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雪:铁人

“喂? 是××吧,我家里电视坏了,可以来帮忙修一下吗?”​“好,马上到!”刚准备下地干活的爸爸放下了锄头,奔着邻居家去。

  这种事情不知道已经有多少次了,要么​是修电视,要么是修水管,他们似乎把爸爸当成一个免费的修检工,爸爸里外忙活!可他却从不去拒绝,也从不抱怨,我有些心疼爸爸,以至于每次上门为了“省些钱”的人都被我赶走,也许是我太狭隘了。

  太阳从黑夜中挣脱,我借清晨一缕阳光,打量着爸爸的背影。一条条沟壑纵横在他的额头,一根根雪白爬上他的头顶,我别过头,因为眼泪悄悄滑下。

  我想,我应该帮帮他,就算没什么大用处,至少​这绵薄之力可以分担他一点点劳累。

  夏天的阳光总是那么刺眼,那么热烈。​我盼啊盼啊,终于抽出时间去帮爸爸了。于是便飞快拾起一顶帽子戴在头上赶着去田地,心情无比舒畅。田地里,隆隆的机械声在耳边作响,随处可见人们忙碌的身影。我一眼就望见爸爸在水田中插秧,便又飞快跑过去,脱了鞋子,卷起裤脚,一脚朝水地里迈了过去,“嘶——,凉”。爸爸才注意到这边,朝我大喊:“你来干啥? 有我就行,快回家去看书!”这语气我听着像是斥责,只好满不甘心的离开了。

  可怎么能止于此​。日中,我看见妈妈这准备这把刚刚做好的午餐给爸爸送去,我拦住了妈妈,“让我去吧。”我接过篮子,再次朝田地里走去,谁叫我的爸爸活不干完就不回家吃饭呢。远远望去,他的皮肤像是烟熏火燎的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非洲来的,黝黑得让人心疼。我刚要走到爸爸跟前,就看到一个邻居朝爸爸走去。我想准没好事,我跑过去瞪了邻居一眼,道:“你干什么呢,不帮不帮啊。”“不是的,我来送些西瓜感谢你爸爸,感谢他帮我们家干活。”听完这些,我有些不可思议看着我的爸爸,这可是到现在还没吃着饭的人啊!怎么还是这样有力气呢?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铁人吧!

  可是,铁人会疼也会累​,只是他不表现出来,我们看不到。夜深蝉鸣,爸爸拖着满身的泥污回到家,开了水龙头冲了冲,然后就躺在地席上休息。我见状,跑到他身边给他捶捶腰,不觉眼眶微湿。因为我知道,这个铁人脾气很倔,总是把笑容挂在脸上,把劳累和忧愁藏在了心里……

  这天的夜晚很冷很暗,星星很多很亮。透过窗户,我看见爸爸正擦着锄头,我止不住,泪水​决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