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年轻的漂亮小姐和她的中医诊所【1】

图片源自网络

01  林妹妹和玫瑰花

从小,我就体弱多病,身上总是有一股淡淡的中药味儿,因为我母亲总是带我去看老中医,用各种中药给我调理身体。

虽然总是生病,但并不影响我长个子,我在初中时已经一米65了,比班上很多男生都高。因为身高的原因,我总是坐在教室里最后的位置,我不爱说话,但是学习成绩还不错,老师很喜欢我。

高中的时候迷上了看小说,也是在那个时候我知道有一个叫东野圭吾的作家,我特别喜欢看他写的小说,每字每句我都认真品读。

因为身体抵抗力差,天气一转凉我就会感冒生病,然后就得喝中药。

我总是生病喝药,体型又偏瘦,一脸柔弱,总是安静的坐着看书,说话声音又细又小,班上的同学给我取了个外号林黛玉,说我弱不禁风。

每次生病请假回学校上课时,总会有些男生开玩笑说:林妹妹终于来了。

有些男生喜欢下课后围在我桌子边上一直叫林妹妹,他们捉弄我,他们想逗我笑,或是像我示好,我知道他们没有恶意,但是心里很反感,我觉得他们脸上的笑容是邪恶的,是恶心的。

我不喜欢他们叫我林妹妹,所以大学选择学医,因为从小和中医打交道,自然选择了中医专业。

上了大学,我依然喜欢上课的时候坐在教室后面的位置,因为没有人会注意到我,而我却可以观察到前面每一个人的小动作。

低调总是令我处于不败之地,我的专业课成绩名列前茅,所以我医大毕业后开了这家规模小得可怜的中医诊所。

这里远离市中心,临近郊区,居住在这里的都是一些社会闲散人员,他们没有固定的上作,常常聚在一起赌博,输光了就会想方设法地去弄钱。

这里是被城市遗忘的角落,而住在这里的则是被上帝遗弃的人。

经常有人问我为什么把诊所开在这么偏的地方,在他们眼里,我一个年轻漂亮的弱女子,在这人流杂乱的地方开诊所实在不是明智之举,更何况还是一个中医诊所。

是的,我不止听到一个人夸我长得漂亮,大学真的是一所整容院。五官本就不错的我,上了大学后自然而然的学会打扮收拾,我苗条的身材,淡定而傲娇的气质,让很多男生趋之若鹜。但我从不会把那些人放在眼里。

诊所刚开的那段时间,每天都有很多人挤满我的小诊所。他们当然不是来找我这个年轻的黄毛丫头看病的,他们是来看稀奇的,他们被我的美貌所吸引,也对一个如此年轻的女中医充满好奇,好奇之外自然是想等着看笑话的。

这群愚昧无知的人,是不会相信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会把脉开处方的,在他们的认知里,年龄越大的医术才越好,至少他们接触过的开处方的都是年过半百的“老中医”。

当然也有人问我把诊所开在这里怎么赚钱呢?

我觉得用金钱去衡量快乐是肤浅的,他们不懂我的想法,不懂我在这里的快乐。

我在诊所旁边的空地上种满了红玫瑰,每当玫瑰花盛开的时候,火红的一片煞是惹眼,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在这脏乱不堪的地方格外独特,总是吸引路过的人驻足欣赏。

偶尔也会有人问我如何能把花养得这么漂亮,我只是笑笑说:这是秘密。

02 居委会王大娘

那天,居委会王大娘找到我,一脸嫌恶的指责我诊所的玻璃太脏了,说这样会影响社区形象。

我很想提醒她,她的社区根本就没有多少人,但我还是笑着答应把玻璃擦干净。

王大娘从我在这里开诊所的第一天就看我不顺眼,我是知道的,她每次看到我都是一脸严肃,摆出她居委会主任的派头。

我很理解她,一个更年期中老年妇女,怎么会看得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出现在她的管辖范围里夺走所有男人的视线呢?

透过那面脏兮兮的玻璃看外面,一切都是朦朦胧胧的。我还是决定把玻璃擦一擦,王大娘说得对,太脏的话也会引起别人注意的。我一直都喜欢低调不引人注意的。

我为王大娘泡了一壶红枣枸杞养生茶,告诉她喝了可以补气养颜,请她坐下慢慢喝。

王大娘一脸嫌弃,嘴里一边说不相信中医,不喜欢和中药,身子却稳稳的坐在椅子上。

我笑着拿出最好最大的红枣,装了一小袋送给她,王大娘立马笑得合不拢嘴,直夸我懂事,她走的时候我顺便送了她几袋板蓝根冲剂,王大娘笑得嘴巴咧得老大,我都能看到她那又黑又烂的蛀牙。

之后,王大娘一改往日居委会主任凌厉的形象,变成了和蔼可亲的老人家,经常来我诊所小坐,我每次都会为她泡一壶养生茶。

王大娘亲切地问我:“小陈啊,今年多大了?有对象了吗?”

我笑着摇了摇头。

王大娘装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说:“你这么年轻漂亮,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怎么会没对象呢?”

我说:“我现在还没有谈对象的想法,还年轻呢。”

王大娘却撇着嘴说:“不要因为自己长得漂亮就挑来挑去,会挑花眼的,女孩子还是早点嫁人好,我认识很多优秀的单身男青年,我给你介绍几个吧。”

看着她那一副让人作呕的表情,我努力装作羞涩又感激的样子向她道谢。

那天下午,王大娘又来诊所和我唠家常,她说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孙女又好久没回家了,让我帮忙留意一下。

快天黑了,王大娘才起身和我告别,她嘱咐我,要是有他孙女的消息就及时通知她。我笑着答应。其实我连她孙女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

临走时王大娘问我上次送她的红枣还有吗,她要买一点,我笑着拿了一袋递给他,顺手把她递过来的20块钱塞进她的衣服口袋里,期间我不小心碰到了她那长满斑和皱纹的粗糙的手。

王大娘笑着说不好意思,麻溜的拿过红枣,然后高兴地哼着歌回家了。

送走王大娘之后,我掏出手帕使劲儿的擦手。

她应该庆幸,庆幸她行将就木的身躯对我毫无价值。

03 年轻漂亮的猎物

早上我刚打开诊所的门没多久,正在修剪刚从院子里抱进来放在柜台上的一盆玫瑰花时,就走进来一个年轻女孩,白色T恤和简洁的牛仔裤,高高的马尾,一张清秀明媚的脸,像是一阵清爽的风。

我发誓那一刻我差点儿喜欢上她。我赶紧背对她擦了擦嘴角上面包的残渣。

“你是陈医生吗?我这两天有点上火,想开点中药喝,王大娘说你是个厉害的中医,让我来找你瞧瞧,没想到你这么年轻,我就住这条街的尾巴上,叫我安萍就好。”她大大咧咧地说,还用手摸了摸正盛开的玫瑰花。

我心里对王大娘有几分感激,这可能是她这辈子做的唯一一件好事了。

“叫我陈夏就行。”我望着她露出最优雅的微笑,我能感觉到我的脸不争气地红了,我竟然有些害羞。

我为安萍泡了一壶花茶,多放了些菊花和金银花,我告诉她上火了就得喝这个茶。

我已经做好了和安萍长聊的准备。

果然,那个上午我们聊了很多,安萍很会聊天,她似乎对医学很感兴趣,她歪着脑袋,满脸好奇不停地问我,单纯的表情很像芸芸,有片刻让我失了神。

她大部分是对我的专业知识的提问,我有问必答,但我注意到她一直没有喝我给她倒的茶。

她问:“你对外科手术了解多少?”

我笑着说:“那和我的专业相差太远了,我只和中医打交道。”

安萍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你认识王大娘的孙女吗?那个孩子好久没回家了,王大娘很担心。”

我说:“那个女孩我见过几次,没什么印象。你知道的,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可能来中医诊所呢。”

安萍笑了笑,眼神却始终没有离开过我的眼睛,我竟然觉得她的眼神有点儿犀利,但我一直很淡定。

快到中午了,安萍看了看时间:“打扰了你一上午的工作,真是不好意思。下午我还有事,我们改天再聊吧。”说着起身告辞。

我说:“没关系,反正我的诊所一直都没什么生意,现在很少有人会来看中医,何况我这么年轻,谁会找一个年轻的中医看病呢。”

安萍直直的盯着我:“那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开一家中医诊所呢?”

我淡淡的笑了笑:“我从小和中药打交道,我也很喜欢中医,何况我不喜欢和太多人打交道。”

我边说边摘下花盆里的玫瑰花,放进一个透明的玻璃茶壶里,再往里倒满开水,鲜艳的玫瑰花在透明的茶壶里升降、漂浮,丝丝热气飘出来,让我的视线有点朦胧,我觉得安萍格外美丽迷人,我浑身血液开始活跃起来。

安萍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什么。

我忙拉着安萍坐下,“你不是上火了吗?我还没给你把脉开药呢。”

安萍愣了愣,讪讪地说:“聊天聊得太开心,忘了我是来找你开药的,那就麻烦你了,陈医生。”

我给她倒了一杯玫瑰花茶,“尝尝这个新鲜的玫瑰花茶吧,女孩子喝这个对身体好,对皮肤也好。”

安萍忙推辞说:“不用了。”我的热情真挚让她无法拒绝,但是她接过玫瑰花茶浅浅地抿了一口就放下了。

她伸出纤细白嫩的手腕放在诊脉垫上。她的皮肤很白,我似乎能看到毛细血管里流动的血液。

我静静的给她把脉,大概两分钟后,我示意她换另一只手腕。

见我没说话,一脸严肃,安萍问我:“我的身体还好吧?”

我说:“很健康。对了,你是什么血型?”

“B型……”她的眼皮越来越重,片刻之后便昏睡在了椅子上。和我推算的时间相差无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选择,既然安萍选择走进我的诊所,那么回应她的将会是一场梦魇。

故事未完待续......

齐帆齐写作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都说国外爸妈带宝方式和国人的大有不同,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啊~~~ 不信你们看! 是不是外国宝宝都是他们爸妈在...
    dayup2015阅读 28评论 0 0
  • 从小到大,一直都被灌输着一个思想。越重要的人,越是要紧紧拥抱,不离不弃。随着年龄的增长,思想在不断地改变。经历了抛...
    喜欢中分的寒先生阅读 100评论 0 2
  • 多锻炼就会变的轻松吧。 不要想那么多,就一件一件的把当下的事情做好就是最好。 有时候也经常会想,自己并没有多友好,...
    好大一只虫阅读 16评论 0 0
  • 在公共场合提起性,人大多避之恶之,主观地认为有关性的话题是肮脏的,是毫无美德的。其实这个时代的思想已足够超前,只是...
    magnolialum阅读 124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