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丘记

    时己亥,予初临大连。大连者,青丘也。昔唐时,青泥浦也。御风一千八百里,子夜俯瞰青丘,灯火具明。望之黢黑而深明者,洋也。乃不知为渤海乎,亦或为黄海乎,是或交界也。而或茫茫苍凉,盖云耳。此乃青丘之初观也。




  触之,海风临面,心旷神怡。夫古今骚人,多醉于此。予得无不避乎?久而困矣。

鸥与海


  是日,惠风和畅,云散天明,绿叶秀盛,鸟啼蝉鸣,人车疾去,行人会省。青丘之旅顺,从而往矣。屹于渤海之端,旅顺口者,军港重镇也。昔三代,辽东郡破风浪;盛唐极,青泥浦问沧海。感满清末,渐甫豪率北洋舰队,舰击而覆也。北洋之海,波撼天地,呼山川,踏人间。


潜艇



  嗟夫!今中国之大连未之有也!适中国航海日,予携亲友,登潜艇,品今中国之大无畏。筚路蓝缕,湾港山海,星海天地,上下顷光,天接之处,劈浪而去,去而无期也。二十年之役,今静浮绿水。登,登也,气闷物艰,怀当年兵士,敬,敬也。是亦谓艰险也。壁厚器密,鱼雷导弹,斯物旧人,满清之不达也。于此乎,易望当今之中国之军舰潜艇,浪问世界,港之浅,难载巨龙。黄金山间,鸥予共鸣。                                           




  至于青丘之黄渤海,蔚青于天际,碧鸥竞翔,或越于顶,或集于波。鱼虾潜行,黑浮养之。帆展船起,随风似心。虽不及于舰艇,亦醉于是中也。风迎客,旁面过。乐之极者,未之有也。似亦未感骚客之忧乐无穷也。薄暮远帆,行之往向灯塔之观也。是谓安乐也。

旅顺口


海鸥


  噫!夫青丘之港也,予亦敬亦痛,亦悲亦喜。未若文正之境也,未及文公之心也,未达骚人之感也。虽然,予观青丘之旅顺之物,恩天下之有也。时七月十一日,诞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