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俩

1.

我叫余晓波,天蝎座O型。张扬喊我叫Bobby,他说这样比较亲切,可我总觉得他像是在喊一条汪汪。我和张扬相识于大三,不同学校的学习部联谊,我是副部,他是对方学校的部长,于情于理我都多敬了他几杯。酒过三巡,众人都面红耳赤,我的部长开始尽全力的耍酒疯,靠在某个学弟的肩头喊着已分手女友的名字,大家都忙着安抚他。一片混乱之中,张扬只是静静地坐在位子上抽烟,什么也没干,就这么看着。

2.

虽说我们不是一个学校,但学校其实也就是门对门,五分多钟的路程就能从我们学校走到他们学校。那晚聚会散了之后大家在前面托扶着我们部长,我和张扬走在队伍的后面,我问他:你有什么事么?”他看了我一眼之后说没有,我则大方的介绍自己,“你好,我叫余晓波,”他笑说:“我知道,吃饭之前张哥介绍过了。”张哥就是我那早已醉的不省人事的部长。之后我俩也没什么交集了。

3.

后来遇见张扬是在某个冬日夜晚。他们学校的烤冷面是我们大学城附近的一绝,我总是过来买。那天晚上我又忍不住嘴馋跑去他们学校买,在买好出门要回去的时候遇见了张扬。我当时隐约觉得是他,不是很敢确认。他坐在花圃上抽烟,眼神黯淡,不知在想些什么,我走进喊张扬部长,他恍过神来,定眼看了看我,说“Hi”。我坐在他旁边拿起手中的袋子问他我买了烤冷面要不要尝一口,他笑着摇头说不了,谢谢。那时候气氛显得略微尴尬,两人相对无言,他在那里抽烟,我则闷头吃着烤冷面。吃完之后,我心想为什么我要在这里把烤冷面吃完,人家的样子是不想搭理我啊。然后我就起身打算说那我先回了,话还没到嘴边,张扬忽然张口说:“我们去操场上走一走吧。”

4.

“你吃晚饭没?”我好死不活的冒出这么一句。

“吃了,吃的是黄焖鸡,没想到真的很好吃。”

诶?忽然讲这个干嘛?我们之前的话题有讲到黄焖鸡吗?

我们走了一圈又一圈,也只是偶尔闲聊,他话很少,但和他在一起却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那时不知道这是种什么感情,心里只是想着反正今晚月亮这么好我也很闲再多走个几十圈也没事。也不知道走到第几圈的时候,张扬忽然问我

“你说分手之后还可以联络吗?”

我那时心想”吼,原来是情场失意,怪不得丧着个脸。”

“因人而异吧,看你自己啦其实,你要是想联系她就联系啊。”我说道。

他轻轻地点了点头,我透着微弱的月光看着他,那一刻我觉得他像个幼稚的大男孩。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么诡异的想法,赶紧安慰他说“没事啦,大丈夫要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失恋不用怕,你的人生才刚开始辉煌。”他也没有理我,自言自语道:“算了,她和我说不要联系了。”那时候我心想这个耿直的大男孩竟然会觉得那个女生是真的不想和他联系,但我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5.

那晚的聊天也就在这段比较诡异的气氛里结束了。但从那之后我开始时不时的去他们学校,晚上的时候也会刻意去操场走一走。有时候能碰到张扬,碰到就会一起走。时间长了之后我知道他有个很喜欢的前女友姓陆,大三的时候没有和他说一声就出国了,然后便是我认识的张扬。他说的云淡风轻,但我看他每次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从不和我对视,眼睛一直看着地面,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一样。我迫切的想要靠近他,我想要告诉他不要自责了,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我想要拥抱他,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6.

但直到大四毕业,这个拥抱我还是没有给他。他待我很真诚,但也只是朋友般的真诚。每当他真诚的看着我,我心里也不敢对他有让我心虚的念头。他就像那西天取经的圣僧,偶然有天路过了我这必经之路的女儿国,我想尽千方百计留他,可他心里只有远方,根本没有我。这是命中注定,也是我求不得的东西。但我想既然留不住你,我就和你一起走。我偷偷打听他的就业单位,如愿的和他一起进了同一家公司。他也不觉得诧异,没有发现任何不妥。

7.

某日公司聚会,他有些喝醉了。我私心的坐在他旁边照顾他。同事们都知道我对他不一样,大家纷纷起哄让我送他回去。他执意想要走回家,我无奈只能搀扶着他。他酒品很好,不发酒疯也不乱吐,静静地听我安排,温柔地看着我,一直在笑。我问他笑什么,他笑说:“有你在身边真好。”我不明白何意,但耳朵确是微微红。我们就这么走着,我那时心想,如果取经的路太远,就不要走了,我可以和你一起停下。即便是享受这片刻的安宁,我也心满意足。想着想着忽然有人喊我们,说是什么杂志的摄影师,想要张扬的名片。张扬那时竟也就给了,我心想还是喝醉后的他比较可爱。送他到家后,他开始自言自语,说着我后悔了我已经长大了之类的醉话,虽说是醉话,但却狠狠地记在了我的心里。回家的路上我想着,这都是我自己所求的,求到求不到都是自己要的,不该怨别人。虽然这一路走来那位陆姑娘没有赢得任何东西,张扬的生活都是和我们在分享,但最终我才发现啊,她赢得了一个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存在。她永远存在在张扬的生活中,脑子里,心里。

8.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张扬特别不好意思,说要请我吃饭,昨晚让我这么费心。我说咱们住的又不远,这样吧,你每天和我一起下班,一天三顿都和我吃,请我吃一个星期。他点点头说行,那就从今天开始。然后我就每天和张扬一起吃饭,我感觉幸福真的要满溢了出来。也许我再努力一把,就可以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张扬在第三天的中午和我说了抱歉,说不能再和我一起吃饭了。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他仿佛早上在电梯口看到了陆小姐,他想去找一找。我听到之后说可能是看错了,哪有这么巧会在一栋写字楼上班,他没说话。我也没再说什么。我害怕,害怕这条路快走到尽头了,害怕我的御弟哥哥要和我告别了。

9.

可故事就是这样,最后女王郑重地交给唐僧文牒,唐僧作揖,只说了一句

“多谢陛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五年前大概这个时候,正是高中最后冲刺的紧张时刻。我的班主任老师突发奇想,把她座位编到了我的旁边,说是同学之间团结友...
    阿兹特克人阅读 315评论 0 1
  • 从第一次的交谈,到成为彼此的遗憾, 我们耗尽了悲欢,终没能成为彼此的牵绊。 和陆沉认识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他不是一个安...
    段童阅读 793评论 3 8
  • 这一章想了很久,却迟迟没有动笔。因为故事开端的很早,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写起,或许从刚出生,一切就注定了。 我们俩同...
    漩漙添泙阅读 286评论 0 0
  • 【昨天】 千张,本名张芊,现年二十来岁,村镇人,一头及腰的黑长直,我说她性格古灵精怪,可能土话就是贱吧。 说起千张...
    鱼干小子阅读 454评论 0 1
  • 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1840年11月14日-1926年12月5日),法国画家,印象派代表人物和...
    huziniang_2004阅读 9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