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情书/   没有和你在一起,我也很高兴。

            没有和你在一起,我也很高兴


                                          文/木子十一

01


“喂……”点亮手机屏幕时,刚过三点。不过看到你的名字,还是足以让我惊醒了。


“嗯?”

“刚刚我做梦了

。”在电话另一端的声音很急促。“我梦见,我们在车站分开,你哭的不成样子。”


今年夏天的夜很热,女生宿舍的旧风扇呼呼声音很大就是没有凉意。我躲在被窝里偷偷接着你的电话,热的我直冒汗。


“我吓得马上从梦里惊醒了。”你说。“才凌晨三点,起床喝水时才发现自己满脸泪水。”

“就在我庆幸这只是梦时,我才发现,好像……我们真的分开了。”我看不到你的表情,你的声音也足以让我夜不能寐了。

02


去年是我高三,我的学校离家挺远,得坐两趟车回去,你放学早,坐了一趟车来接我回家。

可能是不是温室效应的原因,去年的冬天不太冷。从六年级开始,仿佛这里再也没下过雪了,我望着窗户外面,突然说了句,我都忘了下雪是什么样子了。

公交车上的两个座位,我们并排坐。你没有回答我,我转过去,看着你埋着头睡意朦胧。

我想把放在你身上的我的书包里的一件衣服拿出来,为你做个靠枕,没想到一下把你惊醒了。是不是很无聊啊,你问我。我点了点头。

你便兴高采烈的跟我说,你那个有着一颗少女心的更年期班主任,红大婶。

在你的描述里,红大婶是一个有着过剩雄性激素的三四岁的中年女人,一米五几的个子,一百四五十多斤的葫芦娃身材,还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

你哈哈的笑,我也哈哈的笑。车上的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盯着我俩神经病。

03


我第一次听到你说,你可能是喜欢我,是在几年前了。

初二那年我开始早恋了,告诉你的时候我已经失恋了。你带我去你家打游戏,就是那种用手柄,双人对打那种。

我来过无数次你家,谁让我们算是半个发小,而且你从来不把我当作女生。你的房间和无数充满朝气的男生的房间一样,墙上贴着黑色皮肤除了名字,长得一模一样的篮球明星的海报,灰色条纹的被子蜷缩在床上,几只袜子胡乱丢在地上,一把吉他放在墙角,上面已经布满的灰尘。

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你聊着,就为了打扰你的思路,可是显然,学霸成为学霸是有原因的,我无数次被你打败,gameover。

当我第二十次被你“打死”时,你笑的差点岔气。我生气得摔了手柄,去你冰箱里找吃的。

我啃着西瓜,电视里放着飘柔广告,你坐在我前面一句话也不说。我们沉默得没有道理。

“你说,我是不是喜欢上你了。”你没有转过头,自顾自的说得很小声,但是已经足以让我听得很清楚了。

我放下了西瓜,我坐在你后边低头小心翼翼地玩了五分钟自己的衣角,终于鼓起勇气看向你时。

你竟然笑的很灿烂的说,“哈哈哈,除非我眼瞎。”

那一刻,我承认我心慌了,好像弄死你。

而同样的玩笑,在不同时间,不同场合,你说过好多次。无可厚非,很想弄死你。

04


我们曾无数次在青春的躁动中惴惴不安。

我们认识七年了,从我们懂事,知道天上的星星是数不清楚以来。在这七年里,我们吵架n+1次,和好n次。每次我们都会义正词严地警告对方,这是最后一次。

每次,我们就是会莫名其妙地和好。

在我印象中,特深刻一次争吵是因为,初二时,介于我们不在一起暑假,好不容易放个暑假,我回家时,第一天,你没有来找我,第二天也没有,第三天,第四天……一个星期都没有。这无可厚非,可是,在一个星期你居然只是为了带着新认识的妹妹出去逛逛。

还有一次是因为我开始早恋的问题,你依仗着大我一岁的姿态,作为一个星期有五天偷偷上网的网瘾少年,循循善诱告诉我要学习。这无可厚非,可你居然因为我早恋这件事半年不愿意和我说一句话,不仅如此而且也学我偷偷早恋。

还有一次……

还有一次,还有一次……

你看,我们就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中的嫌弃着对方的不完美。

就在我们认为。我们终于把两个棱角分明的锥形体磨合成两个半圆时,我们在不同的学校,却遇见了同一场高考。然后,我们分开了。

没有什么为实现伟大梦想抱负或者伟大理想这样的理由。

无非就是,作为学霸的你,毫无意外的考上了北京的一所许多人都梦想的大学,而作为学渣的我,同样为了实现可以误人子弟的梦想开始了复读。

分开之后你告诉我,当年那个真的是你表妹,带她出去玩是因为那是你妈要求的。而因为我早恋然后生气是因为在这么多年的青春里,你从来没想过有另外一个男生可以占领你的位置。

还有,你告诉我,你说过的六次喜欢我,都是真的。

05


你走的那天,是高考完后的二十多天后,刚拿到成绩,不出意料的六百多分,你决定报考的学校,你的分数已经比去年分数线高了二十分。

那天我很早就起床了,我给你发了条早安的短信,我就是怕,你走的时候担心我还在睡觉不好意思打扰我,把我催醒。

你妈提前一天就已经回了老家,你们决定在机场会和。你没有告诉任何人你要走的消息,你说你最看不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离别场景。所以来知道你走的人也就只有我了。早上七点,盛夏九月染上三更的寒露,让我从头到脚趾都凉的。

你打算象征性的抱了抱我,是一个超过半分钟的礼节性拥抱,你还附在我耳边问了我一句,要不要等你。我又愣住了。我不知道该回答什么。我就看着你眼睛里的光彩一点点暗淡下去了。车子走后,我在后面哭成个泪人。

其实,你是知道的,我有了一段跌跌撞撞三年的恋爱。

06


开始复读的生活很忙碌,被物理公式,化学方程式,数学xy,折腾着不成样子的大脑,想起你都会变得猝不及防。

我把手机放在了宿舍里,到了晚上十点半回到宿舍,不出意料的看到你发来的信息,无非是你一天忙碌的暑假工生活和一些学习技巧。

一切都平静得不像话得按照我规划的步子向下走。如果我没有发现,我跌跌撞撞的爱情里竟然还有比我想象中更多的瑕疵的话。

我又一次失恋了。下午没去吃饭,回到宿舍坐了半个多小时。也是等到我拨通你的电话时,我才知道自己哭的泣不成声。我说了好多好多话,多到什么该说不该说的全都说了。你沉默了好久,你问我:“那,你现在,能等我了吗?”

我挂断电话很匆忙,连一句再见都没有说。连续好几天都没有再接到你的电话,看到你的短信。于是我的生活,又开始了三点一线,意料之外的情场失意,学场也不得意。只得像是开发了百分之零点五的智商般开始我的刷题生活。

手机再从柜子里响起来的时候,我才记起来还有手机这件事。不过几天,你的声音便苍老了好多。

你说“幸亏我们从未在一起过。这样才可能让我遗憾我这么多年的青春,从而记住你所有的美好。”

“可是,我要怎样才可以欺骗我自己这么多年的青春里啊。”

07


七年前,我11岁,你也12岁。我们认识,完全是一个意外。

好像就是因为我们都去参加一个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聚会,因为都不认识大家,我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地看书。你突然过来问我的名字,然后跟我聊天。一直我都没有告诉你,当时一群人里,我一眼就看见你了,穿着白色短袖的长得好好看的男孩子。

后来,莫名其妙我们就混熟了。我们经常一起出去玩。再过了两三年,我们之间完全放肆。那时的你还是学渣,你是个莫名其妙的生物,英语语文保持着倒数,却靠着数学坚挺到中游水平。

你不爱吃酸,我往你吃的牛肉面里倒满醋。为了学车我把你心爱的自行车摔无数次,最后依然失败告终。我酷爱粉红色,我逼迫你,带着粉红色的发夹,陪我逛公园。我悄悄地把写着“我是智障”的小纸条贴在你背后。所有所有,你从不介意。

大概三年前,我给你写: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你告诉我:“是张爱玲的《红玫瑰和白玫瑰》吧?你知道我不看言情小说的。”

接着你又说:“可是我想说,恰巧,你都不是。”

今年,我18岁,你19岁。我们也算从小一起长大的了。

我打算不再告诉任何人我们故事,不打算再去无意识的伤害你。这个决定不是从那天你决定报考北京,登上飞机那天开始的。而是,在那天,你在电话说得一句,“我很高兴我们从未在一起过。”

对啊,辛亏我们从没在一起过,不完美的错过或许于我们而言最完美。

08


我们曾用无比尖锐刻薄的话讽刺过对方。我们曾一起将彼此的鄙薄和不堪完完全全地展露给对方。接着我们又用无限的真情和眼泪向对方告白。

在泛滥的荷尔蒙中一切都单曲循环。

这个能接过你递来的一把刀,能看到你伤疤的人,是可以爱的。

这个能许给你一束光明,能用光芒刺痛你的人,也是值得离去的。

09


有时候真觉得,爱情像是大海,像童年的大海,无边无际到不了头。

无边无际的游荡,直到遇到一些人,听过一些,突然想要停靠。

只是,爱情太广阔,找不着方向。

可迈克尔·翁达杰在《英国病人》中这样写:“爱如此的小,它可以穿过针眼。”

细小到如今我竟在心里找不到一个可以容纳你的地方。

没和你在一起,我也很高兴。

10


仿佛我们都曾做过同一场梦,在梦里恰巧相逢,又恰巧错过。

“我也早忘记了下雪是什么样子,可是明明现在心里就下起了大雪。”你说。

我在电话里愣了一下,宿舍里的风扇呼呼的吹。

我说:“你确定我穿的是裙子吗?哈哈哈”

有很多话,你没有再问,我没有再说。


ending

@木子十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