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章

后来他们就在后河的沙滩子上增进友谊。黄子韬说,这儿省事儿又凉快,增进完了,往海里一泡,上来捡了衣服就完事儿了。而且天气越来越热,常常是增进到一半的时候,黄子韬就哎呀呀地从吴世勋身上弹起来,两三步跳进水里,消停一会儿又湿答答地跑回来,扑棱棱把刚起身的吴世勋按倒,说,你身子太他妈烫了,我去冷静冷静再来。

有时候黄子韬说,今天老子唱累了,咱们不增进友谊,咱们殉情去。

所谓的殉情,就是脱个精光,找个海浪漫上来的界限,一齐躺下。一开始,白沫子能没到两人的脖颈。潮慢慢退了,就淹到胸、淹到腰,最后只是悄悄舔到细瘦的脚踝。他们几乎不动窝儿,也能在三十几度的恐怖天气里亲亲密密地搂成一团——灰白的波浪稳定地吸取着身上多余的热气。夕阳有时候很是赏脸,照在吴世勋脸上的余晖是暧昧温热的橘红色,把气氛弄得一片香艳可口。这时候也许黄子韬来了兴致,两人就又开始增进友谊。有时候又碰上泛善可陈的天气,他们就殉情到处于赤条条的沙滩上两条咸鱼的尴尬境地为止。

你就想,咱们是刚殉情完,浮尸被海浪冲上来,齐齐整整地码在这儿。电影里都这么演。黄子韬煞有其事地解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吴世勋啊。你殉过情吗? 韬像电影里的小阿飞一样,双肩向后挤,手肘搁在吧台上,形成一个很深的背窝。他装作迷蒙的亮亮的...
    扫文研阅读 66评论 0 0
  • 童心未泯, 知情智理, 诚载微人, 学渡一生。 祝: 愿永远活像十八岁。 笔芯
    冬青青青青青阅读 89评论 0 1
  • 来源:崔江涛的博客 概述在多数移动应用中任何时候都只能有一个应用程序处于活跃状态,如果其他应用此刻发生了一些用户感...
    阿楠有猫也有米阅读 702评论 0 0
  • 我们计算的每一粒感情成本 消耗的是自己爱的能力 把爱消耗至无能 便会觉得世上所有的单纯和热情无法分辨 因为成本 永...
    TaraZhang阅读 4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