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火锅英雄》:写给重庆的情书

游走于电影里的重庆,《日照重庆》里的十八梯、《三峡好人》里的奉节万州、《巫山云雨》里的巫山小城、《疯狂的石头》里的罗汉寺朝天门、《火锅英雄》里的东水门长江大桥……潮湿的雨、高低起伏的楼、空中的过江索道、江上鸣笛的船、大桥、轻轨、火锅、美女,每一部电影都是写给重庆的情书。

重庆大概是中国内地最具江湖气质的一座城市了,山河相间的地势成就重庆街道大楼自然的立体感,豪爽耿直的性情使重庆人带有与生俱来的江湖味道。所以当电影与这座城相遇,因为山,因为水,因为人,电影也就自然而然浸入满满的重庆气质。

因为喜欢电影,喜欢重庆,所以每次看到关于重庆的电影总是很兴奋,以前是这样,昨晚看《火锅英雄》还是这样。虽然我家不在重庆,但是那种不知从何而来的亲近和莫名其妙的感动往往让我有马上就回重庆的冲动。

当我知道《火锅英雄》与重庆为背景拍摄之时,这部片子就成了我必看的选项,后面又看到陈坤、秦昊、杨庆那更是喜出望外。因为我把杨庆看作第二个宁浩,当然就希望他拍出第二部《疯狂的石头》。看过之后果然没有失望,我极力回想,上一次看到如此酣畅漓淋的国产片大概要追溯到《无人区》了。两位导演都走黑色幽默商业片路线,都喜欢借鉴美国西部片,都还有无限上升的可能。

不用文艺片的精神气质去要求这部《火锅英雄》,大概是因为我对重庆的喜爱,所以观看影片时很多细节,逻辑和意义我都自然而然过滤。于是接下来也谈谈的观影体验也是自动装上保护膜的《火锅英雄》。

故事有逻辑欠缺,但基本圆满,结尾稍加仓促。如果篇幅伸张的再开阔一点,每个人物的塑造在立体一点可能会更好。暴力犯罪致青春是构成《火锅英雄》的全部内容,宣泄暴力,轻点青春,让片子节奏恰好。音乐和城市的无缝衔接是我的最爱,就如同我以前听着音乐穿梭在重庆的街道、轻轨和人群中一样,当然这种感觉只有我知道。

陈坤和秦昊表演的很不错,特别是秦昊。虽然听着他们说重庆话有点蹩脚,配音和口型还有出入,但是重庆话的精气神还是有的,特别是秦昊每次接完老婆电话那句标配“瓜婆娘”。他们的“沙坪坝草蜢”组合直接就是TFboy呀,长腿加白寸衫,舞蹈的音乐切换到“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也毫不违和。另外抢银行的悍匪,一身白寸衫加领带的校服造型,一个个都是青春靓丽的型男,走路姿势,打架动作,俨然就是《热血高校》啊。


最后赵英俊的片尾曲《世界上不存在的歌》,清扬婉转的曲调配合磁性的声线,字里行间尽显缱绻,一幕幕青春往事如电影缓缓在回忆里展开。不动声色的致青春,我真的有被感动到。听完片尾曲走出影院我想我应该推荐这部影片给大家。

你现在哪里生活

谁送你回家听怎样的歌

也许你已经忘了

临别羞涩的沉默

就像一阵风

遥远的吹过

在某个角落

也许真的有这首歌

如果你听过

会不会想起我

如果你听过

请记得嘲笑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