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阳-----记德国行第三日

  和煦的阳光穿过林间,清脆的鸟鸣此起彼伏,欢快,明朗……

  今天动人心弦的事很多,不知从何与你相叙,不如从由我心?

  清晨的阳光一丝一丝地洒进房内,一切渐渐苏醒。今天便要与寄宿家庭一起度过完整的一天了,心中似乎藏了许多情感,或激动,或期待,或害怕,或彷徨。

  一天,从早餐开始。

  Helena的母亲为我准备了很多,全麦面包,火腿,热可可……而我,却不习惯那带着点咸味的德国全麦面包,笑着对阿姨说“special”。阿姨明白我的意思,笑了笑,转身去拿其他吃的。我不知那叫什么,但是味道不错,便笑着点点头。Helena说“如果我还不喜欢,她母亲还会去找其他吃的。”那一刻万千感慨尽化作一个笑容。后来,她们一直和我找话题聊天,从生肖到星座,从学校到父母,她们很热情,想要更多的了解我,哪怕我只会说一点英文,哪怕我们语言并不完全相同。我们的交流如同阳光射入森林,一缕一缕却能照亮整片森林。

  不就,Helena的祖父母带我们去参观法兰克福市中心。他们都上了年纪,白发苍苍:我看见,Helena的祖父手一直在抖,应是老了罢。可他们对我说话却一点也不拖拉,语速刚好,不快不慢,笑着,说着。恍然间,那慈善的面庞如同我的祖父母。

  我们一起乘地下铁去市中心。不仅仅高楼耸立,四处高科技大厦,更有红砖白瓦,静谧古房教堂,似乎每一座建筑单拎出来都是一座地标。我们走着,看着,Helena的祖父母为我介绍着每一座房屋的结构,为我介绍每一座教堂的历史。我没有都听懂,但望着建筑,望着他们的眉眼便都懂了。这是1479年的,那是1689年的,这是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那是……每一座,不仅仅是一座单纯的建筑,也不仅仅是一件单纯的艺术,而是一颗炽热的心,如同太阳搬可以燃烧地球的心。

喷泉


高塔


古建筑


  一步。一步。一步。一起聊着,走着,便到了法兰克福的母亲河-main river。微风轻轻拂过脸颊,吹扬起耳鬓的发丝,吹扬起长长的衣摆,河水的味道扑面而来。一座大桥飞过河面连接着河对岸的新区,行人络绎不绝。我与Helena的祖父一起走上大桥,倚着栏杆。望着桥下流动的河水,望着两岸的风光,望着来往的游人。Helena的祖父跟我说,他年轻时曾坐着船沿着main river一直到巴拿马。风,又起,他眯了眯望向远方的双眼,皱纹更深了,而我却从他碧色的眼眸中望到了一米阳光,来自远方的一米阳光。


河岸风光



  桥的栏杆上有一把又一把精美的锁,我不知它们锁着的是什么,或许是阳光,或许是曾经,或许,是心。我一步一步,走下台阶,一步一步,跟着Helena的祖父。

桥上心锁


  下午,Helena的祖父母一起接与朋友相聚的我们。他们很看善良,见我拎着一大袋东西,便立刻接过,无论我怎样拒绝;他们很幽默,会和我开玩笑;他们很体贴,会提醒我是否落下东西,会问我有没有疲惫。望着他们慈祥的眉眼,哪怕在他乡,我总会安心,莫名的安心。我知道,他们是真心对我好,不带一点假意的真心。

  他们临行前与我相拥,离别的拥抱。我不知几日后我们是否还会相遇,至少,对于今天来说,是离别了。

  相拥那一刻,似乎有阳光洒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