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遇一对好人

讲座结束的时候,天公又不作美地沥沥起小雨,我骑电瓶车载着田歌朝公司飞奔,却明显听到后轮急剧跳动的抗议。

一点儿气都没了,“衰”这个字不就是专门为我造的吗?

准备给张老师打电话求助的时候,一只鲜艳的红色充气筒出现在我眼前,主人,是一位白净清瘦的姑娘,看我们一脸错愕的表情,姑娘胆怯地收了收胳膊:“我看到你们车没气了,觉得你们会需要这个。”

突然遇上这么一个姑娘,我俩竟然不知所措了,姑娘接连问了好几声,我才缓过劲儿来,连连道谢,蹲下身来准备充气。

充气筒很新,头上的锁卡怎么都关不上。这时,一个同样清瘦的男孩子走过来,说了句“我来吧。”便径直接过了我手上的充气筒。趁这功夫,我才注意到这俩人穿着同样的浅卡其工装,手上蒙着一层雾朦朦的白灰,应该是某施工队的人。

刚刚光顾着着急,我没看清这两个人出现的方向,只是觉得假如单纯是路人,为什么会拎着一只充气筒?

说来也惭愧,我之所以一开始扭扭捏捏不肯接,是担心姑娘是某个修车铺的托,害怕充完气后会收到不合理的请求。

充完气,男孩儿一句话没说就走了,女孩儿收好充气筒,也准备离开。路遇这么好的两个人,我无以为报,赶紧拿过别人送的那条毛巾礼盒塞给姑娘。但姑娘说什么都不要,匆匆追着男生去了。

还好,我担心的事情没发生。目送两人的背影,我一边感慨着他们的善良,一边为自己刚才的小人之心无地自容。

在快消品零售行业做了一段时间,原本就没什么主见的我逐渐被染成了墨色。我个人参与过的好多商业活动打着“公益”的幌子兜售商品,主要目标群体,是那些赋闲在家的老年人,利用老年人时间金钱都比较充裕的情况,商家们绞尽脑汁,用三寸不烂之舌将一堆不知道有没有用的产品推荐给老年人,以完成自己的销售任务。客观地说,他们的商品和服务都不错,但披着“公益”的外衣,难免让人产生“动机不良”的错觉,比起服务界大佬海底捞的良心服务,日常的商业公益明显矫揉造作了不少。

对于自己一开始戴着有色眼镜看人的举动,我自责了许久。也开始思考自己:工作接近四年了,能耐没见长,戒备心、懒散心和冷漠倒是日有所长,不管是环境造就的,还是自己一步步放纵作得,但这样的自己,我终归不喜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