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情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好了”

头一次听到陈绮贞,是那首《鱼》,把正准备进入青春期的我迷得不要不要的。中二症抬头的前奏里,我最迷的才不是优秀和美丽,不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也不是全是对勾的试卷,而是特别。

峰回路转、绝地反击、被选中的孩子的,那一种。

我曾经是认真地相信过自己和其他人不同,也是认真地在后来发现从前的自己是个煞笔的事实。

                                                           / / /

害主角妄想症的那段日子里,我总觉得好运气迟早得落在我头上,努力总有肉眼可见的回报,转机总会在下一次悄然出现,挫折也都只是暧昧的历练。

我总以为自己已经抓住了隐藏的天赋的冰山一角,也总相信会有夕阳下的奔跑和一片无悔的生涯。

我也曾经以为成功成仁是种优雅的过程。后来才有些明白,花上十二分的力气,可能也不过得到一副花团锦簇的扇面。红白牡丹的背面,是错综繁复的丝线。

后来犯女主角妄想症,又开始觉得,虽然相貌和胸一样平平,但总会有那么一个人,能在下课去食堂抢饭的人海里,一眼就看到我。

啧,那得是多毒辣、多冲动,多不带脑子的一眼啊。

                                                            / / /

也遇到过一些仿佛很早就知道“客观”两个字怎么写的人,年少时就能看到一些事物的本质,带着淡然微笑娓娓道来的人。

我极其敬重那样的人,偶尔羡慕那种通透和洒脱,但绝不强求着成为那样的人。

我没有办法有那么毒辣的一眼。

一眼就看穿自己的软弱和无法弥补更改的缺陷,一眼就大概看尽自己波澜无惊的一生,一眼就能有勇气相信眼睛看到的一切。

磕磕绊绊,拉拉扯扯,糊糊涂涂,拖拖拉拉。

这样或许才是我成长的方式。

虽然既不优秀又不美丽,更不谈不上特别,但至少还很踏实啊。


我二十一岁的那一天,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想吃,想爱。想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从前常常把挫折当成暧昧的试验,我总以为有些事到二十岁以后没准就会好了。但现在看来,应该也是不能够再好了。

从少女陈的《旅行的意义》一直到《流浪者之歌》里那一句“撑住我”。失眠了果然还是要听陈老师。

也问过自己,鸡汤文吧,写都写了,为什么不写点“虽然很难,但你要相信,总有一天,阳光会照到你身上”?

为什么不写点“总有一个人会穿过人海,握紧你的手,读懂你,深爱你,你要等”?

为什么总说些丧气话,什么“这个世界不会好了”,什么“有些事这辈子都好不了了”。

扫不扫兴?消不消极?

扫兴的。但不算消极,可能只是种诚实。

努力而单纯地活着,是动物的本能。浪漫而努力地活着,是鸵鸟的本能。然而,认识到不完美,记住留有裂痕的过去,却仍然努力、开朗地活着,是人的本能。

                                                             / / /

这个世界不会好了,但也不会更差了,因为它从存在的那一刻起,就是那一副模样。

你我可能都会不断发现以前的自己是煞笔这个残忍的事实。别难过,这说明今天你睡下去,明天就能收获一个更聪慧的自己。

有些事情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好了。

小波说,人生就是个受锤的过程。有些事可能从唱《鱼》的第一句开始,就隐隐有所察觉了。比如,我真的就单纯是个留着短发,唱歌哆哆嗦嗦地跑调,还让人记不住脸的小姑娘。

那些关于主角妄想的误会一天天被我自己坐实,生活这档子事也最终身体力行地告诉我它比我生猛上许多,可是,这些事其实也没什么。

毕竟,好不起来的只是事,而不是你。

疲倦奔溃和欣喜雀跃总会轮番上场,酸一阵,甜一阵,哭一阵,笑一阵。只祝你最终能成为那个你,我也能成为那个我。


/小广告/ 微信公众号:routeten

\过气少女的爱恨情仇,和自以为是的 “可能不巧你也是”\

\你当温柔,却有力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