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这样的人,千万别忍让

文/午后呓语

01

我们从小就被长辈教育,要与人友善,不要欺负同学。即使偶尔被人欺负了,也要学会忍一忍,忍一忍就过去了。

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上个周末我一人独自在家,望着窗外大好阳光,于是决定把冬天的旧衣服拿出来洗一洗。

但当我洗完衣服,把最后一件羽绒服挂上窗外的铁栏杆时,却忽然听到了楼下传来一妇女的责骂声,大意就是说谁家晒衣服不拧干,让水直接往下滴,没长眼睛呀。

语言内容之粗俗,态度之恶劣,着实使我震惊不已。

我听完后,火冒三丈,心想:我都尽力把水拧干了,这冬天的羽绒服用手再如何拧,也始终是会滴水的呀。更何况我又没把水滴你家,你楼下晾衣服的杆子上也是空空如也,凭什么这样骂人呢?

越想越受气的我,原本打算朝楼下骂回去,但话到嘴边却又戛然而止,脑海里突然想起从小到大,爸妈老师总是教育我们,出门在外与人友善,切记不要欺负他人。

于是乎,我憋着心中的闷气,把洗完的衣服收了起来,又拎回浴室重新一件一件拧干,挂在客厅的椅子上让其滴水,直至最终确定不滴水了后,才放回窗外栏杆上。

02

原本以为事情到此便已结束,自己也长了记性,以后晒衣服的时候注意点就行了。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当我挂完衣服后,正准备坐在椅子上看书时,忽然听到砰的一声,我以为外面出什么事了,便赶忙跑到窗台一看。

瞬间,我就傻眼了。只见从三楼伸出了一根两米长的竹棍,在我刚洗完的衣服上肆意桶来桶去,显然是要把我的衣服桶下楼去。

我再瞧了瞧旁边几个空荡荡的衣架,便知道刚才砰的声音并不是什么其他的事,而是我衣服掉落的声音。

接着,我匆忙把剩下的衣服收进房间,准备下楼捡拾掉下去的衣物。然而,当我穿过三楼的大门时,却从敞开的门缝中看见了一个约摸五十岁的中年大妈,手中提着竹棍,一脸得意的样子,嘴里还一边囔着:“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晾衣服。”

瞬间,我恼火至极,冲到了大妈门前打算与她理论一番,然而此时心中却突然冒出一人小人,在耳旁嘀咕着:出门在外,别惹事,忍一忍就过去了。咱们是读书人,不跟她们计较。

就这样,我再次忍了下来,一个人默默地走下楼捡衣服。

当我捡完衣服返回的时候,耳旁又清晰地传来了三楼那位大妈不断的叫骂声,这次我终于没有忍住心中的不满,草草回家放下衣服,便直冲三楼跟大妈对峙了起来。

在一番激烈的争执声中,引来了众多邻居的观看。虽然结果并未达成和解,但大妈明显被我的强势吓到了,没有了刚开始时嚣张跋扈的姿态。

回到家中我忽然在想,如果一开始我便选择了强势,而不是忍让,是否就不会有后面桶衣服的事件了呢?

长辈从小教育我们不要欺负别人,但好似忘了教我们,在被他人欺负时,该怎么做?他们总喜欢说,忍一忍就过去,可有些人,有些事,真不是忍一忍就能过去的呀。

有时候,太过于软弱,不仅不会换回对方的同情,还会使对方变本加厉。

03

前两天跟好友小陈聊天,她突然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我赶忙问为何说这样的话呢,她叹了口气,说:“我室友整天说我笨,嫌我丑,还喊我土八路。”

一开始,我倒没觉得怎么样,心想同在一片屋檐下,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忍一忍就过去了,也许过段时间她就不这样说我了。

可是后来,她对我的欺负变得越来越厉害了。不仅在寝室嘲笑我,还在其他同学面前嫌弃我,甚至还随意拿我的生活用品,连跟我打个招呼都没有。

起初我以为这是她性格使然,不想计较太多,后来才发现,她对其他室友都是和和气气的,唯独冲我这般无理野蛮。

小陈带着无奈的情绪问我到底该如何是好,她说寝室待不下去了。我听完她的话,直截了当地回了一句:“她要是再说你,你也骂回去。没必要一味忍让。”

小陈接着说:“不行呀,我是外地来这读书的,她是本地人。刚开学的时候,我爸就叮嘱我,室友怎么样,都不能跟她们吵架,要与她人和平相处。”

我语塞。告诉她,与人友善是分人分场合的。对于那种持续欺负你,骨子里却是欺软怕硬的家伙,没必要再三忍让。

你的忍让,不仅不能缓和自己的处境,反而会使对方愈加猖狂。

你只有真正与她对峙一番,让她知道你并不是生活中的软柿子,而是硬石头时,她才会有所收敛。

04

在我们的一生中,从小就被教育,要学会忍受一些人的不善行为,和和气气相处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的长辈总是告诉我们,无论走到哪里,都不要跟人吵架打骂,不要滋生事端,一切以和为贵。

但他们却忘了,很多时候,并不是我们不惹事,事情就不会降临到我们头上。

很多人,你不惹他,他也会自己找上门来。此时我们要做的,绝不仅仅只是一味地忍让,而应学会主动反击。

不强势,但也不示弱。给人一种我不惹事,但也绝不怕事的模样。

只有这样,生活中那些欺软怕硬的人,才不敢轻易欺负到你的头上。


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哈哈,来,点个赞再走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