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儿”像荒原恶魔,撕咬着婚姻里的人

字数 2921阅读 317

白芷/文

据说人死后,都会经过一片荒原。会有一个摆渡人依据灵魂的取向变成他们信任的外貌,负责将死去的灵魂穿过荒原带到安全地带。他们所经过的荒原,也会依据灵魂的心理状态呈现不同的样子。


你有你的朗读者,我只是你的摆渡人

01
最近正在看的《摆渡人》,据说一举摘得五项世界文学大奖,版权销售33 个国家,是一本令千万读者灵魂震颤的心灵治愈小说。迪伦是这本书的主角,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故事开篇她就死了。

死去,成为灵魂,才有了跟摆渡人崔斯坦穿越荒原的故事。他们所看见的一切,都是迪伦的心像,她已经没有身体了,只是一个空虚的灵魂。她看到的情景只是她心境的体现,说白了,只是假象。只有跟崔斯坦分开时,她才能看见荒原的真实情景。

当她竭力要把周围的一切都尽收眼底时,竟发现过去数天近乎已经习惯了的那个荒原消失了,整个世界变成了一大片一大片令人头晕目眩的血红色。那两座山还在,但是现在被一层紫红色的尘土覆盖着,山上没有植被,陡峭的山坡两侧怪石嶙峋,取代石砂路的是一条乌黑的通道,血红色的天空上是层层乌云。

但这还不是最恐怖的事情,在路面上、山上、小路上,成千上万的东西在滑动、爬行、徘徊。他们是人,看上去却又模模糊糊,他们只专注于一件事,跟着那些照亮他们各自前路的那个闪光发亮的球体往前走。一群黑压压的恶魔在他们周围和前方徘徊,但是不敢靠那些跳动的光球太近。

她也是这些人中的一员,这才是真实的荒原,而崔斯坦是指引她的那个光球。没有了这个光球,她在外面安全吗?

02
今天午睡前,正好看到这个节点。书里描绘的真实荒原景象一直深刻在脑海里。我觉得我们的婚姻生活就像这座荒原,另一半则是我的光球。只要我的们心境晴朗,一切都是阳光明朗的,而若心情灰暗,则会变得暗无天日。

最近还迷上写文,为了获得更多素材,我加入了一个关于婚姻情感的群。群里是来自全国各地的陌生人,聊天主题是“家庭幸福成长”。

看大家聊天,才发现这世上有那么多不幸的女人,以至于平时自己感受到的委屈,都不好意思提出来。**据说追逐幸福的人,都是不幸的。如果已经生活在幸福状态里,哪里用去思考怎样才会幸福呢?
**

群里的女人很多是离婚的,也有的是即将离婚的,但共性是他们都不想离婚,都希望能够家庭和睦,婚姻幸福。所以他们聚集在一起,共同探讨,怎样才能够不离婚,怎样才能够让迷失的自己或是另一半回归家庭。

导致离婚的原因,大多都与“小三”有关,她们亲切地称“小三”为“三儿”,有的还说成“我家那三儿”。

03
关于家庭与“三儿”斗争的故事,千奇百态,层出不穷。

群里最受关注的话题,是婉的婚姻。婉和她们家老公是大学同学,一路恩爱顺利地在大城市里工作、买房、结婚、生子。结婚前5年,两个人活脱脱地爱成了一个人的样子。可是后来,婉越来越优秀,还被公司免费派去出国深造。虽然老公的事业也不赖,但不知怎么就起了隔阂。

一年的学习期间,婉经常回来,可老公已不是曾经相爱的样子。不愿意一起聊天,不愿意一起吃饭,不愿意一起睡觉,不愿意一起带孩子出去玩,甚至对她没一句好话,更没好态度。

就像她所意料却又不愿意相信的一样,老公有了别的女人,而且毫不避讳地对那女的讨好献媚。知道真相后,婉没哭也没闹,努力用各种讨好去挽回。但现实就像鸡汤文字里描述的那样:“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就像你永远也感动不了一个不爱你的人。”

婉越是低三下四,就更加助长他老公的嚣张气焰,他甚至让她滚,让她死,怒极了还动手打她。婉做错了什么呢?她不过是想对他好,希望他能回心转意而已。婉是到群里求助的,她不想离婚,可却又找不到让自己坚持的理由,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04
听了婉的故事,女人们群情激愤。一边骂着婉的男人,一边骂着那扮演着“解语花”的角色趁虚而入的三儿。也有骂婉的,说她自己那么优秀有能力,何必死赖着这个又不爱她又不顾家的男人。

说完了别人,大家还忍不住说了自家那三儿的故事。

甲说,我们家那个三儿最不要脸。在我还不知道老公出轨的时候她就加了我的小企鹅,每天陪我聊天倾诉,替我烦忧解闷。其实她就是想多点了解我们的生活,才能够死死地扯住我的男人。

事情被揭穿后,她又装出一个受害者的样子,说其实她不想破坏我的家庭,说她一定会果断离开,去过自己的新生活,说她只是一时无法自控,希望我不要怪她。可在老公面前,却是百般殷勤,各种讨好献媚,给他买内裤,关心他起居生活,身心健康。一边劝他多回家陪孩子又一边频频约他出去。

甲还说,如果老公愿意回归家庭她也能够接受,可是他真的还会回来么?

乙说,我们家三儿年纪大了拖不起。我老公提出离婚至今已有三年了,我一直没同意。那三儿从27岁跟他,现在也有30岁了。期间各种争吵冷战,各种撒泼对骂,各种侮辱挑衅,我都坚持过来了。我就不要他们在一起,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最近老公乖乖回家了,据说那三儿嫁人了。老公灰溜溜地说:“她有人要了,以后不再跟他在一起了。”

乙在跟大家描述的时候抑制不住的得意。连打了几个:哈哈,哈哈,哈哈哈。

丙说,很多三儿其实也是受害者。要怪只能怪自己,没能管好自己的男人。我老公婚前就好色,结婚到现在,三儿换了又换,我也都懒得理了,反正他也离不开我,离不开这个家。那些用真感情去爱我老公的三儿们,被抛弃时也很受伤。

乙还奉劝群里的姐妹们:出轨这件事,错的是男人,三儿没错,永远别和三儿撕逼。免得三儿回你一句嘴:管好你男人的眼睛和身体!这就好比在公车上容易遇到色狼,应该反思下自己的穿着,而不是直接问色狼你干嘛?免得色狼回你一句:你长得那么丑,谁要摸你!

05
每个人的婚姻都会经历一段黑暗的时期。我觉得这些三儿就像恶魔一样,她们趁着天黑,疯狂地张牙舞爪,奋力地隔离荒原艰难前行的摆渡人和他守护的灵魂。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将没任何保护的灵魂撕咬、吞噬,满足自身无尽的欲望。而我们不能忽略的是,那些恶魔在成为恶魔之前,也只是一个害怕被恶魔伤害的灵魂。

可当这些经历过三儿搅局的女人平静地说出“我家三儿”这几个字时,我似乎又觉得“灵魂”与“恶魔”同行,是度过荒原不可逃避的“劫”。

我还没有看到迪伦是否顺利通过了那个可怕的荒原。我只是知道有崔斯坦在身边,她没有害怕,即使发生了许多危险可怕的事,可她依然坚强。即使是与崔斯坦被迫分开的那段路,她都能够靠坚强的意志力突破恶魔的撕咬和阻挠,让自己到达安全屋。

因为她知道崔斯坦会尽力保护她,而她只有坚强地做好自己,保持良好的心境,才能够让荒原更加明亮,前行的路更好走。

那些经历过与三儿斗争的女人,没有害怕,也没有颓废,他们依然在追求幸福,和她们在一起的有的是原来的老公,有的是新的老公。日复一日,他们依然在过着平凡的日子,追逐着可望而不可及的幸福。

没有什么过不去,只有再也回不去。生活中放不下的,很多时候不是回忆里的那个人,而是那段有自己参与的曾经。在婚姻里,后来者是三儿;在爱情里,不被爱的人才是三儿。真理与真情角逐,无论输赢,三儿们又岂不是这段孽缘里的受伤的人呢?

我们能做的只是放眼前行,把握好正在经历的今天和拥有无限可能的明天。没有谁非得和谁在一起,也没有谁一定得是谁的谁。在一起是缘,缘尽人散,就像生老病死一样,只能顺其自然。

至于生命中陪自己走过的那个人,套用张嘉佳在《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说的:你有自己的朗读者,而我只是个摆渡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