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的一些事——听长凤说往事之三

1

说起过年,我妈长凤总会叨叨几句顺口溜:“(腊月)二十七洗狗节,二十八洗邋遢,二十九洗老狗。”我问她“洗狗节和洗老狗有啥区别”,她说不知道,大家都这么讲,意思就是年前最后几天的一项主要任务就是洗东西。

洗啥呢?

其一是洗被子,一般在腊月二十七。不过洗被子的前提是天气晴好,因为早年家里每张床就一条被子,如果不能当天晒干,晚上就没被子盖了。

其二是洗灶台,一般在腊月二十八。如果前一天被子没洗而这天天气好,也会赶紧补洗。另外在腊月上旬弹尘的基础上再把家里卫生搞一搞。

其三是洗猪肉,一般在腊月二十九(如果月小的话,这天就是除夕了)。还有其他一些跟过年有关的零零碎碎的事也会在这天抓紧做,比如买点东西之类。

2

说到洗猪肉,其实就是为年夜饭以及整个正月里的餐桌做准备。

长凤说,那时候没有条件做更多选择,过年的菜就是肉当家。

腊月二十九,从腌了年猪肉的缸里取出猪肠、猪头、猪脚、猪尾和几刀肋条肉拎到村口的溪里清洗,洗净后拎回家一块放锅里煮。

待肉煮熟后,把除猪头外的其他肉先捞出来,往锅里加入黄豆和猪头一起继续煮,煮透为止。把煮透后的猪头捞出来,剔掉骨头,再把各部位的肉都切下来,其中猪舌和猪耳朵可分别做一道菜,其他肉放一起做一道菜。

肉汤和黄豆另外用盆子盛起,冷却后就成了黄豆冻子,也是一道菜。

其他先捞出来的肉处理如下——

猪脚、猪肠切成段分别做一道菜。

猪尾就直接给家里的老小也就是我吃了,因为我睡觉时咬牙齿,长凤听人说吃了猪尾巴就不会再咬了。不过,也不是一开始就给我吃的,早些时候家里过年请菩萨要在餐桌上摆猪头,猪尾巴要插在猪头上,后来不知为何又不摆猪头了。

肋条肉分别切成方块肉和片肉。方块肉是一道大菜。片肉可单独做菜,也可切得稍厚些,用来做粉蒸肉。

粉蒸肉的做法是——把糯米粉、片肉加上酱油一起搅拌均匀,一碗碗盛起来放在蒸架上蒸。为确保把肉蒸熟蒸透,蒸到一半时用碗扣碗再倒过来的方法把肉翻个面再继续蒸。完全蒸熟后的粉蒸肉先放在钵里,要吃时盛一碗加热即可。

3

年夜饭一般会有十二碗菜,再后来还会加一个砂锅。

十二碗菜的内容大致如下——

鱼块,肉圆子,猪肠,粉蒸肉,方块肉,鸡肉,囫囵鸡蛋,猪舌头,腌菜梗烧肉,腌菜梗炒黄豆芽(豆芽是自家用竹篮和沙子培育出来的),油豆腐烧肉(按老家风俗,过年时白豆腐不能上桌,不过后来把白豆腐放砂锅里烧,过年也照吃了),小炒(肉丝、笋丝或笋干丝、豆腐皮之类一起炒)。

特别要说的是,鱼是年夜饭及正月里待客必须有的一碗菜(取年年有余之意,讨彩头的)。早年家里过年只买一条鱼,年夜饭烧了端上桌做做样子,不许吃。正月里只要来客人也必定把这盘鱼摆桌上,而主人客人都心照不宣不伸筷子。一直到正月十五,之前原封不动的鱼才终于被主人亦或客人吃进了肚子(听说正月十五之后再吃会生老鼠包,所以必须赶在这天吃了,其实是因为时间太久无法再存放了,且这个时候客人也来得差不多了)。

后来家里条件稍微好一点,过年就会买好几条鱼(一般买的都是花鲢,有一年我爸还特地赶到隔壁乡的老石坎水库去买鱼,因为那边鱼多,新鲜度和价格都有更多选择余地)。所有鱼一起洗净并切成块,加上辣椒和酱油放锅里煮熟后盛在钵里。虽然还是会省着吃,但至少不会一碗鱼从年夜饭摆到正月十五了。

小炒也是除夕当天或前一天烧好放在钵里。

4

当年只能看不能吃的菜不仅仅是鱼,也包括方块肉和肉圆子等。

拿肉圆子为例,费肉太多,自然不能随便吃。一般年夜饭会允许孩子每人吃一个。正月里有客人,吃饭前大人往往会交待小孩不能吃肉圆子。客人一般也不会主动去夹肉圆子,即使主人夹给自己也会竭力推辞,实在推不了才会动筷。

有一件与肉圆子有关的往事已过去几十年,长凤和我还都记忆犹新,是关于村里和我同龄的小伙伴林红的。某年正月里的某天,林红家来了客人,吃饭前她妈忘了提醒她有些菜不能吃,然后她一上桌就夹了一个肉圆子。她妈用脚踢她,她却浑然不觉,一边津津有味地吃肉圆子一边说,哪只讨债狗在桌底下踢我啊?

每次说起这件事我和长凤都会笑。而长凤每次笑过后都会说一句:那时候也真是罪过(土话可怜的意思)。

5

关于前面提到的请菩萨,也有一些讲究。

请菩萨的时间在年夜饭前,地点在堂屋,主要内容是备一桌酒菜进行祭拜。这件事由我爸负责张罗。

首先把堂屋里的方桌换一个方向。方桌是用木板拼成,如果原来板的横面朝向大门,这下就换成纵面朝大门,反之亦然。

然后把烧好的菜端上桌,一般是七碗,其中必须有一碗豆腐。曾经还要摆一个煮熟的猪头,后来不知怎么不再摆了。

在方桌除了朝大门一方的另三方各摆两副碗筷,朝大门一方摆上香炉(我家没有香炉,就用大茶缸大小的量米筒代替,里面盛着米),插上三根香和两根蜡烛并点燃。给六只碗里各倒上一些酒,我爸站在桌前,面朝香和蜡烛,合掌弯腰祭拜。

接着把事先扎好的纸元宝分成三小堆放在桌前的地上并点燃,又给所有碗里再添酒。随后我爸站在桌前再次祭拜,家里其他人也依次祭拜。

稍后,再次给所有碗里添酒。我爸第三次站桌前祭拜。

地上的纸元宝快要燃尽前,盛一碗米饭摆在香炉(量米筒)旁。

待地上的纸元宝完全燃尽,把三根燃香从香炉(量米筒)取出,插到门口角落里,并往地上洒一些洒。

回到屋内,在桌前地上也洒一些酒。

然后,把桌上的碗筷酒菜等全收了,请菩萨一事便完成了。

再然后,全家人就一起开开心心地吃年夜饭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久居北京,慢慢融入这座城,慢慢习惯这北方城市的种种,唯一没法完全习惯的是饮食,一个人从小饮食习惯乃至味觉的记忆会影...
    三小姐的厨房阅读 698评论 7 14
  • 进入腊月,天寒地冻的天气更加多了起来,似乎把日子也冻得缩短了一截,过了腊八,转瞬间除夕就在眼前了。我小时候...
    五百文阅读 1,445评论 7 34
  • 进入腊月,就开始有过年的味道了。很多人家院落里,阳台上挂着腊肉,香肠,酱鸭,熏鱼…… 民间神话传说中,年...
    范丹霞阅读 651评论 11 21
  • Lesson 3: Health Information Exchange Reasons for establi...
    我的名字叫清阳阅读 7,099评论 0 11
  • 信任包括信任自己和信任他人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失败、遗憾、错过,源于不自信,不信任他人 觉得自己做不成,别人做不...
    吴氵晃阅读 2,997评论 0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