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一座山(四)

周星河又往前走了走,顺着巷子,都是些特别老旧样式的平房,跟他小时候住的有过则无不及。

看样子应该是已经到山下了,但是就是不知道是在哪。按理来讲,好歹是度过了整个童年的地方,不应该会有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更离谱的是,他发现很多老房子外面都坐着一群老大爷老大妈,打着卦,纷纷投来了异样的眼光。

而他也回以异样的神情。

为什么那些人穿着厚厚的大褂和衫袄啊?六月份啊,这么热……

这时候周星河才感觉到了附近气温的骤降,但是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拉紧了外套。

傍晚夜凉,肯定只是有点不适应而已。

他这样想着。

却是没有发现头顶高高挂起的太阳。

那些老人衣着奇怪也就算了,有的还留着长辫子,眼神麻木空洞的盯着他。周星河左右望望,真的实在不想跟他们有接触,只能硬着头皮往前了。

巷子岔道复杂,绕了好一会才看见尽头大路口,人头攒动,好像人还挺多。

周星河连忙跑过去,可当他出来看清眼前的场景时,却有些搞不清状况了。

整个街道比巷子宽敞多了,高楼也拔地而起,但是大部分也只是多个两三层的样子,许多小摊小贩在两边摆摊,让也宽不到哪里的街道更加逼仄。

而有一群人正从中间穿过。

那些人手上好多人举着横幅,写着看不太清楚的字,口中喊着“不当卖国贼”“反对八国最后通牒”云云模糊的口号,规模不大,但是群青激愤,震耳欲聋。

他们所有人都穿着上世纪民国学生服饰。

“……哈哈哈……哈哈哈我知道了,这是在拍戏是吧,什么时候开发了个影视城啊。”

周星河如是安慰自己到,但是心里还是压不住可怕的陌生感。

他刚想找个人问问到底什么情况,就看见一个女孩子被推搡到了地上,差一点点就要发生踩踏,周星河连忙跑过去将她扶了起来。

“没事吧,先来路边。”

“谢谢这位小哥。”

眼前的女生也是民国典型的服装,留着短发,圆圆的脸,五官柔和,看起来非常朴实。

“你们拍戏太危险了吧,要不要这么投入啊。”

女生愣了下,露出了个浅浅的笑:“这位小哥是刚来这里的吗,我们这是在请愿。我是北京女子师范大学英语系的学生,我和我的同学正在这里向政府的猥琐行为发起反抗。大家只是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愤怒而已,这也是无奈。”说着说着,她收敛了嘴角,“段祺瑞政府选择向侵略我们国家的人低头,都没有问过一直生存在这片土地的人民意见,而我们是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为了自由与希望,我们必须反抗!”

“哈……哈哈你们是太入戏了还是怎么……”

“我们从来没有开玩笑,也从来没有把它当做儿戏。”

女孩眼中的坚定与信念一下子让周星河有些不知所措,渐渐感受到了周围不寻常的温度,一下子让自己冷的打了个颤。

他环视四周,残破旧时的建筑,前方攒动的人头还有这令人模糊时空的世界。

周星河双手搓了搓肩膀,才发现口中不断呼出白气:“……小姐姐,你能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时间吗?”

“中华民国十五年啊,怎么了?诶!你怎么了,没事吧,你……”

周星河觉得自己是冻到了,脑袋嗡嗡响有点混乱,眼前也有些发黑,这一切肯定是个梦吧,大夏天的,怎么会这么冷呢,还民国,穿越也不搞个好一点的地方。

就在要他快撑不住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来吧。”

然后一个轻柔暖和的东西突然包裹住了他,一个肩膀将他昏昏欲坠的脑袋托住。

是谁啊,太温暖了吧。

不想睁开眼睛,就迷迷糊糊听到他们的谈话。

“韩先生!你怎么在这里啊,好久不见了。”

“刘君,好久不见。”

“这位是你的朋友吗,真是太巧了,他没有事吗,刚刚我就觉得奇怪,穿的不像是当地人而且又那么少。是不是着凉了啊,要不要带他去看医生?”

“谢谢刘君好意,人我带回去,应该是有点风寒,不是什么大事。”

“好好,你们快回去吧,辛苦韩先生了。”

“没有的事,那,下次再见了,刘和珍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欢迎光临寒舍,不要嫌弃。”韩醉倒是一副平静的样子。 介意很介意好嘛!这真的可以住人吗?看起来连装修都没弄好吗? ...
    愚氓阅读 24评论 0 0
  • 周星河把车开到了一个民宿的前面,坐了会儿,盯着前面没有动作。几乎是到午饭之后,才像是回过了神看了看手机,这才起身,...
    愚氓阅读 26评论 0 0
  • 周星河再次回到了曾经生活的那个村子,这几年新农村建设变化特别大,附近的地方基本上都被开发做了民宿或者特色旅游,唯独...
    愚氓阅读 21评论 0 0
  • Lesson 3: Health Information Exchange Reasons for establi...
    我的名字叫清阳阅读 10,814评论 0 14
  • 我是黑夜里大雨纷飞的人啊 1 “又到一年六月,有人笑有人哭,有人欢乐有人忧愁,有人惊喜有人失落,有的觉得收获满满有...
    陌忘宇阅读 3,516评论 26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