出了感叹。

  手里的刀叉向着烤盘中最厚的一块牛排戳了下去,这动作与他的球风很像,一样的准确、狠辣。

  “慢着!”可就在佩佩马上就触到牛排的一刹那,手却被C罗适时地一拍,不得不缩了回去。这就好像带球长途奔袭,好容易跑到禁区里,却被个突然冒出来的“程咬金”截了胡。

  佩佩有些失望。C罗却咧嘴笑了,伸手直伸向那块牛排,就好像射门一样的速度,抢到了自己的盘子里。

  梅西看着他,不得不皱了皱眉头。

  C罗却笑着,很小心地把那牛排边缘烧焦的部分剔除,而后径直放到了梅西的盘子里。

  “啊!”梅西有些吃惊地叫了一声。

  “谢谢你啊。”C罗慷慨地笑着,轻松而从容。

  “谢我什么?”梅西不解地问。

  “谢你来探班。”C罗说得轻,笑得也灿烂。

  “唔,”梅西支吾了一句,没再说话,一刀插入了牛排里,想借此来掩饰很莫名的尴尬。

  他讨厌这种尴尬。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跑来探底,还会莫名其妙地跑去和他们一起吃烤肉。

  是因为馋的吗?

  也可能。他本来便喜欢烤肉。有时候会找个假日,和小牙一起,一边晒太阳,一边在自家后院里BBQ。当然,他最喜欢的,还是妈妈做的米兰内莎烤肉。那是一种拿波里式的烤肉,不只有肉,还有番茄和各种的蔬菜,还有各种酱料。

  但是他们现在吃的烤肉很不同,但却别具风味。没有番茄,也少酱料,但柔软适中的牛排,在刀叉间似乎跳着舞一样的弹动着,牛质间淌着浓浓的肉汁,经过高温的烧烤后,呈现了一种淡淡的焦黄色,还没送到嘴里,就让人垂涎欲滴了。

  而最让梅西感觉奇怪的是,高级包厢很舒服,还有烤肉,还有他不熟悉但却很不错的氛围。

  他也知道这做法很不梅西。正常的话,他不会和不认识的人一起进餐。因为这是很personal的举动。但今天不一样,感觉很不一样。

  “怎么样?好吃吗?”C罗在旁边笑笑地问,手却没有停,不断为他盘子里添着肉,都是烤盘里最精致的肉,而且在放到盘子前,都要先剔除掉肥肉和烤糊了的部分。

  “唔……”梅西一边吃着,一边答道。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牛排格外的好。

  “嗯?”C罗在旁边轻轻哼了一声。

  梅西侧抬起了头,看着C罗很疑惑地看着自己。

  “你吃烤肉不沾酱汁的?”C罗一手支着头,皱着眉头问道。

  “唔,”好像,真的是忘记了。他自己本来很喜欢有味道的食物,而且越重越好。而C罗喜欢的那种鸡胸肉,他连想想,都觉得痛苦。

  手握着刀叉,他在肉上很随意地划着,努力掩盖着自己的尴尬。

  可今天也是奇怪,没有沾任何酱汁的牛排,却比以前吃的好多烤肉都要香呢。甚至,和妈妈做的,也不差。

  小牙坐在旁边看着眼前的一切,又看着桌边的这些人。他算了算,发现自己和这里所有的人全不熟。而梅西更是。他唯一认识的,恐怕只有自己了。

  想梅西这样认生又害羞的人,能陪着他坐在要多生有多生的人堆里吃饭,真是太难为他了。

  小牙感动地握了握拳,从烤盘里扎起来一块烤肉,放到了梅西的盘子里。

  “不,不用,”梅西把他的手推开了,指着盘子里满满当当的烤肉。当然,这是某人专门送到他盘子里的。

  “你看看,我有好多了。你们都想我吃成胖子吗?”说完,梅西笑了,“别想用这种方法来赢球!”

  小牙愣了。即便他俩现在是这样的好朋友,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梅西也绝对没有这样的放松过。

  “看来,他为了帮我,真是拼了。够哥们!”小牙在心里想道,“那好吧,你想学会的任意球,回西班牙以后,我一定好好教给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