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坟冢

            人一旦奔五,有关晚年的事情就由不得自己,瞎想起来……想得最多的一定莫过于那顶埋身自己的坟冢。

        这坟冢应该建在什么地方最好、与谁建在一起,都需要考虑。

          通常,家乡人对此事都有讲究:子挨着父,父挨着爷……以此往前推。或者,丈夫挨着妻子。

          要说,这样的讲究也很好,可以说很完美,从哪个角度看都没问题。

        若是按照这个讲究,我当然没有丝毫顾虑。因为每年两次给父母上坟,对那个环境我太有了解,一闭眼,一切都会活生生地再现:绿油油的麦田里,父母的坟冢紧挨在一起,贴着土坎,面向东方。

            土坎上面是一片果园。果园后面阶梯式的逐渐增高,形成塬。塬很大,向西绵延着,与麟游和宝鸡接壤。

            麦地的下方依然是麦地,依次排列下去,直到山脚下。山脚下是宽阔而又狭长的泾河滩,其间有312国道和福银高速南北穿过,有大片大片的村庄,有煤矿的高楼与厂房……

          过了泾河滩,对面又是高山和塬顶。这塬顶是彬州的北极镇和新民镇,与甘肃的泾川和旬邑为邻。

          每天的太阳,都是从这儿升起的。

        所以,父母坟冢的环境还是很不错的,一来比较安静,二来背靠山势、面超旭日东升,很符合风水。

        如此看来,我的坟冢也一定是在这儿吧!

          这儿就这儿,让我紧挨母亲——想想,那个时候我一定会很温暖,一定没有冰凉与孤独。

          至于谁给我上坟、有没有眼泪、能坚持多久,我不关心,也不苛求。

          若要苛求,我想,如果自己的坟冢上能有几株黄刺梅就好了!有金灿灿的花儿,有红艳艳的豆,算是连接我与家乡槐山的一个脉搏吧!


5月6日凌晨于永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年开斋节长假,七月二十四至二十八日,按照计划,终于,二十七年来第三次回了一趟梦寐以求的故乡——甘肃省平凉市灵台县...
    家乡的白杨阅读 57评论 0 1
  • 似乎南方孩子对于雪有一种执念我没有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吗我不理解 我仍记得但许多事都已经忘却 热爱生活,便是热爱...
    kisslight阅读 21评论 0 0
  • 第一次与巷相遇是在诗中,那时候读戴望舒的《雨巷》,就深深喜欢上她,这是怎样的模样,于是在心中反复默念这首诗,让文字...
    水云闲阅读 29评论 0 1
  • 小家伙学费和兴趣班支出了2.5万,然后代弟弟还了1.5万给同学,然后我想买的空调,饭桌,就不够了,似乎连生...
    月印水寒阅读 21评论 0 0
  • 昨天,“杭州保姆纵火案”终于二审 ,最终判定保姆莫焕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看到这条新闻,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词就...
    楼上的姨阅读 2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