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科技传说》第四章 郝萌和张木

字数 4133阅读 147

第四章郝萌和张木

牌运,是炉石界的一种说法,有人说牌运是天生的,比如咩神咆哮德,起手必有激活成长,张勃佛祖骑,六费必能空手摸佛祖。也有人说牌运是变化的,按照人品守恒定律,这一把你胡了,下一把你必然卡手。不管什么说法,一个人一旦掌握了牌运,这个人必定会在炉石界呼风唤雨。

牌运有很多种流派,有人品牌运学,气功牌运学,占卜牌运学,以及饮食牌运学,著名的共难战队就是饮食牌运学的忠实践行者,无论刮风下雨,感冒生病,只要有比赛,共难战队的队员一律禁粥。

而郝萌则是占卜牌运学的资深研究者,她在网上写过一篇关于炉石占卜的技术应用论文,深得占卜牌运成员的喜爱,并尊称她为教主。此时的她,正在进行势力赛8进4的比赛。到了十费关键回合,手上有两张乌鸦神像和一张硬币。是找怪战场还是找法术呢?郝萌用两根食指抵住她的太阳穴开始占卜。

今天水瓶座运势一般,需要幸运物竹签辅助。郝萌把随身携带着的一个大大的手提袋放到面前,从里面掏出了竹简。“嘛呢嘛咪哄”,竹简里蹦出一根签,郝萌拿起来定眼一看,上上签!于是她毫不犹豫地开始现场印卡,乌鸦,找自然之力,乌鸦,找咆哮,扔硬币,配合场面上的随从,一套18点斩杀带走了对面。周围爆发出激烈的掌声。

“这小美女也太自信了。”围观甲说道

“我之前看过她的乌鸦神像,要啥来啥。”围观乙接着说。

“之前她就是乌鸦神像找生命之树翻我的盘的。”围观丙诉苦。

郝萌和郁闷的对手握手后,挤过人群,一蹦一跳地来到妮可旁边,“妮可姐姐,我四强了!”

“萌妹妹真棒,我们去看看张木晋级了没有。”妮可摸了摸郝萌的脑袋,拉起她的手来到张木身边。就在这时,她感觉到了有些地方不大对劲。 张木后面有个人一直在挤眉弄眼,好像是给对面打暗号。

“这……”妮可皱了一下眉头,这样给对手透露信息是不允许的。李志呢,李志怎么没有制止这件事,妮可开始寻找李志的身影。

妮可一眼望去,李志也在对手的后面手舞足蹈,挤眉弄眼。

最终,张木无奈地打下GG。

“输了几局。”妮可问道。

“一局。”张木有点无奈。

“你打的好慢啊,我都晋级啦。”郝萌嘟嘟嘴说道。

“没办法,有人窥屏,我每一步都要想最优解。”

“你怎么不让李志帮你?”妮可指了一下对面的李志。

“我叫了啊,结果他说‘没事交给我吧’就跑去对面了。”

“………………”

李志从对面走了过来。

“怎么样收到我的暗号没有,可我是每一张牌都暴露给你了。”李志兴奋地说。

“你在那瞎比划个啥,咱俩又没对过暗号。”

…………

“MDZZ.”郝萌和妮可不约而同翻了白眼。

“接下来怎么办?再输一场就无法晋级了。”郝萌担心的说道。

“他剩下一个战士,我后两个职业都带了双软,抓他战士没问题。不过还是怕暗号。”张木蛋疼地摸了摸头。

“没事看我怎么把他撵走。”郝萌拍了拍她的平胸。

第二场比赛开始了,郝萌慢慢凑到打暗号的人旁边“天气好热啊,大哥哥。”郝萌可以抖了抖自己的衣服。“我感觉头好晕,能不能扶我去那边喝点水。”

暗号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切,平胸~”又转过头继续打暗号了。

………………

李志不禁窃笑“就这萝莉身材也想用美人计,哈哈。”刚想自己走上去把男子赶走。不料郝萌两脸憋的通红,大喊一声,“来人啊,抓住他!”周围所有人的目光在一瞬间都聚焦到了这里。

两个黑色西装男子突然从人群中冒了出来,一人一边抓住暗号男子。

“你们干嘛?!”

“我现在以涉嫌炉石比赛过程中团伙窥屏拘捕你,你被逮捕了,你们两个送他去坐牢!”郝萌有模有样地学着警察的样子厉声呵道。

“大小姐,这可不行。”“别顶嘴,依大小姐的意思先把他撵出去,到外面再放了他。”

两个黑衣人拖着暗号男子走了。

李志和众多人一样目瞪口呆。妮可知道郝萌的身份,并没有多惊讶。

这下可以安心比赛了,张木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不过心里也轻松了一把,拍下了手中的哈里森琼斯。

“这东西,应该藏在博物馆里。”

张木双关对方奴隶战,顺利晋级4强。

………………

“你的对手,ID是失眠萨满是BL队员,擅长各种主流卡组,今天他是一路用佛祖骑恶魔园晋级的,我估计他不会换。”趁着休息的时间,妮可分析道。

“我建议你使用冰法和t7猎,两个都能抓,就算他换了一个,也能赢。”李志在妮可旁边点点头,卡组克制他还是知道的。

“算了,我还是用牧师吧,我一不用牧师心就痒痒。”

跟郝萌妮可打完招呼,张木这边又马上开始4进2了。

“安度因对阵孤儿蛋。”

张木用的是环牧,只要排序不差,还是不虚恶魔园的。

“张木这个人,比较擅长针对,而且是很极端的针对,当时参加脏牧大赛时,就特别明显。”妮可跟李志说。

话还没说完,对面下了一个空灵。

张木微微一笑,拍下一张圣光勇士,净化空灵。

对面看到也是愣了一下,不过还是继续下怪。恶魔术对阵环牧还是很有优势的,众多的亡语怪让环牧无法保证完美清场。又到了关键回合,对面的阿古斯架上了蛋,墙后面还有一只空灵。

“出现了,失眠萨满恶魔园的绝望场面,之前对阵其他选手的时候,他就是用这场面劝退了无数对手。”

“用过环过牌以后,牧师的清场手段只有神圣新星和圣光炸弹。这个场不解也是死,解了也是死。”

张木思考了一会,上了一个炎术师。

“你想要玩玩火?”真言术盾,真言术盾,摸上来一张四费卡,张木嘿嘿一笑。

“你知道吗?牧师之所以成为牧师,不是因为他有这治疗一切的能力,而是……他可以净化一切!”

“全体驱散!”圣洁的光辉笼罩全场,炎术士效果再次发动。再加上炎术士之后烧的几波,对面已经一个怪都不剩了。

失眠萨满望着空空的场面,愣了好一会。

………

失眠萨满不情愿地打出了GG,输了场面争夺战,恶魔术已经没有赢的可能了。

第二场,盗贼对阵恶魔术,张木比较喜欢有操作感的卡组,所以选择了盗贼。

对面的铺场和上一局一样凶猛,六费的时候,对面又摆出了像上一盘一样的“无解之场面”。而此时张木的血量已经岌岌可危。

“盗贼三费的时候已经用过一次乱舞了,现在就算再来一张乱舞,刀的攻击力也不够啊。”围观乙说道。

思索良久,张牧使出背刺加毒刃解了啊古斯,脸撞了一下嘲讽,血量变为10。

“这不是瞎打吗,你还不如解个飞刀,解个阿古斯无关痛痒啊。”围观乙有点不解,他在失眠萨满的视角,没看到张木的手牌。

不过他看到张木后面的人露出了激动的表情。

“所谓不可解之场,在盗贼面前是不存在的,盗贼有着整个炉石中最低廉最强的两费AOE剑刃乱舞,这让盗贼的解场易如探囊取物,给了盗贼返场的可能。但是,还有另外一张最强AOE被忽略了,那就是……”

“消失!”在空灵和蜘蛛蛋,以及无数的随从回到手中后,张木拍下了两个融合巨人。

二十费的巨人,在只剩十点生命值的情况下,只要零费。

局势瞬间逆转。

“这是什么打法?”

“场面瞬息万变啊。”

“刚才那个说恶魔园稳了的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对面不急不躁,两个巨人还不足以踢死自己,只要给自己留一个怪,手上的双历代叫嚣就有可能带走这个叫张木的选手。

两个巨人一人踢了一脚对面,张木再次拍出一张消失,场面再次归零,两个巨人重返战场。

“消失还能这么用?”围观甲赞叹道。

“这种打法和巨人冰很像,控制节奏,强力清场。”围观乙装模作样地分析。

“融合巨人好bug啊,我舅舅是暴雪公司的,我回去找他反映下。”围观甲若有所思。

“你敢削融合我就削你!”围观乙以为他在开玩笑。

对面思索半天,再次打出GG。

“我不服,你这卡组不够稳定,也就排序好的时候能赢。”失眠萨满顶着熊猫眼,握手的时候表达了他的不甘心。

“你瞎逼逼啥,输都输……”李志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是啊,运气好而已,不然也赢不了。”张木用手边的香肠堵住他的嘴怕他胡说八道。

“赢都赢了,你还不许人家逼逼?”张木对此似乎习以为常。

“去看看郝萌晋级了没有,她要是赢了,可就成了我的对手了,我去打探打探。”

“…………我劝你别看了,她强的变态了。”李志吃完香肠说道。

两人走到郝萌后面,看到了屏幕上的对局,皱了皱眉头。

“一比一,这把是决胜局,两个人打到弹尽粮绝,牌库都快用完了。”妮可说了一下概况。

还是十费回合,对面已经梭哈了,场面上占据了大优。郝萌这边没有场面,手上只有两张乌鸦神像。

“她怎么带乌鸦神像?”张木不解,这张卡并不稳定。

“你是不知道她的神像有多厉害。”李志笑道。

郝萌继续拿出了竹简,开始摇,摇出一个下下签。

“裁判她拿占卜,她犯规了!”对手一看,赶紧向裁判反映。

“没说不让占卜,抗议无效。”裁判面无表情说道。

第一张乌鸦发现了激活,星界沟通,生命之树。

“这下不灵了吧,拿生命之树吧,还能活过一回合。”围观乙已经担任起了现场解说的角色

“活下去下回合还是叫杀啊,没意义。”

“那咋办,那星界沟通自暴自弃?好主意哈哈。”

“等等,她怎么拿了激活?”

“脑袋呗门夹了呗,十费乌鸦找激活,闻所未闻。”

此时郝萌还剩九费,手上一张激活,一张乌鸦,一张愤怒,理论上德鲁伊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了。

郝萌再次摇竹简,下下签。

郝萌一怒之下把竹筒扔了,围观人一群黑线。

占卜牌运学可不只有听命一说,郝萌又从她的占卜袋里拿出了小本本。

“星座改命本!”郝萌欣喜地打开小本本。

郝萌快速翻阅着,寻找关于自己的信息。

“裁判,她作弊她翻书了。”对手再次抗议。

“没说不让看星座书,抗议无效。”裁判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

(水瓶座的女孩在遇到困难时,处女座男孩的吻可以化险为夷)书上这么胡说八道地注明着,郝萌的脸红了一下。

郝萌用力地摇摇头,突然站起身来,问道后面围观的群众“你们有谁是处女座的?!”

“我。”张木也不知道郝萌为什么问这种问题,举起了手。

张木旁边的人自动远离,好像看见蟑螂一样。

郝萌两手把张木拉了过来,站在网吧的椅子上,对着张木的嘴巴亲了上去。

张木不知所措,僵硬地站着。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五秒,网吧一片安静。

…………

…………

“裁判她虐狗!她犯规了!”对面已经哭了。

“……抗议……无效。”裁判也哭了。

扔下脑袋空白的张木,郝萌转身坐下,眼看绳子快烧完了,郝萌使用乌鸦神像,没有犹豫选了随从,甚至都没有人看到她选了什么,郝萌就已经激活拍下一张传说卡片。

这一声战吼,仿佛宣告了胜利的走向。

“我,就是力量的化身!”


目录

原创:段子手协会

审核:提里奥·赵四

插图:石头门庇佑

校对:段子手协会的萌宠

本文不代表营地立场

1.征求灵魂画手,跪着求,没有画师跟赵四交易也可以

2.段子手协会是一个组织严密纪律严谨的协会,下设写作组、颜值组、背锅组、打饭组和有关组织组。

—————————————————最后附上本章节卡组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