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心理学:失控和意识的基础

96
LogosTravel
2016.11.20 16:12* 字数 2862
神经元

失控心理学研究的是"我"的失控状态,这个"我"当然不是指自我意识,也不是指"我"的躯体,这个"我"是指我们的自由意志,当然我们还可以将其称之为思维本身,所以我们所要研究的是思维的失控现象,我们说出现在思维之中的范畴存在着不同强度以及不同层次的失控强度,我们说现象范畴处于完全失控的状态,也就是说"我"无权直接干涉这种范畴的发生状态以及非发生状态,这种范畴通常来讲与"我"无关,我们只是接收这种感觉现象的一台机器,比方说出现在"我"眼前的一切,这一切从本质上来讲与我无关,我们无法去抗拒和感知一种处于神经性失控状态的范畴,关于神经性失控状态我们也可以将其理解为一种"我"的完全失控状态,之后我们还会详细地论述,"我"的能力去促使一种出现在思维中的范畴处于发生状态或者是出于非发生状态,而范畴本身的实体属性决定了其会有一种自身的意志趋向,这种意志趋向从本质上来讲干扰了思维本身的自由取向,所以我们此时的思维本身处于一种失控状态,当其的失控强度太大时,"我"将在这种范畴中失去"我"的自由倾向,这种状态我们称之为神经性失控状态。

意识是为“我”所定义以及非定义的范畴,通过这个意识定义我们将意识分为两种:可定义意识范畴和非定义意识范畴,“我”可以支配可定义意识范畴,却无法支配非定义意识范畴,通常我们又将非定义意识范畴称之为发生意识,由于发生意识不能为“我”所支配,所以思维的对象通常是指可以为“我”所支配的意识范畴,这样一段话我相信大部分读者理解不了,我举个例子,假设桌子上放着一朵红色的玫瑰花,你见到了这朵红色的玫瑰花,“红色的玫瑰花”显然是一个定义,可是当一朵红色的玫瑰花发生于“我”之中时(或者说当这样一朵玫瑰花为我所意识时),不要尝试着去定义这样一种感觉,这样一种感觉范畴不能为我们所直接支配或者说定义,这种范畴就是一种发生意识,而在这种发生意识中可定义的部分当然是可以为“我”所支配的一种意识范畴,维特根斯坦将这样一种可定义的意识范畴称之为实在的图式,假设这样一种发生意识仅仅是发生了,而“我”对其不存在任何的定义,假设这种发生意识不处于发生状态了,我把玫瑰花从桌子上拿开了,我问你一个问题:桌子上是否有一朵红色的玫瑰花?“我”会去回忆,我的这种行为如何成为可能?此刻发生在“我”之中的红色玫瑰是否就是桌子上的红色玫瑰?在绪论中我讲到了“我”和本体之间的联动机制,我之所以能够完成这种回忆是由于内在的本体制约了这种变化的产生,读者可以去体验一下这种过程,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我”在维系着这种发生意识的存在,当我不去关注这种发生意识的存在时,这种发生意识就不处于发生状态了,我还需要注意的是假设这种联动机制失效了,本体结构一直在维系这种发生意识的存在,此时“本体”和“我”不处于联动机制之中,本体强迫“我”去维系这种发生意识的存在,这是一种失控状态,有人可能会说这也是“我”和本体之间的联动行为,请注意支配这种行为的定义:我可以去维系这种发生意识的存在,也可以不去维系这种发生意识的存在。当我只能去维系这种发生意识的存在,这就是我所说的失控状态:我处于被动机制中,我觉察到我根本就无法改变这种意向性。“我”的失控主要是由于本体结构的非联动性造成的,在后面的章节中我们还会详细地论述,此处就不展开去讲了。前面我们对一朵红色玫瑰的分析主要是为了强调发生意识和主体意识(就是我们前面所指的可定义意识范畴)在“我”之中的区别,最为主要的区别就在于“我”无法直接支配或者说定义发生意识,可是主体意识却是为“我”所直接支配或者说定义的,“我”作为一种意志其支配对象就是我们所说的主体意识,我们需要注意到一个现象,主体意识在主体和本体的联动机制中产生(主体必然联动着本体结构的变化),就说假设这种本体结构发生了,“我”是必须在场的,而“我”是不能够独立存在的一个范畴,我不能迫使本体结构主动发生,而只能让其联动发生,所以这种主体意识的发生具有一定的本体倾向性,这是“我”可以失控的一个最为根本的基础。

后记:我上学时经常会有同学让我做心理测试,实际上这种所谓的心理测试就是为测试出人类的本体倾向性,我们当然可以隐藏这种倾向性。

所谓的失控,当然是指自我的失控,在所有的意识范畴中“我”是在场的,可是我们需要注意的是“我”不是一种意识范畴,“我”是一种特殊的意志范畴,而且这种“我”不可定义,可是“我”对一部分的意识范畴产生了定义以及非定义,“我”不可能是一种意识范畴,所以不存在所谓的自我意识,而且从“我”的虚无性出发,“我”对于这个世界不存在任何的目的性,比方说我现在问你一个问题:你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对于纯粹的“我”来讲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选择,我们之所以会做出我们的选择是我们的本体让“我”做出了选择,对于纯粹的我来讲这种选择根本就毫无意义,有的人经常用这样的选择去测试所谓的自由意志,我的本能会让我选择女人这个概念,可是我可以违背这种本能冲动去选择男人这个概念,于是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我在说谎。(这是测谎的原理)我们所需要注意到的是有的选择已经在我们的大脑中被决定,可是我们却有意地区违背这种选择,这会让我们的脑电波有所波动,这时我们想问的是这种意向性的改变是否是我们人类的自由意志在起作用,问题:改变这种意向性的是主体形式的“我”还是人类的本体?这个问题特别的重要,这决定了人类是否拥有自由意志,而我将告诉读者的答案是当本体对这种意向性进行改变时“我”同时发生了(请读者务必注意此处所指的“我”不是自我意识),这种同步性将人类主体和本体捆绑在了一起,这不仅仅是“我”的选择也是人类的本体选择,一部分的科学家认为本体对意向性的改变早于“我”的发生,这个“我”是指自我意识,而自我意识的本质在于对发生意识的强度感知(此处我可能需要解释一下,比方说你听了一种声音,这就是一种发生意识,比方说我在想着我要选择男人这个概念,这也是一种发生意识,发生意识被“我”所感知,却不为“我”所定义)。自由意志是否存在?假设我前面的这个观点成立,我们是无法回答和证明这个问题的。在失控心理学这个理论框架中的“我”,就是我前面所定义的这个“我”(这个“我”具有虚无性,所以就存在一定的自由属性),所谓的失控,当然是指这个“我”的失控,而不是指人类的自我意识,人不可能理解或者认识到真正的自我(自我被指向为空)。我认为这个理论是对精神分析学在原理上的一种改造,当我说所有相信理想的人全部有病时,一定会有人去指责我,同样地,当弗洛伊德你现在的情况源自你的性欲时,你一定会觉着弗洛伊德在羞辱你(我对精神分析学的改造在于我不认为人类所有的失控行为只是和人类的性欲或者本能有关)。-谨以此书向弗洛伊德致敬

后记:我不擅长长篇大论,而且我不擅长系统性地去写书,这本书是我个人的一种尝试,我需要提醒读者的是这本书不涉及对神经生物学的描述(能力所限),而且不必将其当成是现代心理学的读物,有人告诉我说探索人类的精神世界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我和大部分人的初衷是一样的:为了理解“我”。还有就是无论你是否接受我的这个理论,这对你的生活不会产生任何的改变,而只会改变你的想法。

失控心理学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