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里的寒风

冬天的风不能过午,过午就是三晌午。

刺骨的寒风,此时似乎触摸到我的呼吸和心跳,我的心也触摸到风的像刀子的味道,被风扔下的羽毛,风辗转吹起黄沙,被大地捉住,那也是风的脚印,背影,忧伤哀愁此刻被谁打开。

风,像一只难以驯服的野兽,在原野里,在路上,狂奔着,小草被踩黄,揺揺欲坠的残枝败叶被吹飞,它吹散了美丽姑娘的秀发,姑娘都来不及拢起它。它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考验着地上所有事物的意志力。

潇潇寒风又像一名严厉的考官,带着几分肃穆地审视着关于毅力的答卷。敞开心中的旭烦,与它顶顶脸。风越来越猛烈,寒的刺骨,狂啸怒吼,像尖刀似的剐行人的脸,使他们透不过气来,那白色的带子席卷空中乱舞,也不住的呼啸,方向变化无定,远处所有的声音都卷入这长风的怒号和呼啸声中。

渐渐的,风也累了,逐渐停止了发泄,白色带子也从空中旋转着落在了树梢上,飞沙停止了飞扬,各种声音回归了方位,校园歌声依悠扬。风停了,云淡了,吹散了那忧愁的脸,小河的碧波阳光映照下,闪烁不定直晃我的眼。

风为什么停了,只有云知道,它来时躲不掉,走的静悄悄,不在我预料,扰乱我平静的步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