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油菜地

我曾踏过遍地黄花的油菜地

从不曾出现在生命里的美丽

姑娘的芳容恰好装满了整个春天的记忆

如今黄花又一次发芽

我却忘记了那一年的油菜地

我曾知道知了的夏天是荔枝树下的甜蜜

姑娘也在最好的年龄

她在隔岸的篝火处迷离

我在此岸的芳草地看你

那个河流从上游到下

水流静静清清

我在深夜翻开的第一篇文章

诗歌曾经也在我的胸膛撒娇发脾气

像极了初春的爱情

但在万世轮回里

终是红玫瑰朱砂痣的惋惜

如果可以,我亲爱的你

呼唤我一声,轻轻

在漫长的在久远的我都会回去

那个遍地黄花的油菜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