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跳梁,不避高下

愚蠢,总是在舌头上跑火车
电击过的脑子
呈现予人的只有空洞
东西跳梁,不避高下
滑稽开场与灰溜落幕
所琢磨的,狂吠舞罗的刀
只不过是朽木残渣
实际上并没有意义
绕来绕去,憋死一头畜生
也摆不出一个八卦阵
貌似青蛙一样的东西
该何去何从
命运之轮在掌心滚动
索然不觉寡味
夜半难耐时
是不是该捋一捋哪根须子
开叉了呢还是打结了呢
所描述的画面永久性的滞留冰场
颠三倒四的几个厥词
也只能是诗歌中的败笔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