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学者承认现代人出非洲说是错误的,人类起源史要重写

重磅:美国学者承认现代人出非洲说是错误的,人类起源史要重写

2017-11-21 大同思想网

中南大学雷晓云  张野 翻译整理

大多数科学家认为,所有现代人都是非洲祖先的后代。但对中国古代头骨的新分析发现,大荔人与非洲最早发现的人类化石有许多相似之处,并比他们还要现代些。因此,也许我们并不是都来自非洲。

这一最新研究的古化石被称为大荔头骨,在中国陕西近40年前被发现。尽管约26万年了,它的面部结构和大脑的情况仍是完整的。因为大荔头骨太古老了,考古学家起初不相信它可以与现代智人分享特征。

但中国科学院院士吴新之认为,由于形态学上的相似之处,直立人必须与智人分享DNA。几十年来,这个观点一致被主流学术界所否定,吴和同事德克萨斯农工大学的Sheela Athreya阿斯特亚教授最近重新分析了大荔的头骨,发现它可能迫使我们改写我们的进化史。它与年前在摩洛哥发现的两个单独的智人头骨非常相似,并比他们还要现代些。

“我真的没有想到。”阿斯特亚告诉新科学家杂志。如果我们只找到摩洛哥的头骨,而不是大荔的头骨,那么还可以勉强继续相信现代人类来自非洲的假说。但大荔人与相似性明显表明,早期的现代人类可能并没有与世界其他地方的人群有遗传隔绝,就像我们今天所知的中国一样。

“我认为基因流可能是多向的,所以在欧洲或非洲看到的一些特征可能起源于亚洲。”阿斯特亚告诉“新科学家”。

因此,现代智人的某些特征在东亚可能实际上先已经发展起来,并且后来才被带到非洲。大荔头骨和摩洛哥人之间还需要进一步比较。但这一发现的影响是巨大的;这涉及的是重写我们所知道的物种的起源,重新评估我们的祖先如何迁移、互动和随后的演变。

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约翰·霍克斯(JohnHawks)教授告诉“新科学家”,“从实际意义上讲,现实呈现的是一个横跨全球多区域的古人类人群,他们之间有着经常性地互相移民和基因交换。

化石为基础的现代人进化模型已经在2017年被2个古人类发现被惊人改写(摩洛哥人把时间提前了10万年,大荔人把地点改成了中国),有国外作者把2017年说成是古人类学领域主流学说的灾难年(annushorribilis)。那么分子模型又是什么情况呢?巧合的是,2017年也见证了中南大学黄石教授的现代人出东亚说分子模型的发表。黄石教授说:“分子的出东亚模型实际上已经被独立发现了两次,第一次是1983年线粒体进化树分析得出的结论,第二次是2017年从常染色体,Y染色体,和线粒体的完整分析,在首次用常染色体验证了人类多地区起源假说的基础上,进一步论证了现代人的Y和线粒体来自东亚。”

当一个研究结论可以被如此多次地从不同角度由不同研究者做出,那么这个结论与现实就是非常接近了。黄石教授说:“现代人出东亚在34年后的重新发现,令人不由想起了孟德尔遗传定律在被埋没50年后的被重新发现。”这次不同的是,当年首次发现出东亚的学者后来都全部是改为支持出非洲。

翻译自美国新闻周刊2017年11月14号报道,链接:http://www.newsweek.com/archaeology-skull-evolution-homo-sapiens-homo-erectus-human-710973

原始研究论文链接:http://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002/ajpa.23305/abstract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