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rstars亚洲版有没有人在这正常提款?

字数 2065阅读 6

2019年,7月10,Pokerstars官方将发布“扑克之星【16up.net】24小时客服扣扣  3007421800  亚洲版APP”,Pokerstars强大的技术团队,为国内德扑玩家完美解决种种充值问题:

  “本币充值即时到账,无需兑换,降低风险”

  历时9个月,Pokerstars技术团队破除重重阻碍,解决了大陆本币线上兑换美金的后台技术。大陆玩家可以通过账号内直接充值,以全新体验尽情畅玩扑克之星亚洲版APP。常驻Pokerstars的众多锦标赛,对大陆玩家敞开大门,从此再无币种门槛,让移动端德扑体验进入新境界。

  充值闭环的完成,极其符合当前大陆玩家的利益。以往因为充值提现,始终需要寻找第三方介入,其中存在太多不可控制的风险,让大陆玩家损失颇重。玩家不得已寻找替代品,导致德扑游戏的体验感遭受毁灭式摧毁,最终的结果就是,辜负了玩家。还好Pokerstars“扑克之星亚洲版APP”如及时雨般上线,重新给大陆德扑玩家带来更加公平透明,便捷的游戏服务。

  “获取全新扑克之星亚洲版APP”

  国内德扑玩家可通过Pokerstars亚洲官网直接下载新版“扑克之星亚洲版APP”,通过对局,充值,提现,参赛等游戏环节,全方位体验新版德扑扛鼎之作的魅力。熟悉的欧美界面,依然干净简洁,注重游戏本身的概念,得以延续。

  7月10日,Pokerstars亚洲版app上线,7*24小时在线客服扣:3007421800,全方位为大陆玩家解决游戏遇到的任何问题。

  同时新版本,在很多细节之处做了改进,贯彻了Pokerstars一贯坚持的精益求精的技术风格。


沈拂一身艳红站在最前面,身后跟着两排身着粉装的宫女,一群人全都低着头,身子半蹲,做着行礼的姿势。 

梵楚韵高高在上,一双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目光落在沈拂身上许久,脸上表情却丝毫未变。 

人群里有些娇弱的开始站不住了,粉色宫装随着身子轻颤起来,似乎只要轻轻一阵风便能将她们吹倒。 

这也难怪,方才众人徒步从宫门口走到殿里,那么长一段路本就累的不轻,此时这齐王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居然让她们一直保持着行礼的姿势不赐平身,这般折磨,就算是那些身强力壮的男人,怕是也有些受不了。 

“瑾德郡主?”看了半晌,梵楚韵才从龙椅上站起,缓缓走到沈拂跟前,居高临下地问。 

“回王上,臣妾正是。”沈拂却不急不躁地答,声音里毫无一丝慌乱。 

明明身上首饰繁重,又走了那么远的路,可这女子看着居然毫无倦色? 

梵楚韵锁着眉,有些不悦。 

他叫她们走路进来,就是故意要给她难堪,顺便试探一下她的反应,可没想到她不哭不闹便照做了,那还有何乐趣? 

梵楚韵眯着眼看她。 

沈拂一身火红的嫁衣整整齐齐穿在身上,脸上妆容不乱,说话气息沉稳,身子挺直,倒看不出刚经过舟车劳顿,又从宫外徒步而来。 

莫非,这女子学过武功? 

梵楚韵起了疑心。 

为了一统五国,他派人刺杀了云来国国主,照理说云来国应该对他恨之入骨。虽然那云来国太子软弱无能,也可能是怕自己再对他下手,故意送了人和亲,顺便彰显一下归顺之意,但也难保他们深知除掉自己不易,既而想出的美人计? 

不,不对。 

梵楚韵立刻否定了自己心中所想。 

绝不可能! 

那云来国的太子不可能冒此风险,且不说这女子有没有本事刺杀得了他,就算云来国真有此想法,他又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 

梵楚韵冷冷一笑。 

就凭这种货色,也入的了他的眼吗? 

“抬起头来。” 

梵楚韵的声音很冷,不带一丝感情,但不知为何,听见那句话的时候,沈拂心里莫名痛了一下。缓缓抬头,视线交错,目光对上那幽深眸子的一刻,沈拂一怔,心口仿佛被人用刀剜下一块肉来般,突然痛得无法自已! 

“唔……” 

眼前蓦地一黑,沈拂只感觉脑子里有什么东西想破壳而出?原本站得稳稳的身子也仿佛被什么东西重重击打过一般,摇摇欲坠。 

我,我怎么了?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但沈拂还是咬紧了唇,强迫自己站稳。 

那身火红的嫁衣随着她粗重的呼吸轻轻颤动,一双好看的眼睛的里竟不知不觉漫过一层泪来。 

“你在哭?” 

看见沈拂脸上滑下的泪珠,梵楚韵双眉拧的更紧。 

这女人刚刚都还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就哭了?难道她就这么不愿意嫁给自己? 

“回……回王上。” 

沈拂颤抖着声音,这才惊觉自己居然哭了,被梵楚韵那么一问,心里更觉慌乱,赶紧掏出手帕擦了擦眼睛,掩饰道,“臣妾是被沙糊了眼,眼睛有些不舒服,失了礼仪,还请王上恕罪!” 

“沙?”梵楚韵怎么可能信她。 

“郡主的身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娇贵,也不知能不能在我齐国这莽荒大地活的下去呢?” 

这话半是警告,半是嘲讽,既是说给沈拂听,又是说给那些随她而来的宫人们听的。 

果然,这话一出口,沈拂身后的人们都赶紧将头埋的更低。 

“你叫什么名字?”梵楚韵看着沈拂又问。 

“回王上,臣妾沈拂。” 

“你姓沈?” 

听见沈拂名字,梵楚韵没来由地一愣,心底里也像是被针扎过般,微微刺痛。 

不知道从何时起,沈这个字变成了他无法触碰的伤口,这段时间他一直封闭着自己的耳朵和心,不去听,不去想,今天突然听见,居然微微有些怔了。 

“是!” 

沈拂不知他心中所想,轻轻点头。 

她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听见她的姓氏都是这般反应。 

“平身吧!” 

问完话,梵楚韵想了想,本还想再问些什么,却见众人都有些摇摇晃晃站不住了,他也不想在大喜的日子里动怒,便饶了他们。 

“谢王上!”众人大喜,赶紧谢恩。 

“咚!” 

    才刚得了令站起来,还没来得及偷偷放松下酸软的身子,沈拂却听见身后“咚”的一声,是重物砸在地上的声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