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不开的上海,回不去的故乡,漂泊的灵魂无处安放

工作之后,故乡只有冬天,入目皆是荒凉、冰冷、枯败的景象。

而故乡秋意正浓之时,永远是我内心最思念的季节。秋风乍起,吹落叶满地,路边是野草燃烧的味道,我站在田野间的小道上,远远地对着另一个村庄发呆,想念着那个为我唱“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的人……

于是,十一的时候,我回了一趟家。

熟悉的家门口,真想家啊

在上海漂泊了太久,搬了很多次家,每到一个住的地方,还没有让自己习惯那里的气息,就又要搬走了。

所以不敢买太多东西,不敢过于留恋某一个地方。

但是家不一样。

虽然这里见证了我贫穷困苦的童年,也见证了我的狼狈与丑陋。但是啊,我毕竟在这里生活了那么多年,也曾留下过一些美好的、不为他人所知的记忆。

我曾躺在院子的阳光下,美美地睡过一场午觉;

我曾在田间的玉米地里,偷偷地吃过一只很甜很甜的甜瓜;

我曾在漆黑无人的夜里,对着空气说xxx,我喜欢你

……

那些不为人知的小欢喜,都深深地埋在我的记忆里。我以为,我还能回的去。

跟父亲干活休息时,随手拍下

到家的时候,我又换上土布衣服,戴上围裙和头巾,用簸箕搓了一些玉米芯,然后烧火做饭。小鸡仔不怕生地跳到我的肩膀上,有的在我手里啄来啄去,大鹅也在一边叫着,引吭高歌。

我重复着童年做了几千遍的事情,但却有了不一样的心境。我呼吸着院子里清新的空气,我觉得,这就是我要的生活。有一个小院子,养一群鸡鸭鹅,种菜养花,归隐生活。

只不过,吃完饭往街上一站,虽然阳光很烈很暖,但是街上却一片荒凉。很长的一道街上,只有2个老人眯着眼睛晒调养,邻居家的傻儿子依旧傻愣愣地站在街口,仿佛十几年的光阴,都躲过他而溜走。

偶尔几个衣着破旧的孩子不知忧愁地跑过,冲散了这温暖的诡异之感。

姑姑养的小鸡仔,正好在啄我的手

我还记得我小时候,街上到处是往来的行人,每隔一天清晨4点钟村里就开始有了集市,南来的北望的,买菜的卖烧饼的,熙熙攘攘,热闹而繁忙。我家正是临街,每到这个时候都有很多人将车子停在小院子里,让我走路都十分困难。

故乡,再也不是童年时的热闹景象。而过年,只是那昙花一现的假象。

我忽然有点想哭。

家乡破败的路

过了一会儿我跟父亲一起下地挖土,来到田间,玉米已经被摘下砍倒,往四周望去全是平地,但田间却几乎没有人。此时正值农忙时节,以前的时候大家都干得热火朝天,田地相邻之间还能一边吆喝着说话一边干活,但现在,只有田地,早无种田人。等到机器一来,呼啦一下全部种上。所以,没有人再愿意回来吧。

年轻的人都离开了家乡,年迈的人都一个个老去,富裕的孩子们都到了县里住宿读书,或者是跟着爸爸妈妈,只有交不起钱的孩子才在村子里玩耍,重复着我曾经的童年生活。 

干活休息时,拍下的夕阳

回不去了,再也不回不去了。买菜再也没有了集市,也是跟城市里一样到超市挑选;没有了杀猪佬,也没有了宰牛刀,为了生计,他们都离开了家乡,成为了饭店的厨子,或者变成了快递员、美团小哥。村里只留下了老人、孩子和傻子。

夜晚的时候,也很难看清天上的星星,每隔50米都装了路灯,灯光刺眼而明亮,照亮了整个村庄,白茫茫的一片,照花了我的眼。那些属于童年的时光,那些独特的记忆,甚至连那些漆黑无人的夜里的哭泣,都在渐渐消亡。

我终于意识到,故乡,我再也回不去了。

夜里的田野

可是上海呢?我也无力留下。

高昂的房租占据着收入的小半,每日地铁公交繁忙地转换,早上六点半起床却还是没有时间吃一顿安静的早餐,晚上就算不加班,到家已经八九点,头昏脑胀地躺在床上,根本没有力气去思考未来该怎么办。只能日复一日地重复着生活,为了生,为了活。

好不容易到了周六周末,却还是只能宅在家里,即使出去走走,也都是在附近转转,哪里都是车水马龙、高楼大厦,没有一处像家。约朋友?别傻了孩子,人长大了之后,怎么会有朋友?有的只是同事、路人或者旅行中认识的人。同事只是同事,只能吃饭不能谈心。好不容易出去玩一趟,遇到个聊得来的人,却发现你住徐汇,她却住浦东。而后,又因为不能长久见面,没有共同的话题和圈子,又在时间的流逝中渐行渐远。

上海

那些很好很好的朋友,都是在成年之前认识的,成年之后,我们很难在交到朋友。小学的时候你哭了,整个班级都会围过来问你怎么了;中学的时候你难过,几个死党会默默地陪着;大学的时候,没有人会管你怎么样;工作的时候你哭了,人家只会觉得你演技真棒。

想来个短途旅行,去宏村,去覆卮山,去崇明,你会发现往返住宿真的需要好多钱,即使当天来回,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总不能每周都出去吧?有的人说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宅了,其实不是的,是因为我们太穷了。若不是因为穷,谁会放下家里的父母与朋友,来到陌生的大城市独自漂泊?每个人常年在外,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理由。

上海

李荣浩有一首歌这么唱的:“谁陪我做执迷的鲸鱼,在人海中游来游去说自己的言语。”是说一只鲸鱼,它只能发出52赫兹,这是它唱歌的频率,由于太独特了,只有它自己能够听见,所以至今无法找到伴侣,成为世界上最寂寞的一只鲸鱼。生活在大城市的每个人,都和它好像啊。

所以每当别人问起,我的兴趣爱好时,我都说:读书,写字,看电影。因为这些,一个人也可以完成。其实不啊,其实我最喜欢跟好姐妹一起逛街,一起吐槽那些讨厌的人,一起吹天吹地吹牛逼,一起喝酒喝到星星落满地。我是多么生龙活虎的一个江湖儿女,却被困在上海这座囚笼里,磨灭了生机。

有些人说你真矫情,那么多人为了工作加班到深夜,依旧活力满满,精力十足,你就不能向别人学学?说真的我看到那些永远情绪高昂的人我也很羡慕,可是只能说有些人适合丛林。

到哪里呢?哪里都孤独。小城市工资太低,能在那里生活的人,总有父母的帮衬。而我,一直是被依靠的对象。去二三线城市?依旧是孤单一人。留在上海?买不起房子,看不到未来的路,只是知道好辛苦。

一切,都回不去了。没有家的人,在哪里都是漂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Python是数据挖掘的利器,这里自己边学习边记录下过程。以下操作在Windows或Mac系统下均可进行,Linu...
    千山万水阅读 237评论 0 2
  • 我们常常会 忽略自己身边 最亲近的人 忽略了他们的感受 总以这样那样的借口 要求他们理解 而未想到很多的理解 都是...
    hushengzhen阅读 52评论 0 0
  • 今天是开始试验哥本哈根减肥食谱的第五天,前四天可以保持每天瘦一天的节奏,所以在昨天家庭聚会上,自信满满的呆着减肥餐...
    桐呦呦阅读 48评论 0 0
  • 大学校园午后的广播总会响起熟悉的流行歌曲,便写下现在的心情 浑浑噩噩离高中已然过去几个春秋 回味起来 只有“快”...
    张栖漫阅读 3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