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岁月静好呢?

叶落知秋

我不知道自己有多热爱这个工作。

家中大宝今年六年级,小宝才七八个月,家中事务又不能做到不闻不问,林林总总,细细碎碎,我竟然能接下班主任工作,我竟然认为自己有精力安排好这一切。

我想那时的自己,不是高估自己的能力,就是傻得可以,或者,可以说是神经,或者还可以说得好听些——我热爱我的工作。

01

当我两个星期下来,每天陀螺似的奔波于家校之间,走路都是带着小跑,或边跑边构思班会教案的时候;当我每天半夜要醒来无数次,白天要处理班级工作,正常上班,终于累得高烧39度,再不能撑住的时候;当我晚自习匆匆忙忙到家,晚上九点半才得以快速扒拉下一天的晚饭,看到面临小学毕业的大儿子熟睡中瘦削的脸庞,心生万般愧疚的时候;当我急火火的脚步终于能够早到校一小时准备上课,找找问题孩子谈谈,想到还有一大堆作业还没改,着急上火口腔溃疡,疼的吃不下去饭的时候;还有教案、班会备课、午间练字、教室卫生、学生作业、班级文化、常规检查、不定时突发考勤、半大不小班级熊孩子出现的突发事件……

虽不是样样亲力亲为,可有布置、有指导、有落实、有检查,通常还有再检查、再整改,一天二十四小时已然不够。

我这才明白人的精力确实是有限,我也确实没有这个能力,足以证明我可以。

02

记得乔小瑄在观《二十二》中写过,历史教科书中的一句话,很可能就是别人的一生。

我现在最怕听到的一句话就是——对于你来说这不小事嘛,轻车熟路。其实或许这是对我能力的一种认可,毕竟我的付出还是卓有成效的,我欣慰且心存感激。亦或是大家也都深知其中的辛苦吧。

这世上哪有什么轻车熟路?每一届孩子都有不一样的脾气秉性,要想把工作顺利的开展起来,让孩子沿着成长的轨道顺利前进,面对一个班近六十个孩子,每天的鸡零狗碎,谁还会说,还能说这是轻车熟路。

不过是正如“哪有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替你负重前行”,正如“历史教科书中的一句话,或许就是一个人的一生”那样罢了。除了你自己知道自己有多狼狈,这世间还有谁可以真正体会其中的艰辛?

03

接班主任两星期零一天,精疲力尽,终于在教师节那天,那个只属于教师的节日,高烧三十九度,头痛欲裂,迷迷糊糊的躺了一天,用这种特别的方式,过了一个特别的节日。

第三个星期,小宝反复发高烧,一度高到三十八度九,且高烧不退。拍DR,听着小宝在拍片室拼命的嚎哭,在门外的我再也止不住这些天的焦虑与担心,泪如雨下。

虽然我知道小宝爸爸在里面,一切不用太担心,可我还是使劲的敲着检查室的铁门,心疼的无以伦比。

如果不是白天累成狗,晚上睡觉就不会那么沉,小宝就不会受凉感冒咳嗽。小宝醒了爬出被窝那么久,我竟然毫无觉察,一点儿没有感觉到。

那时我狠狠的下定决心,辞掉班主任!

一定辞!

04

学校现在正处于非常时期,我也深知学校的不容易。

放开二胎政策以来,学校里哺乳的哺乳,待产的待产,还有好多老教师也都是不容易。工作还在那里,一点不少,甚至因为生源被一中挑走二百人之后,学生比以前更难管理。想要辞掉这班主任——谈何容易!

办公室的同事开玩笑说:你这是湿手插进面缸里——拿不出来喽。我苦笑无言。

05

直到那天,接手班主任的第五周第一天,我出交通事故了,三车追尾。

——幸好,无人伤。

06

不大不小的秋雨,蒙蒙黑的天,我反复交代班长班级工作之后,匆匆的赶回家。小宝已经有四五个小时没喂了。

当我的车头“嘭”的一声对接上前一辆车的时候,我的胸口重重的撞击到了方向盘的上面——我混沌的脑子一激灵,瞬间清醒。

谢天谢地,是在红绿灯刚过,车速很慢的时候;谢天谢地,追尾的三辆车人都还活着,毫发未损;谢天谢地,只是单纯的三车追尾,人无伤。

雨淋淋的下着,越来越大,甚至连眼睛都迷蒙的看不清。推开车门,站在雨中,任由雨水淋湿一脸一身,任由雨水和着泪一起流淌在脸上。前面年轻的小伙子一个劲的道歉,一脸的不好意思。

其实我知道,公交车的流氓开车,桥另一头的“礼让行人”只有地标没有路标没有警示灯,导致急刹的太多。就在我们前面不足一百米,也是一个三车追尾,淋淋的雨中正待处理。这不完全是他急刹的错,也不完全是因为他刚开两次车的原因。

于他,是因为前面的急刹;于我,是我跟车太近,还有一直神经高度紧绷的我心神俱疲,还走了个小神。

甭管什么原因,最后一张辆车——我,全责。

07

接下来的报警,报保险,保险电话打了N个,下雨事故太多,终于在一个小时之后,各自开车回家。

第二天去保险公司走程序,去事故处理所走程序,哪里都是济济的人满为患。填表,签名,按手印,一上午还算顺利,车进修理厂,事情略略告一段落。

当紧绷的神经终于得以稍稍放松,坐在后排座椅的那一刻,我才知道自己开学以来有多疲惫,没有人知道这些天我经历了什么。

真想躺下,什么都不担心,什么都不想。

08

精力有限,能力有限,勇敢面对现实的我,终于也有面临即将崩溃的边缘。

无论是家庭还是学校,即便我有万张嘴替自己去述说,我又能说些什么,从何说起?

即便我知道自己已经竭尽全力,可心底还是怀有十分十二分的愧疚,恨自己为什么不能生出三头六臂。

然而我清楚的明白,我不可能有这种神通。

人生在世三万天,趣果有间,孤独无解。我必须静下心来,理清思路,重新面对自己的生活。其他,说好的岁月静好呢?有,聊胜于无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智障日记阅读 101评论 0 4
  • 目录 上一章:叶府 下一章 李若菡 子北离开李家后就赶紧往自己家赶,回家心切的他再也没想起过那位已钟情于他的姑娘。...
    唯小曼阅读 120评论 6 6
  • 我们们家的女性都有个嘴巴超级干的体质,所以我妈,我姐,我姨,随时随身都会带一支唇膏。即便是我这个生活相当粗糙,活...
    飞奔的小螃蟹阅读 30评论 0 0
  • 魏德斐教授《洪业--清朝开国史》自崇祯理政到三藩平定,不过是二十年的事,此书的重点在于对史学的研究方法。我比较重视...
    Andylee阅读 207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