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鸦片

我又熬夜看完一本小说,一直追着情节跑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现在一条长路终于跑到了头,脚步猛地停下,整个人却还沉浸在马拉松式的快感里,于是我迅速地把同人歌曲听完,又自顾自地挑出演绎得最有味道的那个版本,把歌词记住,时不时跟着哼上几句,直到书中的人一个个的都朝我挥手道别,我就这么看着他们从正文退到番外,再一个转身,退出我的生活。

我知道,他们的生活不再更新,意思大概是“到你了”。历时七天的魂游结束,又到我了呀!

回过神来,我使劲眯了眯眼,前面好像没有路了,也没人给指一个方向。这种举目四顾,茫茫然无着无落的感觉让人忍不住心里一阵阵发慌。

有时候我会直接扎进另一个虚构的世界,为了摆脱这种莫名其妙大驾光临的慌乱,我会迅速开始新一轮的阅读,虽然结果可能还是一样的空落落,但至少,又一个七天,中间好歹闭上眼睛喘了好几口气呢。

真要说莫名其妙其实也不是,我就是闲得慌。一闲下来就过去未来一通胡思乱想,然后就开始各种焦虑、不安,好端端的非得把自己折腾得像个神经衰弱的病人。可笑的是,我那时还一直觉得“杞人忧天”里的杞人是个天大的笑话。而且,我这也不是真的很闲,就是死线前夜最后的狂欢,听着列车轰鸣前进的声音在铁轨上跳舞。

我:这是最后一本了。如果人的所思所想也有声音发出,那这语气定是宛如赌鬼上了赌桌之后的“最后一盘”。

啧。

书这种东西对我来说果然是精神鸦片。

高能。

上瘾。

有毒。

当然,这都是“对我来说”,有毒的是我,控制不住的是我,出问题的是我,书只不过是个趁手的工具,就跟杀人犯手里的刀一样无辜。

之前,大概一年前吧,也有过一段时间疯狂地啃书,跟站在流水线上似的,一本接一本不留空档,无黑无白,看得天昏地暗。不过,那会儿一直被我美其名曰:生命短暂,求知若渴,看看手头上长长的书单,倒也说得过去。真正意识到“不良书瘾”是最近这一两个月的事,我终于发现,自己每次听到“嘿,到你了”这样的内容时都会想扭头就走,要不就是一头扎进书堆里。我一直,用这种方式包装着自己对于不确定生活的无知,迷茫和害怕。

还没到我呢吧,你看,这本书都还没看完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