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骑单车的少年

Paste_Image.png

1.
雪,悄无声息地下了一夜。

安早晨起床,拉开窗帘的刹那,一下子惊呆了。这毫无征兆的满目银白,给她平淡的生活带来一丝惊喜。虽然生在北方,这样茫茫的大雪,已是多年未见。

她忽地一下拉开窗,把手伸到空中,接住几片洁白,还没等她细细观赏,雪花就悄悄地隐匿,不见了踪迹,只留下几滴浅浅的水珠,在她的掌心滑动,柔柔的、软软的,像是情人的眼泪。

安按捺不住内心的欢喜,像个孩子似的,雀跃着,跑下楼,站在没过脚裹的积雪里,闭着眼睛,昂着头,对着飘飘飘洒洒的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雪后的空气里,清凉中带着一丝隐隐的甜蜜。

“来呀!来呀!追我呀!”一阵清脆的欢笑声,打破清晨的宁静。一群贪恋雪色的少年,嬉闹着融进白茫茫的时空。声音越来越小,影子越来越远,恍惚间,时光仿佛回到了从前,安又看到了那个骑着单车的俊朗少年。

2.
也是这样的雪天,也是这个对整个世界充满好奇的华年。

那时,她是小学六年级的学生。那年冬天,全县举行小学生作文比赛,每个学区选派了两名代表,她是代表之一,听说另一个是名男生。

比赛那天,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路上,积了厚厚的雪。

那时,交通不方便。她家距离考点十多里地,还没通车,平时只能骑自行车去。遭遇这样的雪天,自行车是骑不成了,只能步行。怕耽误了比赛,母亲早早地把她叫起来,只有半个小时的行程,提前两个小时出发了。

路上行人很少,安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小心翼翼地踩着母亲留在雪地上的脚印,摇摇晃晃,亦步亦趋,像极了一只北冰洋的企鹅。

正在艰难跋涉中,安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口哨声。她回头一看,看到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正骑着一辆红色的单车,歪歪扭扭地从自己身边经过。

男孩在经过安身边时,为了显示车技,故意加快了速度。结果还没骑出多远,一个趔趄,“吧唧”一声,男孩来了个狗啃屎,整个人脸朝下,重重地砸向地面。等他爬起来时,满身满脸沾了雪渣,活像一个新堆起来的雪人。

安,“噗嗤”一声笑了。

男孩来不及理会安的嘲笑,拍打拍打身上的积雪,扶起车子,继续前行。摔了一跤后,他吸取了教训,不敢再造次了。小心翼翼地骑行在厚厚的积雪中,一路走走停停。虽然是骑着车子,男孩也没快多少,基本上和安她们保持了一致的速度,前前后后,不过几十米的距离。这样相伴着,到了相同的目的地。安这时才知道,他也是来参加作文比赛的,他就是安她们学区派出的另一个代表。

半月后,比赛结果出来,冠军被安她们学区的代表摘取,那个人不是安。从此安记住了男孩的名字,他叫迪。

3.
一年后,安凭着优秀的成绩,升入当地重点中学。

开学的第一天,班主任让大家互相自我介绍。安惊喜的发现,迪和她上了同一所中学,分在了同一个班,还当了她们班的班长。

安和迪由于家离学校近,没在住校范围。所以他们每天要骑上半个多小时的车子,往返于家和学校间。有好多次,安和迪都在同一个地点,不期而遇。那时候,男生和女生之间,还不像现在一样如此开放,很少相互说话。迪经过安的身边,经常吹一声响亮的口哨,然后呼啸而过。安隐身在一群女同学间,看着那渐行渐远的矫健身姿,甜蜜中夹杂着一丝怅然。

迪的车技很好,一个简单的自行车,他能骑出各种令人惊心动魄的花样。有时立着,有时蹲着,有时四脚八叉地仰躺着,有时还会倒着骑,有时正飞速行进中,突然来个180度大转弯。就是这样折腾,迪从来没出过差错,车子好像长在他身上,任由他摆布。他最经典的骑车姿势,是双手插兜,嘴吹口哨,腰身随着口哨的韵律,有节凑地摆动。让人惊奇地是,他能保持这种姿势,在人群熙攘地闹市中,如一条蛇一样,来回穿梭,丝毫不受干扰。

路上遇到的次数多了,和安同行的女生都注意到了他。一路上,大家都在议论,私下里打探着他的情况。安装聋作哑,默不作声。当大家知道他和安同班时,都不约而同地开安的玩笑。

“难怪你不说话呀,原来你心里有鬼。”

“瞧,他又向你吹口哨呢。”

“看看,他回头看你呢。”

安听着大家的玩笑,嘴上反驳着,心里窃喜着。下次再遇到时,大家故意一起挤安,把安挤到路边,险些和擦身而过的迪相撞。迪一个急转弯,嗖地一声闪过。身后传来一片“哈哈哈”地嘻笑声,迪回头看一眼,大家笑得更厉害了。迪一猫腰,两脚用力一蹬,远远地把笑声甩在身后。

安在大家的取笑声中,脸上泛起红晕。

4.
迪在安的眼中,是如此优秀。

他不仅成绩好,而且多才多艺。唱歌、跳舞、器乐,样样都很精通,尤其擅长口哨。每年的班级元旦晚会,他都是主角。整个舞台,好像为他而设,他站在舞台中央,尽情挥洒青春的炫丽。

安,静静地坐在舞台一角,像一个忠实的粉丝,眼睛一刻不离地盯着舞台上光彩夺目的迪,拼命地为他鼓掌。每年的这一刻,是她最期待的。只有这一刻,她才可以如此大胆地直视着迪;也只有在这一刻,她才可以肆无忌惮地表达她的欢喜。

和迪相比,安是如此暗淡。

她既没有过人的才能,也没有优雅的谈吐,更没有闪耀的光环。她就像凡世的一粒微尘,静静地淹没在光阴里。她唯有不断地努力学习,用成绩上的优越,来缩小和迪之间的差距。

后来,班级调换了座位,迪坐在了她的后面,她们成了前后桌。她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每天上课成了一种幸福的期待,就像以前期待路上偶遇一样。

迪在课间不出去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吹着口哨,自得其乐。那时正在流行老狼的校园民谣《同桌的你》。当时迪吹得最多的就是这首歌。安也喜欢这首歌,她有时会随着他口哨的节奏,在心里默默的哼唱,只是从来没出过声。

有一次,迪刚刚吹到“你从前总是很小心问我借半块橡皮”,就嘎然而止,然后悄悄桌子,说:“哎!借用一下橡皮。”安好像一直等在那一样,一回头,把橡皮递给他。二话不说,马上转回来。就在这一回一转间,安那长长的马尾,哗啦啦扫过迪的书桌,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把桌面上老师刚刚发下来的试卷一扫而光。迪也不着去拾,而是继续吹他的歌:“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最后两句,他故意拉长声音,由口哨改成清唱。“谁把你的长发盘起 谁给你做的嫁衣……”

安听着他阴阳怪气地声音,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同桌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正要发问,这时候,上课铃声响起,一切又回归安静。

5.
安和迪前后桌两年多,总共说的话不过十句话。毕业前,他们的这种状况有所转折。那是源于一次校运会。

那天,学校召开运动会,安代表班级参加1500米长跑。

安没有别的特长,但长跑一直是她的强项。她曾在长跑项目中,为班级争得过很多荣誉,曾被誉为长跑女王。这也是安引以为傲的地方。

这次安对夺得1500米长跑冠军充满信心,凭她的实力,应该不成问题。她们班全体都在翘首以待,等待安再次为班级刷新战绩。相对于冠军的荣誉,安更在乎的是引起迪的关注,她知道作为班长的迪会更在乎班级的荣誉。

比赛如期举行,情况却让人揪心。

今年1500跑道上不是像往年一样,让安独领风骚。不知道从哪突然冒出一匹黑马,始终和安保持相同的频率,紧紧咬住她不放。快到终点时,那匹黑马明显地加快了速度,大有超越安的趋势。这时候,两个班级的拉拉队都喊破了喉咙,为本班队员加油,安在众多的加油声音中,清晰地听到了迪的呐喊。安一咬牙,拼劲浑身气力,向终点冲刺。撞线的一刹那,安重重地摔倒在地……

刚刚响起地欢呼声,随着安的倒地,戛然而止,同学们呼啦啦围上来。迪二话没说,背起腿部还在流血的安,就往医务室跑。幸好只是皮外伤,医生做了简单的包扎后,迪和另外一个男生负责把安护送回家。

伤好后,安重新返校,她感觉和迪之间距离拉近了很多,那不仅仅是因为迪的这次英雄救美,还因为一个他们共同保守的小秘密。

原来,安的母亲和迪的母亲是多年未见的同窗好友。

那是几天前,两位多年未见的同窗好友,突然相遇在一个集贸市场。兴奋之余,自是一场相聊甚欢,说了很多别后多年的状况。当得知孩子们又在一起做了同学后,两位故友又是一番感慨,然后定下了下次相聚的时间。

再次聚会,于是就多出了安和迪。

那天在饭桌上,两位母亲只顾比着劲地夸赞对方孩子的优秀,却没察觉到迪和安的扭捏与不自然。也是在那次聚会中,安知道了迪的身世。父亲在他还没出世的时候,就出车祸死了,他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为了儿子,一直未嫁。安知道迪身世的那一刻,突然想要对迪好一辈子。想到一辈子,安突然脸红了。

有了这层秘密,迪和安自然亲近了很多。虽然他们之间的对话,也仅仅是借块橡皮、问道习题的交流,但眼神中的贴心与欢喜,很难掩饰。

很多次,放学后,他们不再像其他同学一样,听到放学铃声,就像被赦免的囚犯,哗啦一下,不见踪迹。而是心照不宣地一起留下来,写会儿作业,等到同伴们都离开后,他们又不约而同地走出教室,然后默默一前一后,一路相伴,直到通向各自的岔路口。第二天一早,谈们准时出现在同一个路口,又是一前一后,相继走进教室。

虽然路上很少说话,但只要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安就心里充满甜蜜。即便偶尔路上看不到身影,安也会想方设法地让她们的自行车放在一起。学习的间隙,她会扭头凝望窗外,那并排摆放的单车,让她充满幸福地期待。

6.
毕业前夕,一次班级晚会上,迪一改往日的嬉皮风格,深情款款地自弹自唱了一曲《灰姑娘》。

“怎么会迷上你,我在问自己,我什么都能放弃,居然今天难离去……”迪刚一开口,台下就响起了起哄的口哨声。安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这次她没有敢直视舞台中央的迪,她感觉到无数双眼睛,正在不怀好意地盯着他们。

那次晚会后第三天,正好是迪的生日。安打算送迪生日礼物,这是她预谋好久的事情。她要送迪一把漂亮的自行车钥匙坠,那是她亲手制作了好多天的一个精美礼物。一个制作精良的心形红木,上面雕刻了一位雪中骑单车的俊朗少年。

安的所有内心秘密,都雕刻在这份礼物中。

安一夜无眠,期待着黎明的来临。

这天,安比平时都起得早,她在经常和迪相遇的路口停下来,忐忑不安地等待着迪的出现。然而,等到时间已经过去多时,路上依然没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安急匆匆地赶到学校,在那熟悉的位置,也没找到那辆熟悉的单车。等她走进教室,发现迪的座位是空的。直到上课,她都没看到迪的身影。

那一节课,老师讲的什么,安一个字都没听进去。直到大课间,她才从同学们的窃窃私语里,听说迪出事了。

迪为了一名校花,和校外青年斗殴,失手把人家打成重伤,被学校双双开除了。

安不相信这是真的。她疯了似地到处找迪,迪却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和他一起蒸发的还有那名校花。

7.
安大病了一场。回来后,人瘦了很多,她突然像换了个人一样,变得更加沉默寡言。每天用高强度地学习,来抵御从内心深处袭来的寒意。

初中毕业后,她放弃了本校重点高中的名额,毅然去了一个偏远的地区,上了一所并不出名的高中,只为了远离熟悉的一切。

多年以后,她通过努力,上了重点大学,在一家大医院,当了一名著名的外科医生。几年下来,凭着高超技能,安在当地已是小有名气,成为行业的翘楚

多年以来,她很少和家乡的同学们联系,她拒绝了无数次的同学聚会,一直在刻意回避。

去年春节回家,在一次新春拜访中,她遇到了以前迪最要好的同学,只是,他已经过早地长成了发福的中年模样,安一下没认出来。他却一下子就认出了安,还出奇的热情,说安这么多年没变,还是年轻时候的模样,还说安在同学中是最有出息的一个,给同学们增了光。说哪天一定要约同学好好聚聚。最后,他向安打听迪的下落,安说从来没联系过。他大惊,“你居然没联系?迪白白为你打了一架!白白被学校开除了!”他边说边为迪有些愤愤不平。

安很吃惊,从他断断续续地叙述中,她知道了当年的真相。

原来,那位社会青年追求校花很久,总是无果,为了让他死心,最后校花给他摊牌,说她心中已有所属,让他不要再为她白费心思,青年问那人是谁,校花就把她喜欢很久的迪的名字说了出来。想不到,痴情的青年不死心,于是向迪下战书,要为共同喜欢的女孩儿来一场决斗,谁赢了女孩儿归谁。当时,战书没写女孩是谁,迪想当然的想成了安,果断应战。想不到打到一半,跑来的是那名校花,迪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已经失手把对方打伤。此时,校方领导也已经闻讯赶到,害怕事情闹大,没做过多调查,连夜做出决定,把迪和校花双双开除,以安抚对方家长。背着这样的坏名声,很多学校不敢收留迪,迪只能远离家乡,投靠远方的亲戚,后来就和大家失去了联系。

这是多年以后,安第一次听到迪的消息。却是这样这样的消息,这是始料未及的。在她的印象中,迪和校花早已经双宿双飞了。

安积郁多年的心结,终于化解,但一种更深的心绪在心中凝聚,她一次次梦到的那个骑单车的少年,如今在哪里呢?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8,117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963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897评论 0 240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805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208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535评论 1 216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97评论 2 311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93评论 0 197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215评论 1 24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477评论 2 24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88评论 1 25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325评论 2 252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71评论 3 235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55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807评论 0 194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544评论 2 27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455评论 2 266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