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真好,可惜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青春最迷人之处,在于她的转瞬即逝,在于她的一去不返。

2018年1月3日  星期三  大雾

文|深海梦影


18年的第一篇文章,记录一下18岁那年吧。


-1-

当最后一波九零后跨入成年,九五后的老叔叔老阿姨们掀起一股怀念十八岁的热潮。

似乎这样就不算辜负那段时光,似乎这样就能够把青春留住。

悠远湛蓝的天空,带有后座的单车,穿着白裙的马尾女孩,篮球场上挥汗如雨的少年都成了青春的代名词。

此刻,我看向窗外的天空,不再如当年那般澄澈。回想着三年前那些云淡风轻的日子,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十八岁那年的今天,天气好吗?是风,是雪,亦或是晴?天空又是什么颜色?

我正钻在书堆里狂刷五三,还是在和蟑螂斗智斗勇,或者在跟同桌偷偷分着面包?

我暗恋的少年今天有没有经过门前?说喜欢我的男孩是否进入我的视线后又一次逃远?

我是否一回头就看到班主任贴在后门的脸?他拿走了谁藏在桌斗的小说,又收走了谁的mp3?

回想起这些画面,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仿佛近在昨天,又像是过去了很多年。


-2-

我的十八岁,平凡而不平淡。

那年,某个冬夜,我们赶上有史以来最狂的一场风。坐在教室里,窗外风撞击着玻璃,发出嗖嗖的声响。

最后,我们眼睁睁看着玻璃窗哗哗碎了一地,穿着单薄的校服,几个好友在一旁抱团取暖。

那年,某个黄昏,我们正在教室狂刷数学题,突然地震。有同学兴奋地喊,平时的地震演习没白练,终于等来这一天。

那天晚上,全体同学在食堂度过亢奋的一夜,大家瞳孔里流露着惶恐,却在口口声声祈祷,让地震来得再猛烈些吧,争取让教学楼化为废墟。

那年,所有老师都有外号。班主任肤色很黑,有人叫他黑狗。生物老师是老六的父亲,外号六爹。高一化学听不懂,给老师起外号摩尔,一叫就是三年。

那年,我们喜欢学老师说话。数学老师的山东话,极有感染力。班主任的口头禅被我们复述了无数遍。

那年,我们可爱的语文老师能够清楚地数出班上每一对情侣。点名提问,情侣总是被放在一起,引来一波又一波轰动。

那年,班主任最爱说的一句话,"一天天的,你们干什么吃的",这句话有趣又有力,趴在课桌上的同学总会瞬间弹起。

那年,我们最喜欢上体育课。坐在操场旁边的老槐树下,看男生在篮球场上将篮球举过头顶,球在空中留下一抹若隐若现的弧度。

那年,我们集体换上班服。豆绿色,多么意气风发的颜色,多么青春的颜色。

那年,我们最盼望放假前夜。八个人挤在两张床上,分享着各自的小秘密,谁喜欢上了谁,谁身上有好闻的烟草味。

那年,我以朋友的名义暗恋过一个男孩。说不出他哪里好,就连吊儿郎当的样子也百看不厌。在闺蜜眼里,这样的我是个笑话。

本以为我们之间不会有故事,没想到在我生日那天他对我表白,我瞒着所有人激动了一整晚,却没有答应跟他在一起。

那年,我有几个非常要好的朋友。男生教我们女生打英雄联盟,我最喜欢阿卡丽。我们一起跑出去吃路边摊,一起在自习课上偷偷分喝一桶饮料,在桌子下面碰杯。在最难熬的时候互相打劲,在你得意的时候告诫你不要忘形。

那年,身后总有几个让你哭笑不得的男生。在你昏昏欲睡的时候砸你一拳,在你上课回答不出问题的时候默念答案,在你睡着的时候偷吃你的零食,又"完好无损地"放在桌前。

那年,我们心思单纯。女生之间很容易争风吃醋,又很容易和好如初,不过是因为你今天看见我没来得及打招呼,却忙着跟别人聊得热火朝天。

那年,我们去哪里都不会是一个人。上厕所必须手拉着手,不理解为什么有人会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看电影。

那年生日,真的很感动。下课后被带进办公室整理作业,回班后才发现有人偷偷买了蛋糕,有人点了蜡烛。四张桌子,八个人,关掉灯就是一阵速战速决的狂欢。

那年,当课代表真的烦。老师总有赶不出的报告让你胡乱一填,总有那么几个绞尽脑汁也做不出题的同学拖欠作业,总会因为班级单科平均分上不去而焦躁难安。

那年,有幸被老师推选去参加数学竞赛。坐了八个小时的夜车,迷迷糊糊地走进考场。当我捧起全国三等奖的证书,双手是颤抖着的。

那年,我们没有很多生活费,手机也没有流量。我们会在深夜用一毛钱发一条很长很长的短信,把所有想说的话写进同一条短信里,又期待着一条长长的回复。

那年,食堂的饭菜真的很难吃。最后一顿午饭,听到有人说,"会不会难过,以后再也不会吃到这么难吃的菜了"。

那年,冬天很冷。早上洗了的头发秒冻成冰,当手漫过水管流出的水,又火辣辣地痛。

那年,我们每个人脚下都有一个大箱子,里面堆满了各种复习资料参考书试卷,桌前摞起的书足够隐蔽视线。

那年,我们总有刷不完的题,总有看不懂的答案。钻在题海里,跟王后雄进行了一场漫长的脑力交谈。

曾经真的以为这就是最难熬的日子,一边憧憬着老师眼里的大学,一边抱怨着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

那年,舍友挑灯夜读到很晚,深夜递来的麻酱凉皮很好吃,我常常趴在小台灯下,面对着密密麻麻的字发呆,心里想着她们什么时候才关灯睡去。

总以为,将习题摆在眼前,就会心安理得。

那年,黑板上距高考的倒计时就像敲响的警钟,班上张贴的横幅颜色很鲜艳,上面的白字很刺眼。

那年,高考前夕某个深夜,学校进了贼。偷走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很多同学的身份证不翼而飞,就连我留给蟑螂的半个面包也消失不见。监控里显示的,性别不明,全副武装的蒙面青年。

那年,我们走过整个校园拍毕业照。将笑脸定格在那个炎热的夏天,校园里每个角落都不愿意错过,却遗憾没能拍到千变万化的云彩和映红半边天的晚霞。

那年,高考铃声一响,最后一科结束,也在宣告着青春的终结。窗外下起大雨,我们都没有打伞。只因听到有人说,伞的谐音是散。

我分明看到有的人欢呼着终于解放,有的人在雨里哭成狗,很狼狈。

那年,毕业晚会。有同学说,"有些话再不说,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了",有多少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给心仪的女孩子表白。

那年,那天,我们真的毕业了。有同学说,这辈子这群人怕是再也集不齐了。因为一句话,又哭红多少双眼。

那年,真的很美好。

我不敢说我的十八岁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毋庸置疑,那些日子是无比珍贵的。


-3-

三年又过去了,再次翻出十八岁那年的相片,天空是蔚蓝的,笑容是青涩的。

我们眼神里流露着单纯,手挽着手,穿着不合身的校服,素面朝天,如花笑魇。

当初陪你一起走过高考战场的人,后来还有联系吗?

当初说仰慕你的女生,现在还喜欢你吗?

当初费尽心思苦苦追求你的少年,如今又陪伴在了谁的身边?

被框在同一张照片里的那些人儿啊,是谁说过我们一直一直不分离,又是谁曾在雪地里唱青春荒唐我不负你。

最后,你会发现,很多事没有来日方长,很多人只会乍然离场。

有的人,转眼就散落人海,从此失去联系。大学里,很难再遇到那样一群人了。更多时刻,是自己熬过了所有。

十八岁那年,时光真的很美好,也很短暂。

母校一直伫立在老地方,迎来送往,安然无恙。而我们,在踏出校门的那一刻,意味着再也回不去了。

倘若时光能够倒流,我愿意回到十八岁。

  End.

「无戒365天极限挑战日更营第60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需要你付出的人,总是会给你一些回报,你可能不是能满足客户要求的唯一供应者,你应如何使消费者特别注意你呢?其中的窍门...
    玄淼学习力精进阅读 52评论 0 0
  • 第一次去东莞,三年级毕业的暑假,我妈抱着弟弟拉着我的小手; 第二次去东莞,今年四月份和朋友一起开车过去; ...
    南方没有雪梨花阅读 119评论 0 4
  • 语文作业: 把今天学的复韵母iu各写两行,每行后四个带声调,拼读各写两遍,儿歌和拼读读一读。 数学作业: 预备数学...
    瑞睿家阅读 2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