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们没有相爱

人如流,车如潮,熙熙攘攘的小吃一条街,食品的酸甜苦辣咸混杂着各种呦喝声,在空中发酵,蒸发,既让人兴奋又让人窒息。

在小吃街中段一个包子铺里,昏黄的灯光下,在墙角的桌子旁坐着两个人。一个西装革履,另一个休闲打扮,戴着棒球帽,压得很低,根本看不清面目。

桌上一盘凉拌花生,一盘蒜瓣,两笼蒸包。

两个人互不搭话。西装革履的人两眼盯着那个戴棒球帽的人,双手放在翘起二郎腿的膝盖上,筷子摆在桌子上,压根就没有动。而那个休闲打扮的那个人,吃的豪爽,一口咬去大半,在舌头搅拌下,两腮交替鼓起。期间还不忘把蒜瓣塞进嘴里,大块朵颐,不一会,一笼蒸包已被裹进腹中。

棒球帽抬头看了看西装革履的那个人,依然没动筷子,便从纸巾盒中抽取了一张纸巾擦了一下嘴,随即扔到了桌旁的垃圾筐里。站起来,面无表情的说:“阮杰,你回去吧,告诉文娜,我不会和她结婚的。”

“褚瑞峰,你不能这么对文娜,她因宫外孕大出血,差点......你当初可是答应过我,你会永远爱她的。”阮杰猛的站起来,单手抓住褚瑞峰胸前的衬衣,往自己跟前一拉,眼神似射出无数的冷光,一字一顿的低声怒吼着,脸色因发怒早已经变得通红。

褚瑞峰旁若无人似的,抬起手把阮杰的手缓缓的拿开,再用手整理了整理被抓皱的衬衣:“没办法,我现在已经不爱她了,你不是爱她爱的很深吗,拿去吧。”一边说着,一边转身挥着手扬长而去。

阮杰眼睁睁看着褚瑞峰走出包子铺,走进熙熙攘攘的人群,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两眼冒着凶光,像一头发怒的狮子,冲出包子铺,奔着褚瑞峰的方向寻找而去。

追到褚瑞峰的身后,抬起左脚,猛得往他屁股上踹去。褚瑞峰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脚踹得一个踉跄,撞到前边的行人,显些趴到地上,周围也传来一串恶骂。

阮杰双手攥拳,不等褚瑞峰起身,一个剑步蹿上去,骑到褚瑞峰身上,拳头如雨点般落下。本以为褚瑞峰会反击,谁知他双手抱拳,身体蜷缩,任阮杰发泄。阮杰看他不反抗,拳头的力度更大了,大声哭喊着:“你还手,你还手啊……王八蛋……"

阮杰最后无力的瘫痪在地上,脸上已分不清汗水还是泪水,双手抱着头,一遍一遍的重复着:这到底是为什么呀?为什么呀……

周围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在众人的注视下,褚瑞峰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血从鼻子和嘴角流下,他用手狠狠地一擦,胡乱抓了抓凌乱的头发,脱下脏兮兮的外套,哽咽着问阮杰:“打够了吗?想打再继续啊,不打,以后要是再发疯,别怪我不客气。"说完把外套搭在肩上,迈开修长的双腿,潇洒的离开了。

看热闹的人,不明所以,说笑着,评论着,阮杰失魂落魄的从地上站起来,心中的怒火直冲脑门,对着聚而不散的人们怒斥着:“滚开,滚开。”群众自觉的给他让出一条道,踉踉跄跄地离开了小吃街,直奔文娜租住的公寓。

"文娜,文娜……"从小吃街离开之后,褚瑞峰忍着浑身疼痛,开车来到城外的万终山顶峰。外表的坚强瞬间崩塌,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双膝跪在了地上,面对着黝黑的山谷,声嘶力竭断断续续的地呼喊着,“对不起,对不起,文娜,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假如我们没有相爱,你就不会受到伤害,都是我的错,让我一个人承担吧,让我一个人下地狱吧......"

山风吹动山林,山林和着山风,塽塽作响,哭喊声伴着山风在山谷回响,褚瑞峰也如一片落叶随着山风飘向谷底......

而在他的手中死死攥着一张自己和文娜的DNA鉴定书,结果显示99.99%。

一元小说训练营 12 羽筱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路上会不会看到穿搭很好看的男生而忍不住看他几眼?其实在路上无论是不修边幅、穿搭很骚、很帅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啊!要...
    yuki小芷阅读 648评论 0 11
  • 我退休了 没有退休金的农民工 我开始电焊人生 也许,他们还和我争 我能服务,还高兴的什么似得 他们会远我而去 只剩...
    Geaibin阅读 73评论 0 0
  • 同文学社成员一起外出校对文稿的那天,是个阴沉有风的日子。几个陌生人席地而坐,间歇讨论着文学。 我安静的低着头,逐...
    非诗小铺阅读 112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