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接龙】妈妈,回家(八)(大结局)


《妈妈,回家》
简书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
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七夕接龙】

上一章:七月七日大雪飘

目录

组内成员:追梦大帅哥曹明新路人葵

引子:

七月七日晴,忽然下起了大雪,不能睁开眼,希望是我的幻觉。你站在这里,我站在那里,雪慢慢地下着,明明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大雪迷了我们的泪眼,到底是重逢还是分离?

第八章:真相大白

牧农在梦里,迟迟没有醒来,他看着漫天的大雪飞舞着,有一个穿着白衣裙子的女人,从天上飘下来。

‘‘妈妈,妈妈,你是回来接我的吗?’’

‘‘孩子,我就是回来接你的,妈妈对不起你,当初被逼无奈,才抛弃了你,是妈妈对不起你呀。’’

这个女子披头散发,手上还有一条白色的丝巾。离牧农越来越近,突然那个女子化成了一缕白烟飞向了天空。

而此刻的黑龙心力焦灼。那两个灵魂一直在争论不休。恶毒的灵魂一直在说,吃了他,因为那个女人让你失去了所有,失去了自由,他就是那个该死的女人的孩子。吃了他你就有无穷的法力,可以掌控所有海域。夺回你多年失去的东西。但是善魂,却在说,别吃他,他可是你的亲生骨肉。把他吃了,你就没有后了。

‘‘小东西别喊了,烦死了,你的妈妈不在这里,你再喊,我可真把你吃了。反正我现在也没多少力气了。真好给我补充体力。’’

牧农还是在叫。但是叫了一会儿,他就没有叫了,他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在很多水的地方,每天都看到很多小鱼和很多小动物。也有很多小动物和他玩,而且那些动物还能说话。她跟着妈妈去到了一个密室里,里面有很多奇怪的玩具。

黑龙因为刚才和牧农打斗了一番,身上到处都是伤,不能变回龙了,只得到了一个有水的地方疗伤之后才能回家。但是他不知道这是在哪里,一片荒芜,土地都裂开了一条条的裂痕。还有这个小东西要扛着。真是烦人。黑龙心里这样想着。

黑龙每一年的祭奠都是一个人,这次也是一样,他的几个得力干将都在龙王府中等着黑龙,但是久久不见归来。

‘‘小鬼,你说,黑龙不就是去吃几个孩童吗,为啥都去了这么久还不见回来,这是第二天了。不会有什么事吧。’’

‘‘瞎说,大王是什么人,不会有事的,他走了不是交待了吗,让我们在家好好看着,守好他的那个妈妈,如果让她出来,那就不好了。’’

小鬼回答道,说完后。南语和小鬼又去了监狱看看,然而那个疯婆子一阵狂躁大喊:‘‘叫我儿子回来,我要出去。不是我的错,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等我出去了,一定将他碎尸万段。’’说了一大堆胡言乱语。南语和小鬼看了一下,双双摇头叹息了一下,又走了。继续在东海的,其他地方巡逻了。

黑龙很累很累,他感觉身体都要被掏空,他不知道还要走多久才能找到回家的路,或者说现在是离家越来越远呢,而且很热,对于一个经常在水里活动的人来说,没有水,就是要了他们的命。

现在黑龙吃掉牧农的心越来越强烈。因为他现在急需补充能量。然而牧农的鲜血,牧农这块大肥肉就是最好的药方。什么亲生儿子,什么善良,都滚一边去。活下去就能拥有一切。

他边想着边张大了嘴。就剩下一口把他吞下肚子了。

‘‘啪嗒。’’有一个东西打在了黑龙的嘴边。黑龙重心不稳,直接歪倒在地上。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他感觉天空在旋转,就像一个漩涡一样,自己顺着漩涡越陷越深。最后看到一个白影从空中飞来。嘴里说着什么,他浑然不知,他只想睡一觉,休息一会儿。

在黑龙吃牧农的同时,牧农突然喊了一声,妈妈,妈妈,救命。

‘‘孩子,孩子,你醒醒。’’听雪半坐在牧农的身边。听雪心疼地把他搂在怀里,给他嘴里塞了一颗药丸。把牧农弄起来坐着。听雪坐下来给孩子疗伤。蔷薇看了一下黑龙,他的脉搏还在跳动。让他很是奇怪,被大祭师打进身体一颗灵丹,又受这么严重的伤,还没死。

她们两人在疗着伤,一片一片雪花飘了下来。慢慢地,地上一片洁白。半个小时之后,蔷薇和听雪都弄完了。

‘‘师傅,他们现在没事了吧。’’

‘‘听雪,没事,不用担心。等会儿就醒过来了。’’听雪和蔷薇聊着天,他们给黑龙和牧农施加了一层保护罩,外面在下着鹅毛大雪,又是刚受伤,极易感冒和受风寒。

牧农隐约记得当时有一个庞大的怪物张着大嘴巴吃他,极度害怕,拼命的喊妈妈。他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怪物吃掉,好像知道他的妈妈一定会救他一样。然后那个怪物就倒下了。

跟着那个怪物,他也晕过去了。

不知何时,牧农感觉很热就像在火炉里一样,努力的睁开眼睛,然后就看到了许多光圈在身体周围旋转。光圈外面到处是都是雪花,就像给刚才的黄幽幽的土地穿上白色的纱巾一样。

他又向旁边看过来,一个穿着白色的裙子的女子,另一个穿着很奇怪服装的女子,这样的衣服,他是没见过的。他依昔记得此白色裙子的女人在哪里见过,还一直带他玩。但是我拼命回忆,还是想不出来。

‘‘妈妈,妈妈,是你吗。’’他不由自主地喊了起来。他想走出来,那个光圈把他包围在里面,不能出来。

听雪听到声音,匆忙地解除了牧农的防护罩。‘‘孩子,你终于醒了。’’

‘‘妈妈,真的是你吗,我好想你啊,这些年都去了哪里,我们再也不要分开好不好。’’

‘‘孩子,我们再也不分开。’’听雪感觉深深地懊悔和自责,但是一想到当年,她也没办法。抱着牧农,眼泪不自觉地就流出来了。

‘‘妈妈,当年为啥抛弃了我。从小我就没有父母,被别人骂成没人要的野孩子,骂了十年,你知道吗。既然都不想要我,又为何要生下我。’’

‘‘孩子,你娘也是有苦衷的,要理解她。’’牧农一脸疑惑的看着和他说话的姑娘。

孩子,我知道,你现在疑惑我是谁,和当年你母亲发生了什么事。等我慢慢告诉你。

孩子,你要记住,你的母亲没有抛弃你,她更没有放弃你。当年发生了很多事,你不知道。就是前几天穿的黑衣的那个骷髅头面具的女人是祭师的手下,然而祭师是世界上最邪恶的组织,他不会杀你,他的目的也不是靠杀人来统治世界。

它是通过控制人的灵魂,在龙或者人的身体植入邪恶的灵魂。也就是说,只要不是在他们组织的人,利用价值高,可以快速的帮助他们通知三界。利用一切机会将邪恶的种子植入那些物体的身体内。当年你的父亲就是因为和他的母亲以及祭师之间有很大的仇恨。你父亲的父亲,也就是你的爷爷,是祭师的祖先,而你的奶奶是蛇精,蛇精吸干了爷爷的精血,又咬断了你父亲的手指,最后疯了。

祭师的后人知道这个事,肯定不会放过你的奶奶的,包括你的父亲,他们想到,既然你是我们祖先和蛇精生下来的,那么就要为我所用,好好折磨你。后来你的父亲认识了长平公主,也就是你的妈妈听雪。此时你的妈妈不知道你父亲和祭师结下了仇恨,也不知道祭师你你父亲黑龙的大战中,在你父亲体内植入邪恶的灵魂。这些都是你父亲清醒的时候告诉你的母亲的,每年的七月七日都是你父亲邪恶灵魂最难控制的,最强大的时候。那次也不例外,阻止你的父亲前往,就和你的母亲打了起来,最后你的母亲受了伤,把你拖给一个叫曹明的男孩照顾。

每个人都有善良的一面,你的父亲也有善良的一面,俗话称善良的灵魂。所以你的父亲善魂和可恶魂的搏斗。

你的母亲受伤后,一直逃命,避免被你父亲追击。倒在路边被我们大当家一鸣看到了,就弄到我们接龙客栈,我是接龙客栈的三当家蔷薇,接龙客栈负责是维护人间的正义和平,消灭叛乱,连接天庭的一个枢纽。

今年的七月七日是十年,也是你们母子相遇的时候,是你父亲彻底摆脱祭师的约束的时候,你的父亲最终还是摆脱了邪恶。几次想吃你,最后都忍住了,只是最后一次是祭师在背后操作,使其邪恶的力量更加强大。我和你的母亲及时赶到组织了这次厄运……

蔷薇说完后,黑龙也醒了,听雪抱着牧农一直在哭泣。当他看到听雪后,深深的内疚,匆匆地低下了头。他知道自己犯下了不了饶恕的错误。不指望被原谅。

听完蔷薇的话,牧农看着听雪,心里既有期待,又有很多说不出的感觉。在他的心里只有他惨痛的童年,却不知道,母亲经历的那些痛苦的历史。

他感觉嘴唇一片湿润。睁开眼看到听雪正在亲吻着自己。

‘‘老婆,你原谅我了。’’

‘‘别说话,专心一点。’’他们继续抱在一起亲吻着,牧农看着他的爸爸妈妈在亲着对方,咯咯地笑了起来,他此刻感觉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们三个抱在了一起。

‘‘妈妈,我们一起回家吧。’’

‘‘走,我们回家’’

他们化成了黑白两条龙,牧农也变成了一条黑白相间的花龙,向海里飞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