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不确定的成长惶恐,相信经验主义唯一论先导主义

清晨醒来,看见一片小文《你见过努力的人是什么样的?》里面总结了很多人和命运死磕的拼搏精神,看着怎么的总是让人跳动的脉搏有了力量又失去了真意。一路来我都在思考,思考所谓的努力和拼搏,思考所谓的心愿,脑力,践行力之间的所谓用的力量。

有人12点不睡觉看书,在厕所走廊,在图书馆,在夜黑灯下的每一个知识点里摸爬滚打,和自己的记忆力,和知识点较真,和现有的考学制度较真,结果如愿以偿,交出欣喜的答案。


有一个学长,大学刚毕业进入外企,觉得自己英文不好就每天五点起来学习英语,后面发现自己字写不好,晚上下班再晚也练字,还坚持健身,努力且自律。


有一个哥,从21岁退伍一头扎进餐饮行业四五年时间,从火锅店服务生到四五星酒店副总,现如今近40岁,有着自己的产业,时间观念非常强,从不赖床,应酬到破晓时分早上太阳升起照常起床,跟我说他将近20年没有睡过懒觉。

……

这样不管是学习还是工作,在大家的眼里看来是即为认可的努力和拼搏了。在我还是2开头的岁月里,我也这样认为着,也用着这样的蛮力生活着,可是当3字开头的人生出现的时候,机体,思维认识,生命的成熟开始慢慢发生作用,夜里12点,如果不是睡不着就不起来写东西,如果爬山让身体舒服,可以先爬山再看书写字。面对利益和道德底线,那倔强的捍卫道德绝对不是什么清高和自尊心可以解释的了,不过是茶余饭后,余生回忆起这件事情我无愧于心的心灵舒适而已。

一个影响很深的故事。

一个年轻刚刚当爸爸的知识分子,在面对自己的孩子身体发育和书籍中记录的内容不相符合的时候,竟惶恐的以为孩子的健康有问题,开始了各种担心和检查。结果虚惊一场。

安全牌说,书籍给了我们关于教养孩子的经验,我们按照经验刻画出孩子成长的路径,按图索骥,无可厚非。

作为每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发生实践性差异化的时候,我们考量的竟然不是个性而是类性的思维问题。我们发现孩子一周前不长牙竟然以为是一件不正常的事,我们发现身体里长出一个东西一定要将其剔除,剔除之后不一定会完全康复,可能复发,可能恶化,可能都会好起来。

你每日以牺牲身体和自由而拼搏的所有的金钱和荣誉都会随着年轻的增加,机体的提前老化而失去,你还依然愿意为成功学的短暂快乐而拼搏,牺牲一切奋不顾身。

……

我们面对不确定的成长开始惶恐,相信经验主义唯一论的先入主义。

面对生命机体出现异变,几乎本能以为手术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可以帮助我们回复到健康的模样。当我们牺牲着自由和机体舒适度为代价去获取大量可能生命消逝之后根本无法带走的名物的时候,竟然毫无怜惜之感。或者后悔莫及。

什么时候,我们对生命,对人生,对肉身,除了要,要,要,就再也没有更多更美好的模式了。

仿佛不熬夜,不应酬,不强迫症的要求自己养成自己都还没有认可的事物,就会离成功遥遥相望无法企及,人生几乎变的平庸的碌碌无为。

尽管熬夜,应酬,所谓拼搏了之后还是碌碌无为或者昙花一现,那么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愿意接受。或者等这样拼搏之后还好没有成功再开始抱怨好了。多么可怕的心理建设。

习惯,大家都这样,他那样成功了,前辈都是这样说的,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一辈子的模仿学习,用用用——知道机体坏了,无法正常代谢!我们终将成为了不是我们的我们,我们是社会,我们是他人,我们可以是我们以外的一切,唯独我们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我要去干什么?我们的生命里缺乏自我的对话,缺乏平静的自我追寻,探索……

听前辈的经验,年轻的拼搏,看很多书,走很多人走过的路,听很多人的分享,是为了最终你找到自己,途中的财富,名望,权利,都是空中的花供你仰望,欣赏,偶尔投影到心头的一阵安慰。全然不是终点和唯一,如果不是呢?不过是努力的过程了身外的自己,还以为成为了龙凤非人,开始自欺欺人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